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恶魔少爷的归来

更新时间:2018-05-23 17:34:15 作者:晕兮 字数:2179

司徒元再次提醒道:“把白妙送回白府去!”这也是回家的原因之一,毕竟白妙跟着只会拖累人,况且关乎生命安危,让她回家也是件好事,他甚至决定把蓝花音也留在这里……他边想边走进府里。

  家丁看着司徒元高大的背景走进府里后,便立即把张伯扶起,此时心脏因被司徒元惊吓久久未能平复,紧张的对张伯说:“张伯,您还好吧?少爷好可怕。”

  这些家丁也是近两年才招入司徒府,对府上的事也不多了解。

  邵云天闻言便笑眯眯提醒道:“十六并不可怕,他只是外表看起来很凶而已,放心吧,他不杀生!”

  大概除了白妙那生物之外吧……

  张伯和家丁闻声愕然的点头,随即张伯回神连忙道:“两……位赶紧进来吧。

  来人——准备好马车,把白小姐送回白府。”

  身边两个家丁闻声立即应道:“是——”随即跑回府里。

  邵云天闻声连忙对蓝花音道:“蓝姑娘,你先陪白姑娘一同回白府,之后有什么事再通知你们。”

  其实他想法和司徒元一致,把蓝花音和白妙留在这里,前方路途险恶。

  蓝花音深深的看了眼邵云天,叹了口气,相信他道:“好,那邵大哥说话要算话,别把我们给抛弃了……否则我会恨你一辈子的……如果你们抛弃了我们,就算你们在天崖海角,我们都去追寻你们的!所以别想把我们抛下。”

  邵云天听完一脸无奈苦笑,没想到蓝姑娘的性子这么烈,也罢,之后再跟司徒元商量一下如何安置这两个女人,想到这,便看到之前去找马车的家丁把马车驾到府门前,对蓝花音道:“马车来了,路上小心。”

  “……好吧,明天见。”蓝花音就知道邵云天叉开话题,然后在两名家丁的帮助下,扶着白妙上了马车。

  马车不紧不慢的行驶了约一个时辰便到白府门前,家丁下车走上敲门。

  黑漆大门随即打开一边,门内走出一个身着白色短褐的家丁,双方不知说了什么,随即司徒家的家丁跑回来道:“把白小姐扶下车吧,他们已经去通报了,一会便有人来帮忙了。”

  话声刚说完,便听到身后传来铃花的声音“小姐,小姐,您可回来了……啊——小姐!您怎会变成这般模样!这是怎么回事?”

  铃花兴高彩烈的奔到马车前,当看到白妙落魄的模样时,吓得她失声惊呼!

  白坤仁听闻女儿回来,便携爱妻随后奔到府门口,当看到白妙衣裳破烂,晕迷不醒时,怒斥问道:“你们司徒家到底对我的宝贝女儿做了什么?”

  蓝花音见状,连忙上前一步解释道:“那个……白叔叔,小云只是晕车而已!”

  白坤仁闻言看向蓝花音,眨了下眼茫然问道:“你是谁?小云又是谁?”

  “……呃……我叫蓝花音,小云就是她(手指指白妙)……我们是在瑶碧山相识的……”

  蓝花音不知所措的自我介绍,总觉得有钱人家就是难打交道。

  白坤仁听到瑶碧山,猛然想起最近关于白龙寺被血洗的消息,神色紧张的打量了下四周,道:“你们都先进屋,我有话问你们,司徒家的家丁也一起进来!”

  白府偏厅内气氛严肃,被白坤仁召到的相关人士聚集于此。

  白妙捧起茶杯小心翼翼的喝了口茶水,视线透过水蒸气偷偷的扫视了圈周围的人,旋即把茶杯无声的放回桌面上,盯着茶杯里的茶水,此时心里有想逃的念头。

  白坤仁终于严肃的打开话题:“妙儿,你去瑶碧山可有找到司徒元?”

  说着挑眉看向她,心里猜着这半年里她都发生过些什么事。

  白妙没想到白坤仁开口就把茅头对向她,于是回答:“嗯……我找到他了……”

  她打算让白坤仁问一句她答一句。

  “那他人呢,你怎么回来了?”白坤仁感觉自己像在跟女儿玩打游击战,怎么那么被动……想到这,他突然注意到白妙额头上的疤痕。

  白妙手指摸了摸茶杯口,有些心虚道:“他人回司徒府了,我是被他送回来的……他说不要我……”

  想起当初信誓旦旦说让司徒元回来嫁她,结果现在搞得自己像个弃妇似的,总觉得说出来很丢人。

  白坤仁听完拍案而起激动的怒道:“什么?他是什么意思?”

  这一吼把站在身后那司徒家的家丁给吓到了,旋即他意识到自己失态,轻咳了两声又坐回椅子上,继续问道:

  “我最近听闻白龙寺被毁的消息,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们回来的路上可有遇上危险?”

  蓝花音一直默默的坐在白妙旁边不敢吱声,白妙瞄了好几回蓝花音都没反应,心里暗叹了口气回道:

  “白龙寺确实是被灭寺了……事发之后,司徒元有带着我们返回白龙寺看过,那里已经变成一片废墟……到底是一回事我就不清楚了……而且有些事情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有些事你不知道为好……”

  别看她平日疯疯颠颠的,可到了关键时候,她还是很明智的。

  像佛舍利准备要去找封印物品的事,怎能告诉他!

  “……既然妙儿也懂这么说了,看来你在这半年里懂事了不少。不过,司徒家跟咱们家的亲事我还得去跟他们讨回公道!”

  白坤仁说做就做,话声一落便起身接着又道:“妙儿,你明日一早随我去司徒家。”

  白妙闻声头皮阵阵发麻,想着上回差点被司徒元削了脑袋就觉得两腿发软,于是劝阻道:“我说爹……你能别去吗?”

  白坤仁没想到白妙竟然变得这么没出息,“我让你随我去就得随我去!婚姻之事为人儿女得言听计从!”

  说完转身便离开了偏厅,白妙此时心里郁结得很——古代人的思想果真很让她无奈!反正最后吃瘪的还是他们白家的人。

  翌早,白坤仁便让铃花把白妙叫醒,恢复千金小姐的模样,白妙像换了个人儿似的,让蓝花音惊艳不已!

  这模样对白妙来说是久违了,想当初她就是被“自己”这模样给电着了,想着心里便嘚瑟起来,对蓝花音道:“小花,我让铃花也给你装扮一下,”

  蓝花音闻言欣喜点头,铃花随即便把蓝花音重新包装一翻。

  待走出房门时,惹得白妙体内的灵魂大叔扑了过去,狠狠的在蓝花音脸上亲了下,花痴得鼻孔喷气道:“花妹子,你实在太美了!哥喜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