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一屁惊马!

更新时间:2018-05-24 09:15:20 作者:晕兮 字数:2220

白妙四人谢别马棚大汉之后,便快马加鞭的赶往!

  路途经过全是荒凉的地带,连天都显得灰黄无光。

  山石路儿颠簸,马儿跑着也显得有些吃力,坐在马背上的人儿更是抖得跟地震似的,顿得说话都找不着调了。

  第一次骑马的白妙觉得跟司徒元骑马的姿势得像骑摩托车那样,其实是大错特错了!

  现在被折腾得不是马儿,是马上的人儿!

  司徒元自觉很无力,幸亏这一路上只有自已人,否则他这辈子别想抬起头来见人。

  白妙死活也不肯学蓝花音那人会在邵云天前面,她竟然说怕被“捅”!

  光是听到那话就惹得司徒元拿刀把她给捅死!虽不知她那具体何意,却让他觉得很不堪。

  白妙正是因为如此才坐在司徒元的后面,这个姿势还真让人犯愁!

  白妙也不知是不够位置坐还是路太颠簸,感觉身体里的内脏似在内抛动,折腾得她一肚子都是气体,就像气球似的,再抛两下,她觉得丹田就快憋不住气,紧接着屁屁被狠掷了一下“卟——”一声巨响,把马儿给惊吓着了。

  “聿聿——”幸亏她两爪死死的抱紧司徒元的腰,要不就把她给甩下去了!

  白妙自知尴尬得紧,也不知刚才司徒元他们有没有听到她的屁响……

  这马儿灵性也真够强的,放个屁都受惊……啧——糟糕又经忍不住了!

  白妙才想着丹田又再度难憋住气,为了不惊着马儿,她脚踩稳踏环,蹬直双脚,屁股崛起紧接着“卟……”的一声闷响!

  身后的蓝花音顿时愣了,不知白妙那动作是何解!

  紧接下来却一阵恶屁扑鼻而来!把她臭了个措手不及!哎呀!要死了——围着面纱都阻挡不了白妙的屁味入侵!

  路有多远,白妙的屁就放了多久!

  即便如此,身后的邵云天跟蓝花音却不知到底是哪来的臭味,就这么无辜的薰了一程!

  司徒元那抽马的技术也真不是盖的,跑了两个时辰便来到了大汉说的吊桥前。

  吊桥是用粗大的铁链两岸山谷之间轿接,上面盖着木板,好几处因常年风雨日晒,已长青苔或腐烂。

  白妙他们所站的山谷寸草不生,皆是岩壁,而吊轿的彼岸,绿意葱葱,形成鲜明对比。

  司徒元打量了下四周的环境,对身后的白妙说道:“下马。”随即感动身后的人儿动了,侧目看着她揪着马毛缓缓滑下,他才翻身下马。

  而蓝花音则在邵云天的轻揽小腰之下马,啧——真让白妙郁闷死了。才郁结到这,司徒元扬手就把白妙扛到了肩上,脚尖轻点地面似箭冲过了吊桥!

  被扛着的人儿还未反应过来已经被摔到草坪上了!

  随即蓝花音在邵云天的温柔体贴对待之下也过了桥,人家是被轻轻的放下来,白妙相比较之下是天壤之别。

  未给白妙闲坐的时间,司徒元他们已经起步朝山下方向走去,惊得她利索起身追上。此山不知何名,其树种繁多,野果随处可见。

  沿坡而下,行道上苔藓居多,所幸两旁有树木作扶,才没让白妙和蓝花音给沿下山去。莫约行走半个时辰,便能看到山脚处所住人家。

  而大汉所说的北寺,似乎没瞧见在其中?!

  邵云天打开地图看了下环境,确定便是此处,可北寺所注方位,似乎不在这一带,得往山脚左向移动才能看到。

  又行经二里,终于走到一地图上北寺所在之位!

  原本白妙以为北寺是一间像白龙寺一样雄伟庞大的建筑,可眼前那不过是几间稻草茅庐并连组成的破庙!

  虽寺前牌匾上写着的就是北寺二字,对照地图上也标注同步!啧,可跟幻想中差太远了!

  司徒元迈前一步,礼貌的响叩门三下,随后便听到寺内传来一个男声回应:“请稍等,这便开门。”

  话声一落,门内又再传来拉开扣板之声,门便吱呀一声两边拉开,中间站着个……这明明就是妖孽!

  哪有寺庙里的“和尚”长毛又俊逸如仙的?这北寺绝对是坑人的地方!白妙壳内的郑舒云大叔再度深陷入自卑之中,男人长成他那,真是造孽!

  司徒元看着开门的男子,眉头隐约一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复杂之感。

  邵云天见司徒元愣在了那里,便迈前拱手抱拳说道:“不好意思,多有打扰阁下清修。由于事情紧急,不得不上门打扰。”

  妖孽男子还以为是什么人来他这,打开门瞧见二对陌生男女,且男的那方看样子是习武之人,不知他们千里迢迢来到北寺所为何事。

  听闻邵云天礼貌客套的话语,两手环胸倚在门板上,微笑问道:“请位四位有何事?”

  “兰花。”司徒元简洁回答,原以为对方会明白是何,却未料对方突然噗哧大笑声来,让他们有些难堪。

  随即男子慢慢停下笑意:“你们真有趣,这兰花十三洲满地遍野,为何要跋山涉水到北寺来取?”

  白妙看着那妖孽那么嚣张,站在一边也不知怎么插话。接着邵云天又礼貌道:“请恕无法透露详情,只是尊师有令,必须到北寺取兰花。”

  “如果我说北寺无兰花呢?”男子脸色突然认真回道,目光里泛着淡淡的冰冷。

  这番话是白妙他们始料未及的!

  明明封印圈轴上明说此处有兰花……莫非年代太久,所寻之物早已消失于世上?

  这也不无可能……若是拿不到北寺兰花,那佛舍利便不能实行封印,这可怎么办才好?

  司徒元皱着川字眉,看着男子嚣张的眼神,冷言道:“兰花,是有,还是无?”

  总觉得男子是在糊弄他们。

  男子闻言顿时感觉到司徒元身上散发出的杀气,脸色倏然似覆盖了层冰霜,回言:“有又如何,无又如何。此庙怒不迎客,请回。”

  说着两手欲将门合上,却被司徒元扬手用枪锐将两扇木门扉划削成碎块。

  眨眼男子身后又多了一个英俊的青年男子,双手持短剑,迎面便刺向司徒元!

  惊得白妙本能拉住蓝花音急忙后退十米外,随即看到妖孽男子闪手幻出白骨蓝羽扇,闪身便袭向邵云天!

  双方过招快如闪电,寒光留影如灵蛇游蹿彼此之间!

  妖孽男子羽扇招式毒辣,招招直刺邵云天咽喉,其敌令邵云感觉到些许吃力,手中灵剑忽如虹贯日,欲意斩破男子手中羽扇。

  然其蓝羽残影,旋即脚尖轻点地面,如白鹤起舞闪身后退一步,扬手羽扇一搧,数根蓝羽如箭射向邵云天,令蓝花音看得为此失声惊呼:“邵大哥——小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