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万家灯火天光夜

更新时间:2018-07-16 19:08: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72

不能说,把他当白面馒头放在蒸笼里蒸熟,还能笑呵呵的告诉对方,没关系!
  凝丹境大,能以德服人。
  拿三长老当白面馒头不要紧,蒸熟了也不要紧,蒸到你服气为止。
  那不叫君子,那叫傻子,比儿子还窝囊,当了馒头馅的三长老很生气。
  第二天,灵霄宗上下,大堂里举行高级会议。
  四位长老和首席大弟子全部出席,开始讨论就山林意外失火抢险和预防自然灾害得等措施。
  第三天,期间会议开展得十分激烈,四长老对纵火者极力批判,俨然君辱臣死的刚烈态度。
  大长老对此一无所知,倒是眼神不良的看着自己徒弟。
  大意是,作死作出了新境界。
  秦九歌板着脸,和二长老四长老同仇敌忾,谴责了纵火者的素质和过分行为。
  满头大汗,秦九歌不敢告诉三长老真相,只能推说是华鼎宗余孽,来灵霄宗纵火想要报复。
  高级会议,只有五个人参加,本来洛辰也有资格,只是对方正在炼化法则本源,不能脱开身。
  三长老憋了一肚子邪火,啊,我生气啊。
  考虑四长老对自己有深深怨念,再欺负四长老,恐怕对方心理扭曲直接给自己下毒。
  炼药师,熟悉植物草本药性,同样是毒师,不能逼急了。
  兔子急了还咬人,三长老见四长老面目可憎,比兔子可怕多了。
  惹不起四长老,三长老看着二长老和大长老,憋着气不敢吱声。
  没办法,两位师兄修为都高过自己,特别是二长老爱面子,折了他的面子他就敢折了自己的手足。
  至于大长老,更是高手寂寞,凝丹境内无敌。
  况且三长老记得,自己这位师兄的心眼也不大。
  要是惹怒了大长老,保不住对方暴力抢走自己的全部财产,把钱当生命的三长老,届时只能跳茅坑自尽。
  总得找个由头,三长老环视一圈,看见了秦九歌。
  秦九歌很无奈,这种高级会议,四个长老自己开就得了,非得叫上自己。
  没有死胖子挡枪,秦九歌这只可爱的小白兔,毫无遮拦的暴露在大灰狼面前。
  “你,秦九歌!”三长老很有素质,并没有直乎张德开这个小名。
  正在发呆的秦九歌被三长老戳中,急忙站起来辩解,“三长老,放火的事和我没关系,看着我真诚的眼神,我对天发誓。”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身为宗门大弟子,昨晚有人来我灵霄宗纵火行凶。你说,怎么处理?”
  按照三长老的意思,要把真凶的头拧下来当马桶。
  秦九歌话到嘴边,住嘴了。
  要是天道昭昭,纵火犯就是自己无误,都是孔明灯惹的祸。秦九歌能怎么办?
  诅咒自己不得好死,万劫不复?
  已经穿越了两次死了两次的秦九歌,见证了宇宙的奇迹,不敢说没有神仙,要是赌咒成真就不好了。
  于是,秦九歌一改怒火,正气说:“我们因该极力谴责这种不道德的不良行为,把这件事刷成通告,在灵霄宗附近颁发,让作案人良心不安,内心受到谴责。下次,他应该就不会犯了。”
  大长老听了,点头,评价:“重拿轻放,以德服人,很好。”
  秦九歌朝大长老眨眼,真不愧是自己的师傅,太贴心了。
  二长老和四长老表示:“处事得体,颇有大将风范,好了散会,去食堂吃饭。”
  “慢着!”三长老不干了,堵在门口,“对方闯下弥天大祸,你们这是什么态度。还有秦九歌,你身为大弟子,拿出的什么处理方案?”
  秦九歌正色,胸有成竹的说:“那请长老给我找一些稻草。”
  “你欲何为?”众人好奇。
  秦九歌义正辞严:“扎个小人,每天供着,诅咒他...”
