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拒婚

更新时间:2018-05-23 17:34:32 作者:晕兮 字数:2045

蓝花音被白妙这一举动惊得连忙躲到铃花身后,一手捂住刚才实被空袭的脸蛋,警惕道:

  “小云,你你你该不会真的喜欢女人吧?我我我喜欢的可是邵大哥啊!你你还是喜欢别人吧……而且你看你也有十六哥了,你就放过我吧。”

  别人说两个男人是龙阳,反过来两个女人是凤阴吧?!她对凤阴之僻可没那雅兴!

  白妙正要解释,身后的圆门处传来一家丁的气喘吁吁的说道:“小姐,老爷让小的来传话,让您赶紧出去,老爷在后门的马车上等着您呢。”

  白妙闻声无奈的应了声,然后正要去拉蓝花音,结果她躲得更远,唉——没辙了!

  “铃花,你带着蓝姑娘随我一起去后门上车马到司徒家去。”

  她不过是一时兴奋过头忘记了自己现在是女儿身罢了,结果把人给吓坏了!唉……

  马车行驶到司徒家的府门前停下,家丁走上石阶前去敲门,随即与开门的家丁说了声,红油大门随即两边打开。

  白坤仁先行下车走入大门,白妙在铃花的搀扶之下下车,蓝花音警惕的跟着她们身后随后走进府内。

  司徒府内,比白府要大上一倍,石卵羊肠小道两旁是别致的小桥游水假山凉亭,草坪此时已因季节转冷而枯黄。

  红油柱白木地板的长廊,枫树落叶满地,司徒府里对白妙来说简直就是仙境!

  心里感叹不亏是从商的有钱人,家竟做得如此风雅。

  白妙紧随白坤仁身后,很快便找到了司徒敬贺所在的屋子,两人其实早便约好今日见面。

  司徒元和邵云天也坐在客厅里,把朴素的衣袖换回司徒家少爷的打扮后,司徒元整体给人之感发生了翻天覆地之变!

  蓝白配的深衣大氅,白玉绫缎高束青丝,给人干净利落,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感觉,对比昨日一惯浅黄粗布短褐,布条束发截然不同,眼下要迷死人百倍!

  幸好他没出门,否则街上绝对会血流成河!

  当白妙和蓝花音迈入屋内时,司徒元和邵云天也被两人给惊艳到了。

  没想到白妙也会有这种高贵优雅的时候,虽然也有那么瞬间动心了,但这一切只是虚得其表,对白妙此人性格司徒元和邵云天已见识过,惊艳什么的也只是瞬间即逝罢了!

  白坤仁坐下后目光落在对面椅子上的两个年轻男子身上,十年未见,此时他真不知谁才是司徒元!

  思索之际司徒敬贺命人给他们俸上茶水糕点,白妙看着那一碟精致的点心,想着她今早还不吃早餐,光是看着便饿得不行口水猛咽。

  蓝花音虽然肚子也很饿,可是想到要在邵云天面前不可失礼,便强忍着,不像白妙现在已经盯着那糕点已垂涎三迟,不过司徒家的食物的看相和香味都比白家的要好许多。

  司徒敬贺瞧到白妙的馋相,忍不住朗声笑道:“妙儿还是那么讨人喜欢,别客气,想吃便吃吧。”

  他对这个媳妇怎么看都很满意。

  白妙闻言如获大赦,随即伸手拿起糕点狠狠的咬了一口,美滋滋的咀嚼还不忘夸赞:“司徒伯伯你家的糕点真好吃。”

  三两口便啃完一个。白妙这模样让白坤仁看着不禁有些担心,女儿半年时间里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真不知道她在白龙寺的时候有没被饿过肚子。

  “司徒兄,如今人也齐了,咱俩家的亲事也是时候该好好谈谈了。”白坤仁故意气语深长的吐出,惊得白妙顿时僵住了手中的动作!

  她深呼吸把最后一口糕点咽下,然后小心翼翼的看向司徒元的脸色——好漆黑!白大叔求你别再继续下去啦!会死人的!

  上回她算是见识过了!司徒元对这桩婚事痛恨的程度就好比血海深仇!

  在司徒元发作之前,她得立即终止话题,于是情急之下,“我拒绝这桩亲事!”

  啊——糟糕!说错了,完了……要是日后司徒元真娶了别人,她这可怎么办才好?

  难得遇上极品帅哥,虽说性格很腹黑恶劣,但除了他,其他男人她是真心接受不来!

  在场众人没想到白妙会扬言拒婚,据知情人士看来,她平日是狠不得嫁给司徒元,今日却反常!

  此时连司徒元也颇为吃惊的看向白妙,也许是那天被他差点全杀了,所以她退缩了?想着心里觉得有些烦躁!

  司徒敬贺闻声着急得放下手中刚想喝的茶水回则手的桌面上,问道:“妙儿,你是对咱们司徒家有何不满吗?还是元儿对你哪里不好?有什么委屈尽管给我说!”

  说完瞪向司徒元,结果竟被他无视掉了。

  白坤仁也不解白妙为何会如此,紧接着司徒敬贺之后追问道:“妙儿,你到底在胡说些何?”到底这两个孩子在闹什么?

  白妙心里也在后悔莫及呀,心里想到司徒元心里一定乐死了,她好想蹲到墙角去咬小手帕!

  她心里确实有很多委屈,可她根本不敢道出,否则一定会被司徒元一枪戳死的!

  想着自己又手无缚鸡之力,斗不过!还是不要说了……唉没食欲了。

  大好姻缘就这么丢了,接下来她更担心的是不知还能否跟司徒元他们去冒险?

  蓝花音看着低头不语的白妙,心知她的苦衷,上回被司徒元那一枪任谁都会害怕……唉——接下去该如何是好?

  邵云天也不好插话,静坐在司徒元身边,偷偷瞄了眼他的脸,仍是一惯的黑脸,不过白妙拒婚了,他肯定觉得轻松了吧?

  可事实正巧相反,司徒元看着白妙不再说话,很想去问她怎么不说了?

  想着心里更加烦,这种情绪他无法解释。真不知白妙这又是在演那一出?

  二老见白妙不作回答,无奈的叹气摇首,司徒敬贺尴尬的问道:“白兄,你看这事要如何?”

  话声刚落,客厅门口传来一个反对的声音:“我不同意拒婚!无论如何,元儿也得把妙儿给娶进门来!”

  白妙闻声望去——此人正是司徒元的娘。此时心里因为她这番话,心里又看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