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邪石

更新时间:2018-05-24 09:16:19 作者:晕兮 字数:2001

吃过饭后,司徒元和邵云天两人秘密躲起来商讨佛舍利的事,一时间让白妙他们找不着人。

  待两人回来后白妙和蓝花音才松了口气,还以为他们私逃了!

  入夜之后,白妙和敖天泠又是一场“激斗”,白妙为防止敖天泠夜袭司徒元,特地不睡躲在暗处守着,结果不出所料,敖天泠真的出现了!

  白妙蹦出来后,两人非常不雅的扭打成一团!

  这一打便把睡下的人给吵醒了,司徒元和月宿从各自的房间里开门走出时,看到走廊上,白妙和敖天泠衣裳凌乱的“抱作一团”,随即抽了口冷气,一脸阴郁的把房门合上继续去睡觉!

  刚才那一幕对他们来说是恶梦!

  经过昨晚一折腾,白妙跟敖天泠都没睡好,浑身密麻的抓伤,敢情他俩昨晚是跟猫打架了。

  不仅如此,两人那战斗的火花就没停止过!

  可在司徒元的眼中,白妙跟敖天泠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相互抛媚眼,于是对跟他同坐匹马的白妙说道:“你要不过去跟他同坐一匹?”

  白妙闻声倏然惊得乍舌,急忙解释道:“小元,你别误会!我心里只有你!我只跟你坐一匹!”

  司徒元听完额筋青筋,咬牙切齿说道:“你还是过去跟他坐吧。”

  伸手拎起她的衣领,欲要把白妙丢到敖天泠那,结果被白妙死死的抱住不放,哭诉道:“小元,不要对我这么残忍嘛!我跟那家伙有仇的,他看上你,我才讨厌他的!”

  司徒元听完郁结,白妙那死女人到底在说些什么,那敖天泠再妖艳也是个男人……诶,莫非他有龙阳之僻?

  啧……仔细想想那天晚上……他对他说:“太诈了——竟然拿脸镇我。”

  这话不由的让他一震,浑身寒毛竖起!

  再仔细想想敖天泠那家伙最近对他的行为表现,跟之前在瑶碧山时,白妙所做的一样!

  这下完蛋了……他招了个不得了的主!他宁愿那敖天泠打佛舍利的主意,也不希望他打自己的主意!

  司徒元经过慎重的考虑,他目前先把白妙做挡箭牌,让敖天泠不要再打他的主意。

  想着便装出一脸“温柔”的笑容对白妙说道:“不想过去就给我坐好。”

  白妙看站司徒元那扭曲的笑脸,顿时吓得头皮发麻,以为自己又惹他生气了,便立即坐正像根木头似的立在那里。

  蓝花音和邵云天看着司徒元的笑,连他们这些旁人都不寒而栗!

  今天又得翻山头,现在都已经傍晚了,顶多能登到半山腰,今晚也只好继续露宿。

  这山名叫南禺山,听邵云天说翻过这个山头便能看到沿海地带,这令白妙非常期待且无限遐想。

  上山的时候,明明看着有一个山洞可以进去作为今晚休息的场所,结果那里却是一个流水隧道,洞穴边上立有块石碑上标注着:佐水。

  邵云天还说这座山里还蕴藏了丰富的玉石,白妙听完立即拿起树枝就地挖了起来,结果非常走狗屎运的挖到了块拳头大小的鸡血石!

  “喔,白姑娘运气真不错,竟然挖到了鸡血石。”邵云天惊喜的说道。

  白妙之前就猜是不是鸡血石,随即邵云天便给了她肯定的答复,这下她要发了!

  这石头放在二十一世纪能卖上百万,啧啧啧——在十三州混日子,横财都发了!

  唉,上辈子做男人的时候,过的日子还真穷酸呐!

  敖天泠看着白妙手里那块红得跟沾了血的内脏似的石头,厌恶说道:“挖到这种邪石竟还开心得起来,看来你们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他这话让白妙顿时有种被瞧不起的感觉!

  “谁说我不知道,用不着你鸡婆——多事!”白妙说着小心翼翼的拿到佐水里清洗。

  夜深了,南禺山上断断续续的传来夜莺啼叫,山顶上方还不时有狼的嚎叫声。

  黑夜笼罩的佐水隐约传来幽幽的水流声,水面上倒映着银白的月牙。

  白妙此时早已沉沉睡去,然她的梦里却出现了惊骇的画面。

  他们行走在浓雾弥漫的山谷之中,明明是夏天,空气却冷得异常,行约半刻,头顶上方却惊现一只浑身是血的无头鸡妖,任凭他们逃向哪,它都能找到他们!

  它那流着血的无头脖子,旋即变成了一张血盘大口要将她吞食!吓得她立即惊醒了过来,旋即坐起身,结果看到手里正拿着那块鸡血石!

  诶?她明明是把它放在包袱里的……为什么现在会在她的手里?

  司徒元看到白妙突然坐起身,以为她梦游,结果却瞧见她脸色苍白,满额汗珠,目光惊悚的看着手里那块鸡血石,随即看到她一手把鸡血石丢进了佐水里!她这是做什么?

  白妙感觉到身后有人看着她,以为是梦里的那只无头鸡妖,立即看过去,结果看到是司徒元……

  顿时心里松了口气,然后起身走到他身边坐下,可怜兮兮的说道:“小元,我做了个恶梦,让我待在你这里睡吧。”

  结果司徒元在发慈悲的答应了!白妙竟得寸进尺的枕在他的大腿上睡!于是他恼火道:“躺地上去。”

  白妙哦了声乖乖的把头移开,躺在地上一脸幽怨的看着司徒元……

  “……”司徒元无语的看着白妙,她那样子跟死不冥似的很骇人!

  想着便伸手去把她的眼睛合上,结果才合上她又睁开……气得司徒元咬牙切齿的警告道:“你再不闭上眼我就把它们戳爆!”

  吓得白妙一身冷汗立即闭上眼。司徒元终松了口气。

  躺在一边的敖天泠心里一直是暗叫着:戳爆它——戳爆它……结果没有如愿,他只好把满怀幽怨带到梦里去把它实现!

  不过,他也很奇怪刚才那事,白妙睡觉的时候手里明明没有拿着那鸡血石,为何他刚才看到白妙手里有鸡血石,她一脸惊恐的把它丢进了佐水了!

  之前他说鸡血石是邪石也只是胡诈的……没想到竟真的是那样?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