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古有大帝

更新时间:2018-08-30 20:08: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92

可是这种凝丹境的邪修,绝对是肥羊,好歹他修为这么高。

  不管是偷晾晒的红肚兜,还是吃大姑娘的豆腐,都是得心应手。

  可秦九歌忽略了,有时候富有,是相对的。

  比如说安阳追杀这个四元凝丹境的血罗刹。

  从人族边界一直追到天恩域腹地,足足追了三天。

  期间,血罗刹把储物戒指里的灵石和丹药全部耗尽,此刻戒指里只剩下不值钱的草药而已。

  秦九歌堆积的笑容脸蛋立刻就垮了,朝着地上只剩碎肉的一滩泥狠狠吐口水:“铁兄弟,请你相信我,我的本意绝对不是破坏你英勇无畏的气质。”

  “小人,小人!”铁氏四兄弟的文化不高,想来想去,只有狠狠反复骂着小人,希望可以激起秦九歌内心仅存的羞耻心。

  可是秦九歌的羞耻心早就被自己囫囵吞了:“小人又咋地,你还人妖呢。”

  “过分,过分。”

  “我说你们这些妖兽,能不能多学点人话!”没捞到好处的秦君子,心情可想而知。

  原以为是肥羊,结果对方比自己还穷,真是世界上最悲惨的悲剧。

  安阳威武的站立在中心,在众人畏惧的眼神下安之若素。

  手中笔直的握着一杆沾血的金枪,银甲在日光下比白马王子还闪耀。

  像是古代的大将军,浓眉大眼,身材壮硕,端正的国字脸很有正气。

  “这位兄弟急公好义,安阳佩服。”

  “邪修很自私啊。”

  “兄弟所言极是。”

  “死都死了,还不让我捞点油水,真是死有余辜。”秦九歌长叹道。

  安阳古朴的国字脸上,汗水把灰尘冲刷,五官棱角分明,很有男人味,非常耐看。

  秦九歌最讨厌这种人,可能随时挑战自己崇灵大陆第二帅的位置,不想搭理对方。

  不过,考虑到对方是有钱人,他还是很愿意和对方交谈,但愿对方的智商不要超过龙风。

  “在下也是人族,来天恩域办事。未知安阳兄,是四大宗派的哪一家?”老乡见老乡,秦九歌很热情的寒暄道。

  安阳颇为自豪的微微喘着热气,眼睛对着金色的太阳:“皇焰谷。”

  “哦!”秦九歌惊叹声,同样是皇焰谷出来的人,气质完全是两码事。

  汀兰那种小八婆,也就会揪揪耳朵踩踩脚面。瞧瞧人家安阳,长得虽然不如秦君子帅,皮肤黝黑也没有秦君子白,可贵在有一颗除魔卫道的勇者之心。

  对于英雄,秦九歌很敬重的,亲切的把安阳拉到身边,紧紧握住对方做亲切交谈:“安阳兄来自皇焰谷,为何到了天恩域?”

  都是人族,安阳对秦九歌颇有些好印象,毕竟刚才诛杀邪修,秦九歌也属于拥有极高思想觉悟的人。

  “说来可气,在下本来是要到人妖两族的边界,找人算账的。”

  提起此事,安阳颇为气恼,一杆金色长枪,大肆搅动着天空,唰唰作响。

  “什么人敢惹安阳兄,跟我说说。”

  秦九歌心奇,像是安阳这种天才,应当是皇焰谷的大师兄,将来极有可能成为皇焰谷的宗主。

  居然有人敢惹他不痛快,莫非是嫌天上的白云不够白?

  这事说来话长,安阳一肚子邪火,诛杀了血罗刹后颇有意气纵横:“倒不是欺负我,谁敢欺负我呢,看我不把他削死。”

  看着对方手里丈长碗口粗的大枪,秦九歌咽了咽唾沫:“那是,那是。”

  “只是我那妹妹,跟着皇焰谷的师兄弟出来做任务,在人族边界,被歹人掠了去。悄悄逃出来,说是受了人的欺负,我这个哥哥当然不能坐视不理。”

  秦九歌突然觉得后背很冷,隐蔽打量龙风一眼,见对方目光闪烁移开,心道冤家路窄。

  苍天啊,世界不会这么小吧!

  “出了如此大事,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该谴责!”

  安阳颇为痛快的吐着热气,大巴掌往秦九歌肩膀一抽:“秦兄这话说得在理,要让我找到欺负我妹妹的仇人,非捏爆他的卵蛋不可!”

  秦九歌立马夹紧大腿,膝盖以下瑟瑟发抖。再看龙风,很没有义气的跑远,不管债主的死活。

  “安阳兄,你的妹妹,不知道是谁。”

  秦九歌心中还抱有最后的希望。安阳张开上下两片厚实的嘴唇:“安汀兰呗,皇焰谷的大魔女,你竟然不知道?”

