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晕马车

更新时间:2018-05-23 17:31:23 作者:晕兮 字数:2064

“十六,你确定这趟船是在瑶碧临镇停靠?”邵云天想起昨晚司徒元为尽早赶回寺,连夜到渡口打听,然他回来之时,自己却睡着了。

  司徒元颔首默认,此时他正坐在靠窗边的长櫈上,仰望着江河尽头,似等待着那轮东升的旭日。

  白妙没想到司徒元也会露出那种怅惘的样子,想必白龙寺的事让他寝食不安,像这种时候她就不去惹他了,以免火上烧油。

  不过她倒很想知道白龙寺的秘密,于是一脸神经兮兮的坐到邵云天身边,用手肘戳了他两下问道:“邵云天,我问你啊,那白龙寺到底怎么了?”

  蓝花音看着白妙神神秘秘的凑近邵云天,耳朵似乎听到她在问白龙寺的事,便趁机坐到邵云天身边,摆出一脸“我也想知道”的表情,等待着邵云天回答。

  邵云天看着她俩,心想事到如今,也该让她们了解自身处境,于是压低声音道:

  “大约在早春之时一日的四更左右,白龙寺高塔顶层出现异常,从那天起方丈便预测到将有一场浩劫发生。

  之后举行的比武切磋原因是为了试探如今江湖中的武林人士的武功高低,结果却被敌人反试!

  之前遇到的那神秘高手,大概就是敌人用来试探白龙寺院的实力……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猜测。

  比武结束后,又遭遇刺客潜入寺中,他们虽被捉盗窃未遂,却从他们口中得知他们的幕后黑手将要伸向白龙寺,方丈才逼不得已将高塔的秘宝取出,交给我们带离出寺……

  我们和九乐他们各分两路,方丈已想方设法确保万无一失,岂料日防夜防,家贼难防,然而十方却是内鬼,潜伏在九弥身边……

  虽然秘密被带离白龙寺,但寺内尚有不少上层武功秘笈,想必这也是敌人掠夺灭寺的理由之一吧。”

  说到这,他发现司徒元正看向他们这边,便没再说下去。

  白妙正听出津津有味,邵云天却没了下文,旋即回神好奇问道:“你们带的是什么秘宝?很值钱吗?能不能给我瞧瞧?”

  说着满怀期待眼冒晶光。

  邵云天看向司徒元用视线询问着能否告诉她们?

  司徒元感应到邵云天的疑问,无所谓的把视线又移向船窗外的天空。邵云天叹了口气,接着道:

  “如果说用钱来衡量它,那它是用钱买不到的无价之宝。世间独一无二的宝物,它具体出自何处,大概只有方丈清楚!

  你想看的话现在还不是时候,等过段日子事情平静些,再问十六给你看吧,东西在他那里。”

  白妙听完扫兴的盯着司徒元,审视着他身上哪块地上凸起,那个肯定是那块秘宝!

  司徒元似感觉到白妙强烈的视线,一脸杀气的瞪向她,吓得她连忙移开视线。

  可恶……这男人脾气真是坏透了,亏他还是出过家的人。

  一路上风平浪静,上下船的人并不多,船舱里人数寥寥无几,不知该庆幸还是另有隐情?

  白妙这些天亦算安份,除了睡姿跟那起来的姿势还是那么的“销魂”之外,总的来说比平常要正常点!

  旁人看着她肆无忌惮的举行一脸惊愕,看她人长得挺漂亮,没想到中看不中用!

  唉……虽然船舱里男人不多,本来初见她时挺多遐想的,但看到她那德性都幻灭了!

  帆船终于驶到了瑶碧的临镇——傲龙湾。看着前方江河顺着山势弯曲转折,依照路程来算,大概走陆地还须二日。

  这一路上当然是租个马车比较便宜舒服,顾及到有两个姑娘。

  说实话,看那十三州的马还真不能给两个人骑上去,绝对会把马压垮的!

  所以骡子根本是被压垮后产下的马种,当然这只是白妙的个人推算!

  其实十三州的马能给三个人骑上去——只是白妙她不知道罢了!

  马车行走在那凹凸不平的岩石道上,一路颠簸,致使白妙被摇得像吃了五石散似的,整个人摇晃得厉害,眼前司徒元都变成了三四个!

  幸好她绑的是马尾,要不然像在白府时挽髻插花之类的,早就成疯婆子了!

  蓝花音看着白妙脸色苍白,就快要翻白眼似的,忍不住担忧问道:“小云,你脸色发青,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白妙一手吊挂在车窗上,一手掌着车箱底板,眼睛此时已经被晃得往上吊了!

  这模样不比之前去司徒家那保镖大叔架马车送她去坐船时差,连司徒元看了都被她的模样都吓得一额汗。

  随即听到她虚弱的说:“我……我晕车……好想吐……这车晃得实在太给力了……我承受不住了……唔……呕——呕……”

  说着立即起身把头伸出车窗吐了起来!

  真是活受罪,想到还有一天半的路,她就有种不想活的冲动了,好生折磨!

  白妙这一吐别说是人无法忍受,连那匹拉车的马都没食欲了!

  光是听到她的呕吐声就已情不禁的犯胃冲动了!

  马车行驶了大约大半天,太阳眼看就要下山,车夫便提义在前面的村口休息,明日再赶路,夜里黑路不好走容易翻车,邵云天看着白妙被折磨了一天便答应了。

  马车驶到村口征得村长同意还让他们在村里的祠堂内休息,并送来炭火和被单。

  看他们的方向猜到应该是去瑶碧,于是忍不住劝阻道:“我说小哥,你们是要去瑶碧镇吗?

  那里现在风头火势,去了只会丧命呀!

  幸好咱们村离瑶碧远,若不然定跟着遭殃!我劝你们还是别去了。如果你们要经过瑶碧,可以绕别的远路去。千万别从瑶碧经过。”

  他是一个中年为人朴实善良热心男人。

  邵云天听闻村长的劝言由衷感激道:“谢谢村长的好心提醒,我们会绕路走的。”

  白妙听完若有所思的看向邵云天,然后又看向司徒元,此时他竟然旁若无人的闭目养神,这家伙出家太久未免定力过剩了。

  “嗯,不用谢,天色已不早我也得回去了,你们注意别着凉,这祠堂里挺安全的,安心歇息吧。”

  村长说完便离去。马夫此时守在祠堂门口,大概今晚他会睡在马车里。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