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喝尿也中毒

更新时间:2018-05-24 09:18:56 作者:晕兮 字数:2555

司徒元此时正在房中沐浴,结果听到屋外传来白妙杀猪的惨叫声说有刺客,旋即便起身穿衣拿起长枪前往。

  敖天泠比司徒元早一步赶到白妙那里,果然看到三个黑衣人正朝白妙挥剑……

  可为什么她还没被砍中——真是太可惜了!

  司徒元衣裳单薄,闪身挡到白妙眼前,枪锐一划,三个黑衣人大惊,旋即后退了几步。

  接着他们发出一声信号品哨,七八个黑衣人立即从四面八方现身!

  不知他们是何人更不知他们是为何目的而来,如果是冲佛舍利而来的,那便是十方的人!

  白妙见得救了随即狠狠的松了口气,眼前看着司徒元那威风凛凛的英姿,正为了保护她而努力,让白妙的心儿再度欢蹦乱跳起来。

  敖天泠瞪了犯花痴的白妙一眼,闪手拿出羽扇冲入战场里帮司徒元分担……

  待邵云天和蓝花音还有月宿赶到之际,黑衣人已全被制服,拉开他们的面沙,结果这其中竟然有寺中的喇嘛!

  他们这是要找人合伙谋财害命吗?

  不过所幸不是十方的人,其实司徒元倒是希望来的是十方的人,这样他们能查出十方的下落,但此事今晚注定告终。

  翌早,昨晚说要带白妙他们去参观东寺的喇嘛前来逐一敲门!

  这家伙似乎对昨晚的事,完全不知晓,一早便看到他那张笑眯眯的红烧猪皮脸,立即让白妙睡意全醒了。

  喇嘛先是带着白妙他们去看上山的捷径,来到目的地,白妙见状震惊不已。

  没想到在这里遥远的古代,竟然有索道,人跟牺畜难合力动作,难怪那老太婆两个小时便到了金星山顶,早知道他们该问问那老太婆的!

  这东寺的技术真厉害,原来古代的聪明人还是很得数不清的。

  看完索道之后,喇嘛又带着白妙他们走去了黑伞塔那边。

  上塔之后,发现与黑伞距离还有将近五十多米距离,司徒元和邵云天趁喇嘛不注意闪身跃上黑伞那里!

  待喇叭转身之际,困惑怎么少了两个人,结果白妙却做掩护瞎说道:

  “啊?你胡说些什么?我们一直都只有四个人啊,你该不会是见鬼了吧?”

  敖天泠看着白妙说大话竟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说得连他都有那种感觉。

  喇嘛听完白妙说的话,仔细观察一下她的眼神和表情很久,具体找不到破绽,难道说,他真的见鬼了?

  想着他脸色变顿时铁青一片,声音有些颤抖的对白妙他们说道:

  “呀……其实这高塔已经有将近五百多年的厉害了,听说这里曾经是个生死决斗的战场……”

  莫非他昨天看到的两个男人果然是那时期的鬼魂?

  想着便又再度把自己吓得浑身冒冷汗,随即说道:“那……我们先下去吧,这里阴气重……”

  敖天泠忍不住噗哧一笑,吓得喇嘛立即看向他,旋即他立即把笑意收起来,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这可把喇嘛给吓坏了,只见他哇的一声大哭,逃蹿下塔。

  白妙俯首看着那塔中心那个螺旋式的木楼梯,那可怜的喇嘛在她“吼”了一声后,吓得失足滚了下去!

  “小云,别欺负那可怜的喇嘛师父。”蓝花音有眼于心不忍的劝阻道,看着梯下喇嘛已经晕了,两眼还冒着圈圈!

  黑伞里的司徒元和邵云天仔细的摸索了一遍,结果还是没有找到跟封印圈轴上的物体。

  难道说东西根本不在黑伞里,也许只是像南寺那样提示个地点,让他们在附近找?

