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封印卷轴

更新时间:2018-05-23 17:32:38 作者:晕兮 字数:2130

司徒元含泪不从道:“不……你是我的师父,我怎可丢下你不管,要走我带上你一起走!”

  “十六说的是,我们根本不可能丢下你不管!你是师父,如今你身受重伤,得赶紧下山治疗。”邵云天归接着司徒元话后说道。

  方丈听完两人的话后,气语深长劝道:“……唉……我……已命不久矣……即便你们带我离开这……恐怕掌不过半天……我注定……命有此劫……也罢……”

  说到这,他突然想起很重要的事,着急道:“十六,你靠近点……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幸好他们回来,他竟然疏忽了如此重要之事。

  司徒元把耳朵靠近,随即听到师父悄声说道:“……十六……听完我说的话后……你……赶紧到……高塔中层西边……墙上,找到那块隐秘的空砖……那放着……封印佛舍利的咒文……你找到后……便赶紧离开!

  不要让东西……落到恶人手里……否则十三州……将会面临巨大的灾难……听明白了吗……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你赶紧去找……别管我……”

  他认为这样,终算可以安心的去了。

  邵云天并不知道方丈跟司徒元说了什么,只是看到他不时点头……随即便看到被扔在一旁的白妙有所动静,看来她醒了!

  晕睡中的白妙感觉到一股浓郁的焦味刺入鼻腔,逼着她清醒过来!

  睁开眼时,视线里一片狼藉,烟雾笼罩不知此时她身在何方,以为被司徒元“抛尸”了,惊得倏然起身惊吼道:“司徒元,你个王八蛋!竟然把我抛弃了!啊——我做鬼也不放……”

  旋即感觉到头顶被谁用铁棒狠敲了下,顿时起了个大包,连忙伸手把包捂住,眼角含泪转身望去——是司徒元,他旁边似还有谁……

  侧头望去吓得她随即又一阵惊叫:“啊——这是怎么会事?这浑身血肉模糊的人怎么看那么像方丈!”

  司徒元听到白妙那一惊一乍的叫声,不耐烦的凶道:“你给我闭嘴!给我安静点!再吵我杀了你!”

  这话一出,不仅吓得邵云天和蓝花音本能反应的去阻止,甚至连已奄奄一息的方丈都激动得劝阻道:“十六……莫杀生!那是白姑娘吧?她脾气本来就古灵精怪……你不要怪她!”

  他这可是使竭尽最后的力气,把话算是说顺畅啦。

  白妙第一次看到司徒元如此凶恶的表情,吓得脸色苍白立即爬到蓝花音身后躲了起来!

  又不是想她叫,只是眼前的局面让她真的很惊悚才失控尖叫!

  虽说她的灵魂是男人,但她从前一直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和平年代,对这种超出她接受范围内的恐怖场面,放谁过来都是一样的结果!

  只是她这种心里,司徒元看来是不会懂的,毕竟是不同世界的人!

  ……之后没过多久,方丈便圆寂了!

  司徒元满心伤痛的抱起方丈那已经枯萎的遗体下山,邵云天带着白妙和蓝花音紧随其后……

  司徒元和邵云天找来干柴堆叠成架,将方丈的尸体放置好后便浇洒满灯油将他火化……

  事后将方丈的骨灰收集好,司徒元把骨灰交给邵云天,让他们到蓝花音原来的住处等候,他一人返回寺里取东西……

  司徒元再度返回寺中,施展轻功跳跃到高塔中层,摸索了许久后找到那块隐秘的空心石砖,随即用力掰开砖身,一个约食指长的精小上古卷轴露现,司徒元断定这便是方丈所说的封印咒文,于是便下山与邵云天汇合。

  司徒元回到蓝花音的住处,三人已在那等候多时,由于天色已黑不得不在那暂住一宿。

  整个瑶碧入夜后寂静一片,晚风此起彼伏的吹拂而来,扫过门窗时发时呼啸的声音,犹如鬼怪将要出没的感觉。

  即便距离白龙寺已远,但吹来的夜风中仍夹带着焦炭和淡淡的腐烂味,令人有些脑缺氧反胃的不适之感。

  邵云天和司徒坐在白妙的隔壁房间里,小声的不知在聊着些何?

  她试着把耳朵贴紧墙面看能否听清楚点,结果还是徒劳。

  蓝花音去个洗澡还真久,让白妙无聊得很,于是她便大摇大摆的走进司徒元所在的房间里。

  她才推门进房,房里便停止了谈话,只见邵云天两人不解的看向她。

  白妙若无其事的在司徒元身边坐下,然后瞧了瞧两人困惑的表情,有些不自在的给自己倒了杯水,打哈哈道:“你们继续聊,我做陪听……”

  司徒元不悦的瞪了白妙一眼警告道:“你若捣乱,我就把你抛尸瑶碧荒野。”这话当然是吓唬她而已。

  白妙未料到司徒元把话说得如此之狠,为了保命她不得不从。

  邵云天看着两人无奈的叹了口气,神色又恢复严肃,继续刚才的话题道:“明日一早,便离开瑶碧,如今我明敌暗,行事得小心谨慎!十六,你打算如何安置师父的骨灰?”

  他曾想过把骨灰埋在瑶碧,但想到事件也许不可能那么快平息,便只好作罢,听听司徒元的想法。

  “骨灰带上便好,等事件稳定之后再做安置也不迟。”司徒元暂时未想过要如何处理,便只好保持原样。

  白妙听到司徒元和邵云天提到骨灰,背脊便不禁感到有寒袭来!

  哪有带着死人的骨灰到处跑的,万一深夜的时候那鬼魂出来索命怎么办?

  而且那骨灰是方丈他老人家的,他可是惨死的啊,怨气一定很重,光是想就觉得这屋里阴气重!

  想到这,白妙身体失控的打了个哆嗦!

  邵云天闻言颔首表示赞同,旋即又想到方丈圆寂前跟司徒元说的悄悄话,便好奇道:“十六,师父圆寂前跟你说了什么?若是不方便说也无妨。”

  即便他很想知道,唉……看来师父最信任的还是十六,不知他生前是否知道十方背叛的事?

  司徒元听完,从胸兜里掏出一个灰黄的小卷轴,直接放到邵云天的前面,他惊讶了下旋即拿起顺手打开来看……

  白妙见状好奇的凑过去看,结果她把卷轴上的字横竖看了几遍……心里不禁犯愁。

  不是说她没文化不识字,那卷轴上写的对她来说简直就是火星文,跟那骨甲文有得拼!

  但她顾及到面子又不好意思问,只好又假装若无其事的坐回原位。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