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男人别跟我抢男人!

更新时间:2018-05-24 09:16:01 作者:晕兮 字数:2048

白妙四人登上一座名叫仆勾之山,其山怪异为四方形!

  山腰有个水源头石碑上注名为勺水,一路向南流去。

  山上矿石居多,其猛兽也多得令人惊骇。

  致使白妙眼睁睁的和那些值钱的宝贝们擦肩而过,在四人身后同时悄然跟着敖天泠和月宿二人,一路上两人吃了不少苦头才追上。

  天色渐渐黑下,山中无人烟灯火路难行,又怕猛兽出没袭击,只好驻步山头,燃篝火取暖驱兽。

  敖天泠二人不敢接近,便在山头的另一方寻找了个多树隐蔽的燃火休息。

  夜愈深山风愈急,篝火几度险些吹散熄灭,白妙吃过备用干粮之后便早早休息,今天背着那大包行礼,她差点被压成了骡子。

  邵云天和司徒元照样轮流值夜。

  躲在暗处的敖天泠一直等待着下手的机会,月宿则无奈迎合敖天泠的步伐,明明说好退隐山林,如今他又反悔……

  坐在篝火旁的司徒元闭目养神,此间老早便感觉到敖天泠和月宿的存在,想不到那二人如此之有毅力,不过说得也奇怪,那最劣质的舍利赝品,都能中招,可想而知那家伙有多笨。

  像这么笨的人,对他根本构不成危胁。姑且给他个机会再偷一回又如何。

  “云天,有事跟你商量,过来下。”司徒元睁开眼严肃的对邵云天说着,然后给悄声给他讲了敖天泠的事,于是两人便分工合作,制造机会给敖天泠。

  敖天泠才跟月宿抱做一团,随即看到司徒元他们全睡下,便立即把月宿推开,悄然靠近司徒元,朝他们吹去迷,药之后便开始行动!

  敖天泠走到司徒元身边,欲要伸出手去摸索,目光却顿时被司徒元的脸给迷住了!

  唔?这脸跟他之前看的怎就不同了,明明是个黑面神,为何今晚突然俊成这样?

  想到这,他的心里顿时像有只疯驴在跳蹦般,面红耳赤!

  “太诈了——竟然拿脸镇我。”月宿站在敖天泠身后,闻声心里似被什么狠狠的撞了一下,痛得他眉头紧急,拳头紧握。

  敖天泠看到司徒元的脸后,偷佛舍利的念头也随即打消,与其偷那破玩意不如偷走这个男人的心比较好,想着便收回手,坐在司徒元身边,守到天亮。

  月宿则默默的一直守着敖天泠的身后。

  司徒元纳闷敖天泠到底是想做何?坐在那里不偷也不走,啧——逼他装尸。

  邵云天老早中了迷,药晕睡过去,他毕竟也没料到敖天泠会使诈,算他倒霉。

  翌早,冰凉的晨风盘旋于山头久久不散,篝火也渐渐熄灭,白妙因此被冷醒了过来,敖天泠和月宿赫然惊现眼前!

  而且那敖天泠不知几时打来清水侍候司徒元洗漱,撇开他性别来说,看上去还真像是他老婆!

  诶?那她是什么?她侧头盯了司徒元和敖天泠好一会,倏然大惊吼道:“喂——混蛋!你有基友还来抢我未婚夫!”

  呜……小三竟然是个男人,且是一夜之间蹦出来的。

  司徒元闻言脸一沉,无言以对!敖天泠似乎听懂了白妙之言,嘚瑟的说道:“嗯哼,那又如何?”

  白妙看着他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气得她脱鞋就朝他砸去,结果没砸中,她只好走去把鞋子捡回来穿上!

  可敖天泠没给她那机会,随腿一踢,鞋子朝山下飞去!

  这一举动让在场所有人瞠目结舌,此等幼稚的行为,竟如此不和协的上演了!

  白妙气炸干脆把另一只鞋也脱下砸朝敖天泠砸去,他身一矮结果砸到中了月宿。

  月宿脸一黑,抓起鞋子朝司徒元砸去——他恨这个男人抢了敖天泠的心!

  司徒元纳闷的扬起长枪朝飞来的鞋子一拍……白妙看着她一双鞋子就这么没了!

  敖天泠嘚瑟的俯视着白妙,在她眼中他的笑脸是狰狞冒着黑烟,随即白妙吐出一句让敖天泠郁结的话:“切——嘚瑟个毛,我包里有备用的。”

  众人看着白妙从那庞大的包袱里掏了好一会,找出两只不同颜色的绣花鞋,随即又放回去再掏了会,终于找齐了随即穿上……

  蓝花音看完,终于明白白妙为何要背如此大个包袱,其实白妙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只是她的细腻是在某些方面而已。

  经过一个清晨的折腾,白妙的队伍由四人增添到六人,为节省时候,司徒元把白妙跟她的包袱一同扛上,似箭般带队冲下山。

  下山后约行一里,眼前便是阳夹镇的城门,进出城门的人频繁。

  进城时并未似清水镇那样遭通辑,入城后,街上人头挤挤,蓝花音猜到今日应该便是市集日。

  白妙扛着庞大的包袱紧随其中,不时被路人撞到,她都哈腰点头的道歉,司徒元对白妙越来越费解——她本应是深闺小姐,为何行为如此市井?

  不过她从小就这么奇葩,也不足为奇吧。

  才没走几步,邵云天便看到一家与司徒家相关的客栈,不远处还有一家相关的钱庄!

  诶——感叹在司徒元未回家之前的流浪生活跟现在对比起来是天壤之别。想着便对司徒元说道:“十六,咱们在这家客栈先休息一日。”

  司徒元听完颔首答应,想着他们已经有好些天未洗澡,便觉得浑身不自在……

  进客栈后邵云天让白妙掏出司徒令,掌柜见令后立即狗腿的上前亲切招待,还给他们安排了上等的厢房,还有免费的酒菜。

  敖天泠才知道原来司徒元是有钱家的大少爷,且武功高强,人又英俊帅气,真是万里挑一的极品佳婿,他为此更加下定决心要掳获他的芳心!

  坐在司徒元旁边吃饭的白妙瞧见敖天泠眼发青光的盯着司徒元不放,心里不爽的恶瞪敖天泠,腹语说道:“你个混蛋,回去抱你家月宿去,别打我的人注意!”

  敖天泠直接把白妙无视,继续对司徒元献殷勤,给他夹菜盛饭,敢情他真当自己是司徒元老婆了?

  气得白妙直磨牙,司徒元是她的猎物!绝对不能让敖天泠给抢去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司徒元喜欢男人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