第81章星河欲转千帆舞

更新时间:2018-07-17 20:00: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63

等到离月亮和星辰很近了,似乎连微微的呼吸声都停止,东方晴雨一时感受不到秦九歌的存在,不禁有些迫切的问道:“师兄,你在吗?”
  “我在。”
  秦九歌从东方晴雨的背后出现,胳膊缓缓圈住少女,换来两字沉稳的回答。
  带着怀里柔弱的女孩,秦九歌小心翼翼在身后护着,把她送到灵霄宗最高的地方,独揽九天明月的风光。
  现在,天地间,她站在最高处,独自受着众星捧月的珍惜。
  猜不透秦九歌要干什么,小师妹皱着玉鼻,轻声诉道:“师兄,我可以把眼睛睁开了吗?”
  “再等等。”秦九歌温声的在耳畔,打响一个响指。
  “年轻真是好啊。”徐胜觉得肚子好涨,自己简直吃饱了撑的答应这种事,简直没把他酸死。
  无数火焰随之跳动,三千孔明灯尽数燃烧,开始缓缓从地面升起。
  犹如流动的光河,人离天地更近了,好似无数星辰向自己走来,站在山巅,四面八方都是方形的孔明灯。
  “好了。”
  秦九歌站在东方晴雨身后,用心托住少女的娇躯,时间,似乎还能过得慢点。
  当解开眼前碍事的布条,一瞬间,清澈的眸子,倒影着霄汉旋转,有着无数流动的光明。
  “这是...”
  东方晴雨愣住了,尽管见过孔明灯,可当三千盏孔明灯被同时放出来时,天地都被身后那个少年安心的点亮了。
  所有孔明灯如出一辙,透着不真实的梦幻,一切都像是童话,却比童话更加美好。
  东方晴雨很想抓住那些飞向天空的精灵,它们是自由的,在空中随着风抵达远方。
  “嗯?”秦九歌随意一招手,善解人意,便将一只孔明灯隔空取了过来。
  “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上面,镌刻着一句美好的诗句,映衬着微动的火苗,几乎传递到心里,没有不温暖的角落。
  “这是,写给我的吗?”东方晴雨愣住了,突然眼睛好酸。
  “当然,除了我们家晴雨,谁还能像个小仙女,受到大师兄这种待遇?”秦九歌疼爱的摸着东方晴雨的头,眼神很专注,同样是温暖的火光。
  “我们再取一个。”如秦九歌所说,每个人都是天上的星辰,与众不同,都是世间的唯一。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乘来琥珀光。”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一句句诗,美得令人窒息,宣誓着时光的美好与良短,都是铿锵的誓言。
  “还有吗?”眉目流转,东方晴雨回过身看着星星火火的辉煌,秦九歌站在其中,从未走远。
  “当然。”
  又一响指,当孔明灯飘向天空,已经到了不能触碰的地方,无数烟花绚烂,烟火铺盖着天地,五彩缤纷的光芒比星辰还耀眼。
  砰砰!
  一声声,一片片,皓首穷经,也比不过一点朱砂印记。
  灵霄宗内外的人,都被突如其来的爆炸所惊醒。
  只是没有人,不凝望着天空无比盛开的烟花,那一团团,足以带来任何权势所不能比拟的美。
  “真是天才,要是多用点心在修炼上,多好啊。”大长老看着天空花朵成型,连自己房中,都显现着交辉。
  “这小子。”四长老摇摇头,继续烧炉子炼丹,只是眼角总往天空看。
  谁都没见过那种美,美得梦幻不真实,又美得短暂而无根。
  正是因为这种漂泊的美,无数人被吸引了眼球,朝着山巅,看着那对金童玉女。
  太完美了,烟火的岁月点亮经纶,才发现,世间的美好是人和人,而非人和物。
  烟花是短暂的,持续了一炷香后,渐渐平息。
  天空的孔明灯已经看不到,或有还未熄灭,纷纷坠落后山,火源被三长老一一铲除。
  三长老大彻大悟,原来纵火的,是秦九歌这小子!
  二长老在旁劝慰,大意是年轻人嘛,谁没个年轻的时候。
  “人生若只如初见,晴雨,你太美了。”秦九歌没有叫道小师妹,而是淡淡的称呼着彼此的名字,那么刻骨铭心。
  “喜欢吗?”其实不用问,少女一直弯着的月牙,就已经表明一切。
  依偎在秦九歌怀里,小师妹低低的说:“好可惜啊,生日,只有一年才有一次。”
  “贪心的小家伙。”秦九歌刮了刮弧线完美的玉鼻,真是不知足,自己搞了这一次,差点把三长老当乳猪烤了。
  “师兄唱歌给你听。”秦九歌的声音充满了温柔,一声声动情的歌谣,如流水融化冰雪,如阳春飞过春燕。
  如同一杯酒,品味着,便叫二人沉进去,久久迷恋。
  同时,死胖子也借着良好的外部环境,开始对三师姐献唱。
  戎可可脸色发黑,第一次看见这么没有诚意的表白。
  虽然歌词是那么糟糕,浪漫是多余的,死胖子是可恶的。
  戎可可指着或许还未完全消失的焰火青天,沉声说:“要是想表白,不能说超过大师兄,至少也得持平。”
  刚才的场景太美了,简直是殿堂级别的教科书。
  有徐徐的孔明灯,灿烂的烟火,温柔的情话。
  一时,戎可可竟羡慕起小师妹,大师兄,似乎不那么可恶。
  死胖子失魂落魄的蹲着,要去找大师兄出谋划策,不知自己是不是一辈子得给他打工,大师兄的厚黑学从来都没变过!
