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回家找找碴

更新时间:2018-05-23 17:33:56 作者:晕兮 字数:2020

帆船在江上行驶了三个阴天,第四天登陆。

  白妙看着那个熟悉的渡口,当初那个司徒家的保镖大叔就是从这里把她带上船前往瑶碧山……

  如今过去半年多了,总觉得好怀念。

  白妙这回有蓝花音陪着她下船,所以没做出异常的举动。

  昭云天在蓝花音身后做保护,司徒元则先行飘了下船。

  下船后,白妙惊喜的发现渡口有马车和马匹出租!便兴奋的对蓝花音说:“小花,我我想骑马!”

  可是仔细想,为什么这马是出租的不是卖的?

  蓝花音闻声叹了口气道:“小云,坐马车吧,听昭大哥说骑马对身体不好。”

  说到这,她觉得昭云天非常懂得怜香惜玉,为此很感动。

  白妙听完撇嘴嘟嚷道:“原来电视里那些人骑马骑得很拉风的都是坑人的啊……害我白期待了……”

  不过说的也是,记得周O驰那电影花絮里,他们是坐在车上的摇晃,难怪镜头不给看人物下半身骑的是什么……唉——

  结果白妙还是痛下决心坐了马车,晕车前,白妙让昭云天把她弄晕,于是昭云天便顺应她意,温柔的劈了脖子她一掌——周而复始!

  蓝花音发现白妙最近都不敢找司徒元的麻烦,也许是真的怕了。

  马车慢悠悠的行驶了两天三夜,终于抵达到司徒府门前。

  司徒元走下车,抬头看向眼前一段八级石阶梯上的红漆大门,左右坐着两头威武的石狮,两边是红色的围墙。

  没想到十年了,司徒府也有所变化,让他很怀念,不知道爹娘这十年过得可好?

  正当他回忆之际,昭云天和蓝花音把白妙扶了下车,两人看到司徒府的牌匾后一脸震惊——原来司徒元的家这么大,原来是有钱家大少爷!

  正当他们感叹司徒府之际,车夫扬声道:“小哥,麻烦请付钱。”

  心里嘀咕着:老子可不想陪你们白耗时间。

  蓝花音闻声惊得连忙回神,伸手去掏白妙兜里的钱,结果找来找去,都只剩下一锭大银子!

  于是无奈对司徒元道:“十六哥,小云兜里没零银了,只剩下这个……”车夫看到蓝花音从白妙兜里掏出一锭“巨银”顿时瞪突了眼——果然是有钱人!

  司徒元侧目看了眼蓝花音,然后自顾自的走到府门前,敲了几下门。

  随即一个家丁在门内亮吭的应了声,门口随即打开,迎面看到一个“陌生人”,便礼貌且好奇的问道:“请问您找哪位?”

  这一问,令司徒元感觉到有些尴尬,于是硬着头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帮我把司徒敬贺那家伙给我叫出来……”

  虽然他本人觉得自己是在不好意思,可从旁人看来,他是上门找碴!家丁听完惊得下巴差点掉地,旋即回神一脸淡定的关上大门……

  台阶下知情的三人一脸错愕的看着司徒元,果然是有其主必有其仆!

  司徒元脸色阴郁瞪着合上的大门,随即将手中长枪扬手朝门缝一划,一阵闷,骚的断裂声响起,门里头立即传出一阵惊恐的叫声:“老爷——不好了!仇家找上门了!”

  司徒元未理会门内的人如何,抬脚把门扉用力蹿开!

  车夫当场被司徒元吓得屁滚尿流,银子都不要了脑子里只想着逃命为紧!

  可其实司徒元是为了向司徒恭贺要钱给车费才出此举动!

  车夫驾马立即扬长离去,由于他神色惊慌,不小心让车子把白妙的衣裳‘带走’了一片!这一声惊人的巨响,让蓝花音乍舌惊呼:“小云!”

  白妙被蓝花音这一声刺耳的尖叫,把她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睁开眼四周景物朦胧且天旋地转!

  原以为自己还在马车上,待视线清晰之后才发现她竟然站在司徒府门前!旋即大惊失声喊道:“啊——司徒府!”

  话刚喊完,司徒府的大红门“吱吖——”再度打开,十来个家丁拿着红色木棍匆忙从门里走出,接着是一个样似头目的老大伯走到司徒元面前。

  白妙乍看如此阵势跟那武松上山打虎那唱戏的很像!

  “……”老大伯看到司徒元的脸后觉得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想,以至一时忘记了要说什么。

  司徒元盯着走出来的一行人,目光最后落在老管家的脸上,思索了良久,面无表情道:“张伯,帮我安排两间厢房,另外派人把白妙小姐送回白府去。”

  原来老管家叫张伯,听到司徒元叫他,便眯起老眼仔细审视了司徒元一翻……

  随即神色蓦然震惊,激动的握住司徒元的手,老泪纵横道:“哎呀——黑子,你终于回来了?!”

  “你叫我谁?”司徒元脸色阴沉,心想张伯年纪大了,这管家该换了!

  白妙听到司徒元说要把她送回白府,那岂不是让她一直以来的努力付诸东流!?

  怎能让他得逞,想着顾不上自己头晕眼花,连滚带爬到司徒元身边,两爪揪紧他的裤腰带,脸色苍白道:“司徒元,你别想把我送回家,这辈子我跟定你了!我是认真的……头好晕……”

  话刚说到这,因为行动过于激动,又晕了过去。晕归晕,爪子竟然还把别人的裤腰带抓得老紧!

  蓝花音和邵云天看到白妙再度晕倒,便冲了上去把她扶起,邵云天一边帮忙扳开白妙的留在司徒元身上的魔爪!

  张伯听到白妙提到司徒元,倏然大惊回神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通知老爷,少爷和少夫人回……咿——噫……啊——少爷饶命!”

  司徒元听到张伯提到少夫人三个字,便情绪翻江倒海,闪手长枪指到了他眼前,吓得他两腿发软跌坐地上,一旁的家丁被吓得直哆嗦,不知如何是好。

  “我不承认白妙这个女人,以后不许再提那件事!否则我杀了你们……”司徒元虽这么说,但他只是想吓吓张伯罢了。

  但在张伯和家丁看来,眼前的司徒元仿如恶鬼,吓得频频点头:“是、是——小的知错了!少爷息怒!”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