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江中遇匪

更新时间:2018-05-23 17:35:26 作者:晕兮 字数:2282

翌早,白妙便被司徒家的侍女叫醒,说司徒元他们已经整装待发就缺她一人了。

  白妙闻言便利索起身,侍女给她拿来一套华美的衣裳……

  她正要更的时候一看,皱眉说道:“给我拿套男人穿衣服来,出门在外,穿女人衣服不方便,现在赶时间,你帮我梳头,你——赶紧去给我换衣服来,多给我准备两三套,路上作更换用。”

  她突然发现自己刚才那一瞬间气势凛凛的好帅。

  待白妙一切整理好后,侍女带着她来到后门处,此时相关人士已聚集于此,所有人都等着她一个人,司徒元看到白妙总算来了,便准备好出发。

  司徒敬贺看到白妙,便欣然的走了过去,从胸前兜里掏出一块别致的疯马头令牌,对她认真解说道:“妙儿,这是咱们司徒家的令牌,你们日后钱要是花完了,可以拿着这个令牌到地图上标着的钱庄去取钱,

  司徒家的存银遍布十三州,还有乘船时也可以拿着这枚令牌免费上船,还能坐到好舱房,还有啊……”

  白妙没想到才走近人群就要听司徒敬贺对她介绍司徒家的历史文化资料,听得她两眼瞪突,不知如何是好?他们是准备要出发了吧?他再说下去要到上午了……

  司徒元听着司徒敬贺老啰嗦着一大堆有的没的,于是不耐烦道:“臭老头,你说够没?我们赶紧间!”

  邵云天和蓝花音闻声,心里不禁担心司徒元将来有一天会被雷劈……

  司徒敬贺听到司徒元这么称呼自己,顿时老泪纵横道:“元儿,你终于装不下去了吗?爹爹可以想在你临走时,继续听你喊我爹啊……呜呜呜……”

  司徒敬贺这模样,教候在他们身后的家丁侍女情何以堪,他司徒敬贺往日的威严都被司徒元给践踏在脚底下去了!

  话说来也奇怪,司徒元这个黑面神连他爹都害怕,也难怪会让司徒敬贺成就也今天这副模样。

  白妙无奈的看到司徒敬贺竟然委屈的哭了起来,心里害怕司徒敬贺因为被司徒元欺负,反悔要收回司徒令,便赶紧小心翼翼的入胸兜里藏好!

  目光一直警惕的盯着司徒敬贺的“异常”反应,然后像螃蟹一样横着躲到蓝花音那边,她完全是害怕司徒敬贺会抢回牌子才会如此!

  就这样,白妙等人离开了家乡,邵云天和司徒元坐在马车前,驾着马车,手里拿着地图仔细的究竟着方向。

  看了会,司徒元抬头望着前方,找到与地图对应的子时方向,照着这个方向一路行走大约二十里后要改水运,到时马车就不能用了。

  正当邵云天和司徒元斟酌路线之时,车里传来白妙惨烈的呕吐声,蓝花飞顿时惊慌失措的帮白妙拍背。

  司徒元听到白妙的呕吐声,不爽的拿枪柄一棒子把白妙打晕了过去!

  当场把蓝花飞吓得愣在原地,司徒元果然是恶鬼。

  邵云天脸色铁青,真替白妙觉得可怜……

  以白妙他们现在的马车行驶速度,约二十里他们得走三天四夜才能到达凉山渡口,期间白妙周而复始晕了又醒。

  终于好不容易来到渡口却听到船家说最近遇到江匪劫船,都不敢出船。

  邵云天闻言拿出地图看了下,无奈除了走水路,已无他路可行,于是对船家说打包票说道:

  “船家,你放心,我们最喜欢除强扶弱,若不嫌弃我们来帮你消灭恶徒吧!”

  船家闻言一脸鄙夷的打量着白妙四人,心里嘀咕:像这种富贵公子哥能有什么本事,哼!拿个棍子就当自己很了不起!?

  白妙看出船家的鄙视之色,便怒道:“喂——大叔,你少用门逢看人啊!没让你见识过白龙……唔唔唔……”

  司徒元突然听到白妙差点把白龙寺说漏嘴,便立即闪手把她嘴巴捂住!

  由于司徒元连同白妙的鼻子一起捂得太用力,以至她缺痒晕了过去!愣是把船家给吓着了!

  司徒元自我感觉表情很平常的看着船家门道:“船,到底是开还是不开?”

  可在船家眼中,司徒元活似恶鬼般恐怖,让他背脊发凉阵阵哆嗦回道:“好好……我开开船就是啦!你们是要去哪里?”

  此时他觉得眼前的司徒元比江匪还可怕。

  邵云天看着船家的神色急骤变化,无奈的笑道:“我们要前往太白镇渡口,有劳船家了。”

  船家听到邵云天温和的话语,看他也算是好说话之人,便补充道:“若是遇上江匪,你们可要自行负责……”

  可是即使遇上了江匪,若是邵云天他们打不过,他也别想活着回来……光是想着他又想临阵退缩!

  司徒元听到船家愿意开船,他便扛着白妙自顾自的走上了船。

  蓝花音和邵云天随后也上了船,船家见此,便只好厚着头上去开船。

  现在的人都是恶霸,是大爷!他这种屁民得罪不起!

  船并不大,内置公共小舱房两间,勉强能容纳十来个人一趟。

  天色逐渐暗下,沿途经过一名叫沧州的渡口,有一对农家夫妇朝船只招手,船家便将船驶近渡口,放入桥板让他们上船,正巧也是去太白镇渡口。

  船又开始启航,夜色已笼罩大地,皎洁的月亮倒影在溪河里,两边长满了密集的芦苇,中间因常年有船只来往,才没长出芦苇来。

  正是因此处芦苇生长密集,才使得这里成了江匪打劫的好地方!

  船家把船暂停了下,提着灯笼去把船上的灯笼给点上,原想找司徒元他们帮忙,可是他想到司徒元那张黑脸他只好让那对农家夫妇帮忙!

  船上的灯笼才点了一半,一阵箭雨便从芦苇丛里射来,吓得船家连滚带爬的躲进船舱里,可怜外头帮忙点灯的农家夫妇不幸中箭,身体顿时被扎成了刺猬般,倒在血泊里!

  白妙此时被农家夫妇的惨叫声惊醒,才坐起身,一支箭矢朝嗖的一声便从她的脸蛋擦开一条血痕!

  惊得白妙立即缩到司徒元身边拿他挡挡箭牌,一手捂着出血的脸,小声嘀咕道:“哎呀,妈呀!发生什么事了?差点挂了!”

  司徒元闻言侧脸皱眉斜睨了她一眼,然后缓缓的站起身,手握紧长枪,慢吞吞的走出船舱门。

  船家看到司徒元走出去,惊得连忙出言阻止道:“喂——小哥,你别走出去……危……险……呀——”

  他话还没说话,便看到司徒元旋转手中长枪,将飞来的箭全部扫下——这一幕,让他看得瞠目结舌!

  白妙听到船家的惊叫声,一脸嘚瑟的扬声道:“啧,我说你就没见过世面——什么叫大侠,你瞧见了没!?叫你当初鄙视我们,哼——要不是咱们,你小命早没了!”

  受惊的船家也没听清白妙在何,只是愕然拼命点头默认!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