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更新时间:2018-05-24 09:15:48 作者:晕兮 字数:2020

白妙四人在月宿和敖天泠的分头带去寻找下,进入了他们的私人领域。

  入居室内,里头干净整齐,真看不出来是两个男人住的地方!

  这让白妙佩服不已,想着她自己那个简直比狗窝还乱,做女人那么久了,都没学会什么家务活。

  还成天都是拿钱砸人来着,话说最近赶路,都好几天没洗澡了!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在北寺里头找了好久,他们才在一个偏僻的小杂房里找到了那个兰花座!

  东西搁在此地已不知过去多少个岁月,拿起时原位上还有一个干净的小圈位。

  白妙小心翼翼的拿起,把上头的厚尘吹掉,然后狗腿的递给司徒元,他转手又递给了邵云天。

  邵云天仔细对照卷轴上的图案……是它没错,一会用清水把它洗净就好了。

  敖天泠看到邵云天手里那卷泛黄的陈旧卷轴,好奇的站到他身边看……佛舍得?封印?北寺兰花……南寺生姜……原来如此!

  随即他诡异的笑了下,然后回到月宿身边。

  “既然找到了,明天就启程去下南寺吧。”白妙两手扣在脑后,嬉皮笑脸说道,她殊不知这番话让敖天泠下定了个决心。

  邵云天闻声点头:“嗯,白姑娘变聪明了嘛,你猜对了,咱们下一个目的地便是南寺。”然后收起卷轴,小心翼翼的藏回怀兜里。

  司徒元注意到敖天泠刚才看卷轴后的神色,他大概会有所行为吧,也罢,他引君入瓫好了。

  敖天泠听到白妙的话,便转换了个态度,对他们挽留道:“四位不如今晚在此住一宿?就当作是刚才的赔礼,如何?”

  他是真心希望他们留下来住一晚,这样他就有机会下手了。

  司徒元闻声心底黑暗的窃笑:你们就尽管来下手吧,呵呵呵呵……

  邵云天闻声心里忽然觉得敖天泠两人也不错,便颔首答应了。

  敖天泠还负责下厨煮饭给白妙他们吃,这对基友的服务真周到!这顿饭吃下去的后果可想而知——当然是被下药迷晕过去了!

  司徒元为此早有预料,他在饭前故意拿出佛舍利放在白兰座上把玩!

  敖天泠当然不会放过这个重要的场合,并且他觉得一切都非常顺利!

  可问题到最后是谁套了谁?敖天泠看着折妙四人晕过去后,便潜入房间拿走了司徒元胸兜里的佛舍得,之后带上月宿连夜逃走!

  司徒元看着匆忙逃走的两个男人身影,一脸黑暗的笑容,心里嘀咕:呵呵——你们就逃吧,傻子。

  翌早,阳光直照入屋内,鸟儿吵闹的啼叫声,把白妙从晕睡中吵醒,起身却瞧见她昨晚的饭才吃到一般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诶?她昨天很困很累吗?抬头看向身边正在收拾包袱的三人,倏然坐起跑去洗漱,门外再度传来白妙那令人胃冲动的声音……这早上他们什么食欲都没有了。

  出门前,邵云天仔细看了下地图,前往南寺的路,全程均是陆地,不过得翻过五个山头!

  途经村口时,有人贩马,便买了两匹,白妙这回不怕被“捅”了,但她很让人郁闷的是,把包袱卡在了她跟司徒元的中间!

  她觉得如果司徒元要“捅”也只能“捅”衣服!哈哈——屁股保住了!

  但这仅是她一厢情愿这马安原本就不大,白妙那包袱像刚做贼回来似的,教人怎么坐?

  司徒元手一提,把包袱朝马后一挂,差点把马给拽成了骡子!

  “你干嘛?”白妙感觉背后贴到司徒元的胸膛,惊呼道。

  虽说她平时总调戏司徒元,但她可没真要跟他怎么样,总觉得这样感觉怪怪的……

  司徒元看着白妙那张发绿的脸,嘴角邪恶的扬起,笑道:“骑马。”

  白妙闻声郁结得差点咬着舌头,满怀复杂说道:“那你干嘛要把我的包袱拿走?”

  这混蛋绝对是故意的。

  “不够坐。”司徒元像看白吃似的看着白妙,不过也没差,白吃也姓白!

  “……”白妙无言相对了,只好整个身体向前倾,然后抱紧马脖子对司徒元说:“开马吧……”

  司徒元听完,心里纳闷:喂……开马是什么意思?

  这幅情景让一旁的邵云天和蓝花音哭笑不得,即便这样,他们还是能比较正常的出发。

  路越走越颠簸,震得白妙把马儿脖子勒得死死的!

  马儿现在的心里愤愤不平的抓狂:你丫的,老子给你骑还不给呼吸!

  司徒元感觉到马儿越跑呼吸气越短,那马舌都像狗一样吞直出嘴外了,嘴里还嘶叫不成声,这马还能骑吗?莫非是中毒了?

  所谓旁观者清,邵云天和蓝花音看着心里为那马儿同心不已!

  马儿似感觉到有人懂它的苦,便一直朝邵云天和蓝花音投去求救的眼神,马眼泪水汪汪滚落,滴到白妙的手上,把她吓了一大跳,惊得立即坐直身,没好气的揍了一拳那马头,怒道:“你这色马,竟然流口水!”

  马儿在风中泪奔,心里憋屈:你们见过口水从眼睛里流出来的吗?而且我是母的!混蛋——我叫窦娥六月飞霜!

  蓝花音看着那哭泣的马儿,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好歹也算得救了,但这回又被揪着皮肉……可怜的马儿。

  过了会,司徒元看到马儿又恢复了正常,也不知道这马到底是怎么回事!

  邵云天看了下地图,随即对司徒元提醒道:“十六,待会到山角村落得撤马上山了。”说完把地图收好。

  敖天泠这边,他才庆幸昨夜偷到佛舍利,因天黑看不清状况,然今早却发现手上满是金粉,仔细看清楚后,才赫然发现是个赝品!

  没想到被司徒元摆了一道,气得一手把赝品掐爆!

  想着昨天还亲自下厨做饭给他们吃,现在倒好了,东西没偷成还浪费粮食柴火!

  于是敖天泠便拖着月宿折返追击司徒元四人,一心想要把佛舍利抢到手!

  虽还不能确定那佛舍利有什么作用,但提及到需要封印,那这玩意定是个不得了的神物!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