  果然是汀兰那小八婆,一家子都邪门。

  不过还好,汀兰很讲江湖道义,一些要命的东西,没有抖个底掉。

  不过有关仇人的名字,还是告诉了她哥哥。

  “未请教你妹的仇人姓甚名谁,要是遇见了,我帮你捅他几刀。”

  秦九歌决定了,要是对方发现自己就是他口中的仇人,自己先下手为强,让他尝尝江湖八刀。

  提起能把自己那个魔女妹妹吓得瑟瑟发抖,安阳倚重的握着长枪,朴实的国字脸一道浓眉:“听我妹妹叙述,那人擅长绣花,不男不女,非妖非魔,十足是娘娘腔。”

  “不至于吧。”

  “我想起来了,那人自称姓宋,名乐。我妹妹还说,他还有个化名,叫秦八刀。咦?话说秦兄,和对方一个姓。”

  安阳听说妹妹被人欺负了,出关之后,提起丈高长枪就冲到了雨歌城。

  结果,得知城中并无宋乐此人,倒是有个叫秦八刀的,已经离开雨歌城到了天恩域。报仇心切的安阳,于是从雨歌城也追到域中,打算把场子找回来。

  这一进天恩域,几乎看不见什么高手,还有邪修四处追杀落单的修真者。

  安阳心中正不痛快,沿途赶路,便开始绞杀邪修。

  仗着是皇焰谷头号大弟子的身份,安阳的底牌和手段不可谓不多。

  直到前几日,追杀四元凝丹境邪修血罗刹,才误打误撞到了蒙山。

  秦九歌立马对天发誓:“我叫秦九歌,不叫秦八刀,也不认识姓宋的。这个姓秦的真给我们秦氏家族丢人,别让我遇见他,否则捅他十万八千刀。”

  背后的龙风很幽怨的说:“不用这么麻烦,一刀就死了。”

  找到知音,安阳赞同的点头:“也好,要让我在天恩域碰见这个秦八刀,就剁他八刀以儆效尤。”

  “安阳兄真是快意恩仇,秦九歌佩服佩服。”

  小魔女不敢提秦九歌这个名字,是怕自家哥哥在雨歌城提起,会被淹没在人民群众组成的汪洋大海中。

  这让秦九歌躲过一劫,心中窃喜。

  “秦兄,我一路走来,见天恩域各个势力倾巢而出,城池无人把守,宗派无人坐镇。原来全部集合到蒙山,可是有什么大事?”安阳又问。

  秦九歌白眼,大事还真是大事,人家血苍派计划屠杀整个天恩域,可不是年度头号大事件。

  你们这些蠢货啊,还一个劲的来送死。

  “有绝空境老祖的陵墓出世,算不算大事?”

  “绝空境?”安阳骇然,天恩域少有外人交流,竟不想有此剧变。

  上古时期,极强的万法境,可以称王。绝空境内的强者,可以号帝。

  血苍派出马的那位转轮王,应该就是延续了上古的称谓,是万法境中的顶尖层面。

  “那就是入口吗?”安阳看着坍塌的天门,其中黑黝黝出现旋转的深洞,正在吸收天地的光明。

  “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窃窃声,安阳自语。

  秦九歌赞同的看着安阳,来了这么多人,就你小子最激灵。要是你不来搅局,只怕这些人一股脑的进去,没几个活得出来。

  天门崩溃之后,众人将血罗刹伏诛,再次把目光看向出现的陵墓入口。

  由于其中太过黑暗,比起幽冥之地相差不多,倒是没有人敢进去。

  这年月,谁抢头彩,很容易沦为众矢之的,被同族斩杀。

  玉台之上,百里倾城绝世而独立。微微颔首,朝身后的黑衣人示意,进行下一步计划。

  要把天恩域的高手引入伏击圈,光靠绝空境陵墓的噱头,还是不够的。

  因为既然是帝陵,其中危险肯定很多,未必所有人都敢进去冒险。

  这个时候,自然要往滚烫的热油里泼一瓢冷水,才能彻底炸开锅。

  本来,霸王宗的霸主带着妖族高手,对这个陵墓的兴趣程度,远不如仙雨山和魔威帮高。

  因为如果坐化的是人类,对方的功法和武学未必适合妖族使用。

  这样来看,霸王宗并不占据什么优势,除了可能得到一些宝物,数位九元凝丹境巅峰兴致缺缺。

  场上,最数仙雨山和魔威帮心情激动,浑身血液的流速都增加好几倍,仿佛看见一个脱得精光的美女,正在搔首弄姿的挑逗他们。

  “上古时期,强者如云,万族鼎力。万法境能够称王的,同时期不超过二十人。至于绝空境,同时期称帝的,不足三人。故而有人说,一位大帝,可以镇压一个时代。”

  对于上古的秘辛,安阳知道得比秦九歌多,在旁边比划解释道。

  王者,大帝,都是太荒之后,世人对于修真者中的巅峰强者的尊称。特别是上古和远古两个时期,巨擘层出不穷,唯独大帝镇压时代,碾压同级数百年甚至千年。

  “只是不知道,如果真是绝空境的陵墓,会不会是某位大帝的陵寝。”安阳不敢大声喧哗,生怕惊扰到墓中沉睡的帝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