  可是这样要会提高难度,上回南寺的“生姜”若不是白妙走了狗屎运,也许他们还真的一辈子也不想找到了。

  想着两人便回到塔中,结果却发现喇嘛不在了,白妙四个做贼心虚没敢说出,直到下楼时才看到喇嘛的“尸首”,邵云天困惑的开口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白妙听完浑身冒泠汗,司徒元现在一直在瞪着她,好像已知她是凶手似的,于是干笑了几声说道:“谁知道……”

  说完六人便踏过喇嘛的“尸体”离开。

  白妙总觉得他们在东寺像在游风景区似的,今天一整天都在参观东寺的特色,就这样在东寺玩了一天。

  夜深,大家都做着美梦的时候,白妙却在床上半睡半醒中憋着难受的在梦里找地方解手……

  最后在她差点尿床之际,终于从挣扎的梦中醒了过来。

  一边穿鞋子嘴里一边嘀咕着:“啧,不就今晚吃饭的时候喝多了点汤嘛,至于把我急成这样嘛……”

  倒霉的是,房间跟沐浴里并未配备有夜壶!

  她只好悄悄的走出房外,看过四周没有人后,才找了个草高点的地方嘘嘘……

  在她起身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背后有点动静,吓得她跳脚!

  灰萤的月色笼罩着金星山山顶,白妙一脸惊悚的看着草纵里正有什么朝着她刚才嘘嘘的地位爬去!

  她吓得愣站在一边死死的盯着……一抹青幽的光倏然进入白妙的视线里,她好像还听着那东西嘶喊着:

  “水,,呃,,水,终于等到有水了,呃……等我喝过水后再打死你……呃,”

  白妙怔怔的斜扬起嘴角,干笑道:“我怎么好像看到有只口渴的乌龟在跟蛇扭打成一团……为什么要喝她的尿……”

  这对奇葩的热血生物真的很无语,随即更让她笑哭不得的听到乌龟尖声惨叫道:“啊——这竟然是尿!有毒!我要死了!”

  缠在乌龟身上的蛇嘚瑟道:“呀哈哈哈哈,死吧臭乌龟!老纳终于干掉你了!”

  白妙眨着大眼继续看着这两只奇葩生物在她的尿水里斗嘴,乌龟继续凄惨道:“别想从贫尼身上释放,看我用尿毒死你!!!”

  于是看着两只家伙在那窝尿水里翻滚了好一会,蛇和乌龟便同归于尽!

  看着那对奇葩生物不再挣扎斗嘴,白妙左右看了下,捡起根干枝,走近把那两只家伙从尿水里拨了出来,凑近一看,嘀咕道:“果然是中毒身亡了……都黑了!”

  随即等那东西身上的尿干后,便捡起来拿回房间,等明早拿去跟蓝花音讲讲。

  这一夜白妙想着刚才那乌龟跟蛇打架的事就兴奋得睡不着,一直睁着眼睛到了天亮。

  起来后她精神比睡过觉还好,拿着打架的龟蛇便去找蓝花音。

  结果碰到邵云天正跟蓝花音在那里“亲亲我我”,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走过去问早。

  “白姑娘早啊。”

  邵云天看到白妙来了,总算是松了口气,蓝花音今天早上竟跑去厨房给他做早餐,硬是让他吃,让他很不在自,因为他不想被特殊对待。

  蓝花音看到白妙来了,也让白妙一起来吃早饭,邵云天闻声这会才敢坐下石櫈吃蓝花音做的早餐。

  白妙坐下后,便把手里抓着的龟蛇放到桌上,把邵云天的视线吸引了过去,总觉得有点眼熟,却一时间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

  白妙感觉到邵云天“炽热”的视线,连忙捂住胸口警惕说道:“看什么看,色,鬼!”

  蓝花音听完刚吃进嘴里的粥差点喷了出来。

  邵云天汗颜的解释道:“白姑娘,你误会我了,我其实是在看你放在石桌上那黑乎乎的东西……”

  白妙听完顿时乐哈哈的说道:“既然你这么好奇,我就给你欣赏一下吧。”

  然后拿起来放到邵云天面前。

  邵云天顺手拿起那黑色的龟蛇,忽然嗅到了股尿骚味,但又不能道出口,因为那样会引起各种不礼貌的事件。

  不过看这东西的样子真的很眼熟,到底是什么却总是感觉想到了一点又想不起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