  夜深,四下沉寂,无声。
  小师妹倒在秦九歌怀里,静静梦呓,睡着了。
  轻轻横抱起小师妹,秦九歌把她疼在怀里,滑翔着平稳回了房间。
  小心睡在床上,裹好铺盖,小师妹的手仍然无意识的抓着自己的衣裳,看得秦九歌心疼不已。
  再折回到床边,秦九歌疼爱的把小师妹搂在怀中,心中纯净如光影,没有半点杂质。
  人生放纵高歌,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似乎,自己很满意了,却又贪心的想要占据更多。
  似乎感受到怀抱里的温暖,东方晴雨动了动身,找到一个舒适的地方,枕着他坚实宽厚的胸口,听那沉稳的呼吸声。
  咚咚的心脏猛烈跳动,秦九歌火热吞吐着蠕动的喉结,东方晴雨不经意间,嘴角弯出浅浅的弧度。
  月光有情,给二人镀上一层洁白无垢的银装,很美,很美。
  那一刻,秦九歌内心深处被封锁的记忆,得到点破,又想起了什么。
  二十几年前的隆冬腊月,大长老从雪地里捡回了自己,同样是七年后的一个冬天。
  那时,秦九歌七岁,尚且没有成年人的争权夺利,更不懂得勾心斗角的算计阴谋。灵霄宗贫瘠的山门,后山开辟着大片菜地,连接着后山茂密无光的原始森林。
  七岁秦九歌,迈着小步到菜地里巡视,大雪掩埋了痕迹,赫然有人偷走了一些萝卜。
  扒开皑皑白雪,秦九歌顺着印在泥地的脚印,对方甚至比自己还小,每一步,都能令人感受到瑟瑟发抖后的绝望与孤独。
  顺着足迹,秦九歌看见,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女孩,倒在雪地里,手上冻伤布满,还抓着半块青色萝卜的碎屑。
  “喂,醒醒。”
  天蓝色无边无际的天空下,清泉撞石的童声,全部来自于人心最善良朴实的部分。
  那一天,秦九歌僵着四肢,把那个小乞女抗回到宗门,掀开厚厚的帘布。
  温暖的人间烟火再次充斥四肢,浑身像是解冻的冰块。
  那个小乞女,便是现在的东方晴雨。
  那时,秦九歌照顾着对方,牵着对方的手,走在山花灿烂的林间。
  无所谓喜欢不喜欢,孩童的天性,便是一见投缘。随着时间流逝,彼此在道路上越走越远,从前的彼此,熟悉变得陌生。
  小师妹发现,从前总爱护着自己的大师兄变了,仿佛成了另外一个人。
  他的脾气开始变得暴躁,疏远自己,并且开始动用武力,压榨弟子们的修炼资源。
  从那时起,从前的大师兄变了,入了魔,变成个冷冰冰的回忆。
  直到现在,仿佛从前那个关心疼爱自己的大师兄,又回来了!
  似乎他可以继续牵着自己,漫步在山花丛中,听自己小鸟一般叽叽喳喳的说话。
  瞬间,相互拥抱的二人,懂得了珍惜,守护着彼此,触动内心最深的心弦。
  第二天,秦九歌伸着懒腰,在自己床上,被大长老推醒。秦九歌有良心,昨晚坐怀不乱不动如山,除了换了一条亵裤,其余都很完美。
  “起来!”
  大长老没好气,昨晚灵霄宗上上下下三百人,全部吃得饱饱的,一嘴那啥粮。
  “师傅,干嘛啊。”秦九歌侧个身,把头埋在铺盖里,他好累,想睡觉。
  “你师弟出事了,修炼走火入魔!”大长老见秦九歌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模样,积蓄怒气。
  “死胖子?”
  秦九歌睁开眼睛,顿时变得清醒,不瞌睡了也不惺忪了。
  “不是。”大长老摇头,事发突然,且棘手得连他都无法解决,“是洛辰那孩子。”
  “主角?”
  秦九歌瞪大眼睛,挺尸的躺在床上,这世界要说万法境可能会死,秦九歌相信。
  至于主角出事,而且是走火入魔,秦九歌不信。
  “乖。”
  秦九歌再次昏昏沉沉的要睡觉,卖萌拖长尾音。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