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疯婆子

更新时间:2018-05-23 17:30:51 作者:晕兮 字数:2173

邵云天听着司徒元严肃的话语,立即转身紧张应道:“遵命。”

  这男人真可怕,虽说他俩之间武功不相上下,但十六却给人强大的压迫感,让人不得不从。

  司徒元把一直窝在他怀里的丫环推开,让她坐到一边,严肃问道:“我问你,你们府上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事?”

  丫环看着司徒元一脸凶恶的脸色非但不怕,反而更加亢奋回道:“有!就是你来把我劫走!”

  司徒元和邵云天闻言不约而同认为这个丫环脑子坏了!邵云天随即问道:“你们府上今天真安静,是因为县官大人出远门了吗?”

  丫环闻言突然恢复正常,一脸恍然大悟对司徒元道:“啊,你们找曹大人啊,他昨天早上出去之后就没有回来过,大概是有公事出远门了吧。”

  旋即又变回一脸花痴相。

  司徒元听完丫环的话毫不留情一掌把她给劈晕,随即起身对邵云天淡定说道:“先回去。”说完闪身消伯。

  邵云天错愕的看了眼晕倒在地上一脸“含笑而终”丫环……没想到司徒元还俗后憋屈已久的恶性爆发了……

  白妙不知睡了多久,便被蓝花音摇醒,说司徒元他们回来了!

  惊得她倏然翻身坐起,便看到桌前悠哉喝茶的邵云天和司徒元。

  然后狗脚的坐到司徒元身边,不时瞄瞄他,一脸想问又不敢问的模样,邵云天坐一边等看好戏上演。

  司徒元原想把白妙当空气,岂料她竟然一直那样若有似无的瞟他,惹得他心里毛毛的,不烦恼道:“把眼睛闭上,坐远点。”

  “嘻嘻——小元,你终于肯理我了,你们今天去干嘛了?”白妙听到司徒元终于理她了,故作小鸟依人的模样,手提起茶壶给他倒满杯,随即放下。

  司徒元酷酷的吐出五个字:“跟你没关系。”随手把白妙倒满的茶水挪开,拿起另一个茶杯自个重新倒过杯茶水喝。

  白妙看着司徒元不领情,便做出撒娇的模样,嘟嘴道:“小元好狡猾哦,竟然不告诉人家,好歹我们夫妻一……啊——啊——别杀我——大侠饶命,小的知错了——小的知错了……”

  就在她大言不惭之际,立即被司徒元的长枪尖指到眼珠前,吓得她脸色铁青,叫得跟杀猪似的跪地求饶。

  “十六,不可杀生——冷静冷静!”

  邵云天看到白妙又开始发作,再瞄向司徒元那掐着长枪柄上已乏青白的手指关节,幸好在他动作前一刻立即上前抱住他制止!

  这一场面把坐在窗边长椅上的蓝花音已吓得脸色煞白动作僵化,心里不禁白妙捏了把汗,若是她再有下次司徒元肯定一枪把她戳死!

  司徒元浑身杀气腾腾,视线像刀尖似的刺在白妙身上,眼下她跪地求饶的模样还是第一次看到,真搞不懂这疯女人到底想什么,每次不知死活惹毛他,然后又装死,想着便觉得哭笑不得。

  清水镇即将进入秋祭会,街上便见四处挂满了红灯笼,几乎所有的店家门口都有鞭炮燃放过后的痕迹,铺得满地通红,空气里白烟弥漫,充斥着稍微呛鼻的硫磺味。

  街上人多得水泄不通。白妙和蓝花音按捺不住寂寞,嚷吵着要上街凑热闹,邵云天和司徒元不得不陪同外出。

  挤出人群后来到一处类似舞台的地方,那里站着正在排练的姑娘,穿得花枝招展,艳丽四射,看得白妙鼻孔瞬时扩大如牛喷气!

  感叹十三州的美人真多!

  随即又看那舞台两端的高台上有两个长得像仙女般飘逸的美人,白妙亢奋的面红耳赤,激动的感叹道:“啊,出来透透气果然是对的,美人真多,激动死我了!啊——美人,,,”

  说着失控的朝舞台奔去,惊得蓝花音不知所措的追上,司徒元和邵云天还不知道白妙现在是怎么的一回事,慢悠悠的跟着走上了舞台。

  正在排练中的姑娘看到白妙突然奔上台,看着她一脸兴奋的模样,其中一个困惑问道:“请问有事吗?”眼下白妙的行为已造成了众人的困扰。

  “有呀有呀!妹子,可以告诉我你芳名吗?”白妙此时看到美人已经把所有的事情给忘记了,鼻孔扩大不停喷气,两手执住美人的手亢奋不已。

  美人姑娘看着白妙一脸奇葩的模样,害怕反问道:“这位姑娘你想要做什么?”

  是她错觉得吗?为什么眼前这么漂亮的小姑娘给她感觉像是一个变态的怪大叔!

  “……十六,你不去阻止她吗?”邵云天指着像发情的牛似的白妙,小心翼翼的瞄着司徒元的脸色——好可怕。

  蓝花音被白妙异常的行为,让她感觉很尴尬……

  刚想到这,便看到司徒元拿枪柄用力一戳把白妙定在地上,神色凶煞俯视着她,警告道:“你若再惹麻烦,我让你去见佛祖!”

  被戳失重倒地的白妙视线上方司徒元那张活似厉鬼的脸,吓得语无伦次道:“小的知错了——别杀我!请饶小的一条狗命……”

  蓝花音闻言无语,白妙求饶的话又下降了一个层次,这次狗命都现来了!

  司徒元冷哼笑道:“呵呵——姑且留下你的狗命!今天出门到此为止,回去。”

  蓝花音和邵云天闻言,跟随在司徒元身后,看着可怜兮兮的白妙被拽着衣领拖着走,心里为她默哀,谁让她屡教不改才会有这种下场!

  回到客栈,司徒元便听到七嘴八舌的人此时正聊着他想知道的事,随便挑了个空位坐下,耳朵窃听着旁人的谈话……

  “……那个瑶碧山上的白龙寺不是很厉害吗?怎么可能会被灭寺啦?!你胡说八道吧!?”某人不相信大声嚷道。

  “我没胡说!这消息千真万确!具体被灭门理由我不知道,但在事发前些天,前往瑶碧渡口的船宣布停止发船……

  虽然白龙寺高手如云,但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我也有亲戚在白龙寺学武……不幸曹灭寺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我怎也接受不来……”

  听这位男子激动的语气似乎是他拉开的话题。

  白妙听着旁人的激烈议论,大概猜到司徒元坐在这里的用意。

  照这些人所言,串连这些日子他们所做的事便得到了解释。白龙寺遭灭门,那事件就大条了……

  她才发现自已在劫难逃,危机四伏。看向司徒元,他咬牙握紧拳头,肯定很想回寺帮忙!可他到底为什么不能回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