  “诅咒他断子绝孙,全家死光!”三长老咬牙切齿,很有自己亲手做一个的打算。
  “不。”秦九歌心虚,急忙稳住表情,“诅咒对方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这样对方就可以长时间陷在自责的情绪和道德的压力下。”
  “此言大善!”三位长老齐声点头,少数服从多数,决议通过。
  平息了三长老的怒火,秦九歌匆匆去找死胖子。
  毕竟他答应三天后给小师妹准备一个意想不到的生日惊喜。
  孔明灯只是陪衬,况且秦九歌有些不敢拿出来,万一再引发森林大火,三长老痛定思痛之下,难免发现猫腻。
  踌躇的来到死胖子门前,秦九歌为之四顾,善刀藏之。
  “师姐啊,我爱你,我很爱你。就像是鱼儿离不开水,鸟儿离不开天。我对你的爱,犹如高山流水的绵长,又像是烤乳猪配着美酒的芬芳。”
  春天到了,死胖子到了交配的季节,开始给师姐戎可可写下发自肺腑的情书。
  秦九歌刚到门口,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又听死胖子在屋里动情的朗诵诗歌,死胖子深深沉醉于自己的文采中,无法自拔。
  “啧啧。”感叹于死胖子的痴情和低智商,他和戎可可朝夕相处了十几年,就是一头猪,也有感情了。
  戎可可至今装聋作哑,显然不愿意接受胖的东西。
  然而,死胖子每年每月胡搅蛮缠,恨不得弄出点瓜田李下的桃色风波,注定是不可能的。
  “你这样做没用。”
  秦九歌叹息死胖子只学到泡妞大法的皮毛,光靠情书是远远不够的。
  “啊?大师兄?”死胖子沉醉于自己的文采,突然冲出只恶魔,把良辰美景奈何天的美好给打碎了。
  “请大师兄指点。”死胖子深深鞠躬,邀约大师兄继续传授经验。
  秦九歌哼哼的怪笑几声,一把扯住死胖子:“昨天晚上的火是不是你放的?”
  “什么?”早知来者不善,死胖子没想到大师兄会这么报复自己,“不是。”
  抽搐着四肢,死胖子软绵绵的瘫在地上,无法想象自己承受三长老的怒火。
  “我觉得就是你,有理由有证据。你看你满身都是邪火,指不定大晚上出去偷女弟子的内衣,顺道把后山点了。”
  秦九歌言之凿凿,弄死死胖子,灵霄宗全体男弟子就多一个配偶的机会,相信没有人会反对。
  “冤案!”死胖子满脸委屈,哭哭啼啼的抽搐起来。
  “行了,虽然你点了三长老的房子,但你不说我不说,谁又能知道?”
  秦九歌劝慰死胖子看开点,胖子心胸很宽广,一把反抱住秦九歌的大腿,令秦九歌怀疑对方是不是要杀他灭口。
  “大师兄,我试了很多次,三师姐都不愿意接受我,你教我怎么办吧!”死胖子抓住救命稻草,不断的摇。
  秦九歌邪魅一笑:“我有一招,战无不胜,想学?”
  死胖子急忙点头,秦九歌白眼翻动,摊开手掌。
  “拿钱来。还有,宣武城里,你动用了我三百块灵石,没钱先写个借条,否则干掉你。要是我偷偷告诉三长老后山是你烧的,目的是干掉三长老抢夺他老人家的灵石,嘿嘿。”
  死胖子只觉得下身凉嗖嗖,好毒的手段!
  在他心里,三师姐明显重要于灵石,况且债多不怕愁,索性光棍的认账。
  秦九歌怒其不争,摇着头说:“写情书算什么本事,要学会唱歌。当听到优美的歌声,你的梦中情人会很想与你来一段月光晚餐,当然,前提是对方不把你当乳猪烤了。”
  此话狠毒,秦九歌不只是要死胖子的钱,还要对方的命。
  “唱歌?”死胖子用力抓了抓头发,发髻从他头顶松垮垮的滑落,“我不会啊。”
  “师兄我会!”秦九歌豪气干云,教你一首老鼠爱大米,收你三百灵石,简直白菜价。
  “真的有用吗?”死胖子用公鸡嗓唱完一曲,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连整天喧嚣的山雀和蝈蝈都逃窜不见。
  秦九歌用心险恶,死胖子和戎可可的搭配,简直是再现了美女与野兽,很有看点。
  只不过,死胖子要追求到师姐,只怕任重道远,期间不花个几千灵石向秦九歌取经,只怕不能修成正果。
  到时候,等死胖子有情人终成眷属,发现欠了秦九歌一屁股债,相信会找棵歪脖子树。
  被死胖子客客气气送到房外,秦九歌回过神,不对啊,他来是有事交代死胖子,怎么事还没说就被请出来了?
  看来死胖子心机很深,很深啊。
  算了算了,看死胖子忙着交配的份上,秦九歌漫无目的的游走在灵霄宗,沿途弟子问好请安,很是尊敬。
  自从加入灵霄宗,徐胜每日朝五晚九,开始扫地劈柴喂饱自己,没事还会被喜怒无常的四长老叫去,帮忙烧炉子。
  堂堂凝丹境混成这幅模样,徐胜给崇灵大陆全体修真人士丢人了。
  当徐胜劈柴结束,准备去挑水时,发现一道眼神不良的目光。
  怯怯寻着方向,徐胜看见秦九歌满脸阴险狡诈,一副吊睛白额虎的模样,凶神恶煞的看着自己。
  “徐大哥,住得习惯吗?”秦九歌主动招呼徐胜,对方应该感受到灵霄宗独特的人文气息,实在宜室宜家。
  徐胜了解秦九歌的尿性,这几日,他也听说了灵霄宗大师兄的传奇故事。
  脸皮厚,不要脸,心眼小,肚皮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