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充满铜臭味的南寺

更新时间:2018-05-24 09:17:43 作者:晕兮 字数:2049

眨眼在南寺已待了近四天之久,司徒元的伤口也开始结痂。想着白衣男子那一剑,由肚腹穿贯出背,回想起来让白妙两脚发麻站不直脚。

  如今看到司徒元没事,心里也安心。

  如果司徒元活不成了,她这辈子就完蛋了!

  因为目前除了司徒元能接受之外,其他男人她真难以想像嫁给他们的后果……好可怕!

  司徒元休养的这些天,白妙天天跑到他床边哭号:“小元呀,要是你活不成了我也不想做人了……这辈子我只能想嫁给你而已呀……”

  司徒元听着好想揍她,又吵又惹打,他还没死都快被她吵死了!

  想着腹上的伤口刚结痂不能乱动,坐在一边的蓝花音看着司徒元一脸漆黑,头皮发麻立即对白妙劝道:“小云快别说了,这对十六哥的伤势不好。”

  白妙听完是乖了,可是敖天泠又跑来献殷勤了!

  月宿看着敖天泠拿着汤药一勺勺递到司徒元的嘴边,心里不气得说不出话来。

  司徒元瞪着敖天泠手里的药,他伤到的是肚子不是手,能自己喝,他硬是不给,而他又不能动身去抢。

  白妙那死女人在这种时候又不过来帮忙,混蛋——他又开不口要求。

  敖天泠把汤药递到司徒元嘴边,像哄小孩似的道:“来,啊——元元,乖喝药了……”

  司徒元原来已经够漆黑的脸色,如今已黑得看不到五官,敖天泠递来的瓷勺都被他咬碎了!

  白妙之所以没过去阻止,是因为她想看司徒元的铁牙功!嘴里还嘀咕着:“真是太厉害了,已经咬烂五个瓷勺……”

  敖天泠明知司徒元是故意咬碎,可他却越挫越勇,精神可嘉!

  经过连续两天的喂药,他已大致了解了司徒元一碗药将会咬碎多少个久勺子,所以他准备了一篮子勺,铁的木的瓷的……

  白妙看着司徒元如今连铁的都咬穿了——真是太厉害了!

  经过敖天泠“悉心”照料了两天后,负责治疗司徒元的僧侣劝道:“敖施主,您行行好吧,司徒施主的伤势已经恶化了……”

  这话令敖天泠犹如晴天霹雳,自从那天后,便没再给司徒元喂药,整天用炽热的小眼神观望着他。

  南寺的和尚也真小器,说为了补尝他们给司徒元治疗费用还有他们这些天的白吃白住,让他们去种姜!

  不过那块姜地也是因为他们才被十方的人翻了个底朝天。

  这事实他们认了,可那些和尚也真小器,那么大的寺院,竟然这么抠门。

  白妙一连拿锄头锄田,嘴里抱怨的嘀咕个不停。眼前那黑土姜地约有15亩,负责种姜翻地的僧侣有人手不足,才会如此。

  邵云天看着白妙那熟练的锄地姿势,真看不出她是个有钱家的千金小姐,但那又是不争的事实。

  之后听南寺的负责财务的和尚说:“唉……姜地看着再过两个月便可丰收,该死的小贼竟然把咱们的姜给毁了!钱啊——”

  看着都已经熟了大半的鸭子竟能飞走,太可悲了,佛祖没保佑他们!

  白妙看着站在田边的财务和尚,悲壮的阔开胸怀在那里呐喊银子没了——令她百般复杂。

  财务和尚没让白妙复杂多久,手指着她泼了瓢冷水说道:“今天你们要是不把这亩地种满姜种,休想有饭吃!”说完抱着帐本气冲冲离开。

  财务和尚的话把白妙吓得瞠目结舌,旋即回神,想着不能吃饭会被饿死,便开始疯狂的锄地,蓝花音则紧随着疯狂的埋下姜种。

  正当白妙锄得昏天暗地之际,锄头下突然锄到了硬物,旋即停下动作,走过去挖开黑土看个究竟,蓝花音好期的围了过去,待白妙挖出来后,啊!这个年代竟然有大号玻璃珠!

  透明光亮的表面,里头掺杂着如血色的斑纹。

  打量到这,白妙顿时像做贼心虚似的看了看四周,这珠子不能被充数,得据为己有,想着便朝邵云天招招手。

  邵云天瞧见后便慢悠悠的走了过去,随即蹲下问道:“怎么了白姑娘?”

  白妙把珠子放到邵云天的手里,一脸严肃问道:“你看这个——值几个钱?”

  邵云天一脸震惊,旋即掏出封印卷轴确认——没错,这便是“南寺生姜”!于是道:“这个,不值钱。”

  他话虽如此,白妙却见他把珠子中饱私囊!这男人好诈,想着便揪着他领子压低声吼道:“不值钱你干嘛私吞?混蛋!”

  邵云天装出一脸无辜的撇开眼神,心虚说道:“呃……其实这个是‘生姜’。”

  白妙闻言立即把邵云天的脸扳正面向自己,朝他喷着口压低声继续吼道:“你当我是瞎子吗?它哪里像生姜了?”她激动得声音都走调了。

  邵云天抹了把脸上的口水,淡定的向白妙悄悄展开封印卷轴,解说道:“它确实是‘南寺生姜’。”

  白妙定眼看了会卷轴上的图还有字……她得出了个结论——就是邵云天欺负她不识字!

  蓝花音看了会后,对白妙劝慰道:“小云,再接再厉吧,下次还会再挖到的。”

  白妙眼角含泪的看着蓝花音,心里不满的幽怨:这个“吃里扒外”的女人!重色轻友,偏帮邵云天!

  想着她便立即起身,化悲愤为力量,约两个时辰后他们负责的地便垦好了。

  蓝花音和邵云天崇拜的给白妙鼓掌,白妙看到后悲愤吼道:“鼓掌个毛,你们两个混蛋……”说完泪奔离开。

  “邵大哥,小云好可怜……”蓝花音不忍的看着白妙奔走的背景,对邵云天说道。

  结果却见邵云天假装什么也没听到一般,在那里埋姜种。让蓝花音不解的“诶?”了声,总觉得邵云天好像有什么不妥似的。

  累了一天,邵云天和蓝花音两人终于把姜地给忙完了,回去之后,邵云天告诉司徒元:“‘南寺生姜’已找到,是一颗由血精石打炼制而成的血色石珠,这次多亏了白姑娘……”

  白妙听着邵云天的话心里更加憋屈,为什么今天明明把姜地种好了,吃的却是白面馒头不是白米饭!饭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