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风中残烛

更新时间:2018-05-23 17:32:24 作者:晕兮 字数:2124

白妙头靠在蓝花音的肩膀上,眼前仍是天旋地震,还未从恶耗中摆脱出来,嘴里痛苦的嘀咕道:“小花,如果我现在能晕过去就好了,我好辛苦……啊——”

  她话才说完便被司徒元一掌劈晕了过去,她总算解脱了!

  司徒元之所以劈她,是因为她说话的声音太恐怖了,再加上这里是祠堂,那种阴森的感觉更加强烈。

  他不是怕鬼之类的,只是听起来很不舒服!

  蓝花音看着司徒元那闪手劈晕白妙的过程,真让她叫绝!

  邵云天为此哭笑不得!

  夜渐渐深去,祠堂后不时传来夜鸟“咘咕”的叫声,显得四周格外寂静。

  蓝花音已忍不住犯睏,不久便沉沉睡去。

  邵云天大约守到了午夜时分,司徒元便与他交,班看守让他休息……

  就这样一直熬到了天亮,司徒元才得以休息,可心里却无法平静,如今白龙寺的情况尚未能清楚,光是想着就恨不得立即就到白龙寺。

  白妙似乎晕睡了一夜,早上起来感觉好了许多,可是一看到马车她就情不自禁的又开始晕旋……

  蓝花音担心的上前扶她上车,人到齐后,马车便再度启程。

  车箱内,白妙再度痛苦的挂在窗上,两腮鼓鼓,似就快要吐了,可她昨天都没吃什么东西,现在只能干呕,这无疑对她来说是雪上加霜!

  旋即她灵光一闪,连忙转身爬到司徒元面前,小脸扭曲着对他说:“小元……再让我晕过去一次吧……唔……要不然我……呕……”

  说着又一声干呕!

  司徒元听到白妙的声音在耳边响声,睁开眼感觉她似乎要吐在他身上,未听清楚她说什么,便又一掌把她劈晕了过去!

  白妙立即翻着死鱼眼晕倒躺在地板上!

  蓝花音见状赶紧把白妙拖回自己身边,然后把她放躺好,看着她一脸“死不冥目”的样子,只好用手帮她把眼皮合上。

  马车行经大约数时辰,便看到瑶碧镇的界碑,于是便停车告诉他们瑶碧到了,前方危险只能送他们到此。

  下车时蓝花音从白妙兜里找出散银付给车夫,车夫接过钱后便快马加鞭离去,瑶碧对他来说无疑是要命之地。

  蓝花音扶着白妙总觉得力不从心,邵云天看着她一额大汗,主动帮忙道:“蓝姑娘,你人也没什么力气,让我帮你吧。”

  说着伸出手欲要接过白妙。

  结果她却吃醋的吼道:“该负责小云的应该是十六哥,因为是他打晕小云的!邵大哥你别帮他,况且小云是他未过门的夫人。”

  司徒元最痛恨的事实就是白妙是他的未婚妻!

  听到蓝花音这么说,气结的二话不说把白妙抢过扛到肩膀上!

  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当——这当然是指打晕白妙的事!

  蓝花音看着司徒元扛住白妙,此时在心里得逞的偷笑。

  终于走到瑶碧山脚,这一路上静得令人可怕,连鸟叫声都没有!

  凉风阵阵吹来,一股焦炭味隐约袭入嗅觉内,这味道让司徒元和邵云惊得本能仰头看向白龙寺。

  只见瑶碧山上的寺庙此时白烟滚滚,远观若隐若现的可以看到围墙有被毁坏与薰黑的迹象……

  顿时司徒元想到什么,扛着白妙施展轻功朝白龙寺跃去。

  邵云天见状,征得蓝花音的同意便揽着她的细腰随即轻功紧随其后,邵云天大概猜到司徒元在担心什么,因为他也在担心着同样的事情。

  曾经那香火旺得似着火的白龙寺,如今已变成了废墟!

  被烧得焦黑的围墙,倒塌的建筑,那座曾经收藏秘宝的高塔此时已被烧得仅剩空壳。

  几处仍有火苗,烟雾弥漫让视线朦胧不清,此时白龙寺的上空浓烟仍在盘旋不散……

  司徒元扛着白妙迈入寺院,四处是被烧焦的尸骸令人触目惊心!

  那些都是他往日的师兄弟,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为何那些人能做得狠毒!

  旋即又想到了方丈,不知他如今如何?又或许他已经……想着他便心痛且愤恨的握紧拳头,令指甲深深的钳入掌心皮肉里。

  这时邵云天和蓝花音亦抵达白龙寺,看到寺的瞬间令二人震惊得脑袋一片空白,此般局面令他们胆战心惊!才事隔一个月不到,怎么会……成这样……

  正当他们陷入惊愕之际,烟雾里闪过一个黑影眨眼便袭向司徒元!

  司徒元本能长枪一横将偷袭者的招式隔挡下来,旋即用内力将他震弹开,令其狠狠撞到一边坍塌了的房屋墙上,接着耳朵清楚的听到偷袭者吐血的声音。

  司徒元闪身靠近将枪锐指在他眼前,正要开口审问他,定眼才发现是方丈,顿时令他震惊得头皮发麻。

  旋即收回长枪……心里难以接受:怎么会这样——自己竟然伤了师父!

  此时方丈狼狈不堪,浑身是血,袈裟长袍已破烂得找不回原来形状,清晰可见的伤口令人触目惊心,烧焦的地方皮肉还长了大大小小的水泡,脚上的破烂的草鞋已仅剩一只!

  当他抬头时,司徒元才发现他左边的眼珠已……心痛得喉咙哽咽唤道:“师父……”

  旋即跪在他面前,将白妙放到地上,伸手颤抖着去握住他的那长满茧如今布满伤痕的手!

  邵云天听到司徒元唤师父,便带着蓝花音闪身上前……

  虽他早有预料,可没想到方丈的伤势情况超出了他的想像。

  想着他这个八旬老人顶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撑到了现在……加上刚才司徒元那一击,恐怕他已……

  蓝花音难过的转身忍痛闭上眼落泪,这是她生平第一次看到如此血腥恐怖的场面,且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

  方丈是如此和蔼慈祥的老爷爷,为何老天却如此待薄他!

  方丈似听到司徒元的呼唤,用力睁开沉重的眼皮,虽然视线早已模糊不清,但那熟悉的身影还有那气息他还是记得清楚的……

  如今的白龙寺已化为乌有,他也到了风中残烛之时,没想到了他这一代竟然遭到了毁灭!

  或许也是件好事……

  旋即又想到理应带着佛舍利逃亡的司徒元四人,为何折返?想着便激动的开口劝道:“十六,你们为何折返?……这里很危险!别管我……快点带着……蓝姑娘她们离……开瑶碧远走……高飞!”

  此时他已虚弱得说话上气不接下气。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