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打探消息

更新时间:2018-05-23 17:17:44 作者:晕兮 字数:2058

梁三博见元宝大惊失色,屁股似被蛇咬到般跳起,伸手欲抢却被司徒元一手拎住他的衣领,鼻血流了一嘴都是。

  嚷叫着:“把元宝还给我!把元宝还给我!那是我刚才领的!”

  此时他心里大喊惨了!

  “哼——现在是我的了!”白妙一手爪一定银子拽道,拿着银子心里已乐得忘记司徒元刚才对她做过何事!

  蓝花音看到白妙手里的两定大元宝,惊叹道:“小云,今晚我们不用睡大街吃馒头了!”

  邵云天俯身站在梁三博面前,这小子胆子真大,竟敢去举报他们,故作凶恶道:“官兵和你都说了什么?”

  梁三博被邵云天突如其来的大脸受了点惊吓,旋即回神道:“我说何不重要,反正都已过去!把银子还给我!”

  反正这两个大男人中看不中用,没必要害怕!

  “说还是不说!”司徒元浑身似散发着邪气的寒体,让梁三博冷得瑟瑟发抖,害怕道:

  “他们说司徒元是官府要犯,举报赏银二百两!官差大哥就跟我说了这些。”

  邵云天闻言神色凝重道:“看来此事与官府有关!十六,咱们今后恐怕不能再如此大摇大摆露面。”

  “嗯。”司徒元赞同的应了声,他万万没想到,十方竟与官府勾结对付白龙寺,不知寺里情况如何?方丈和九弥他们是否安全?

  “……你们到底是何来头?”梁三博倏然反应过来,能当上官府要犯定非等闲之辈。

  “我们何来头跟你无关!”白妙没好气的回了梁三博一句!

  此时心中对司徒元为何成为官府要犯很不解!他到底做了什么?

  司徒元原本已够阴郁的脸色,此时已漆黑一团!

  邵云天的脸色亦极差,据眼下看来,他们的敌人是官府?九弥那边十方是否已得手?若是如此,他们的处境相当危险!

  十方的武功他未见识过,但九弥和苍凌联手应该能压住他?邵云天想到这,问道:“十六,我们是否该折返回寺?”

  “不可!”司徒元闻言未多想便驳回,敌人的目标是佛舍利和龙吟神笈,既然宝物不在寺中,那寺里应该安全?!

  即便敌人袭击白龙寺,那方丈与师叔们亦能抵抗。应该无事……即便他如此推测,心中还是忐忑不安。

  白妙和蓝花音一脸茫然看着司徒元和邵云天二人神色凝重,知道是发生了大事,可到底是何等大事,她俩至今不知是何事,让她们毫无插话的余地!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邵云天向来没什么主见,此时他亦不知如何进行下一步。

  “找出十方的下落。”司徒元直接了当道,只要找出十方,一切就好办多了!

  跟官府对着干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搞不好还州官也参与此事,那他们的处境就危险了!

  邵云天闻言颔首赞同,旋即又皱眉道:“可这要从何下手?”

  司徒元细想,平日对十方几乎没聊过天,对他根本不了解,眼下唯一线索只有那通辑他的通辑榜。

  那么眼下得先找到谁派发的通辑榜,再从派发的人找到下令的人,下令的人一定知道很多事情!

  “那么今晚先去暗中打探一番。”

  司徒元脸色缓和了些,将手中的梁三博随便一扔,痛得梁三博在地上捂住屁股呀呀直叫。

  “你个挨千刀的家……”还未说完便被司徒元一记恶瞪把话咽回肚子里。

  今夜,月黑风高,城楼上火盘中的火几度险被被吹熄,士兵如树杆般站在城楼上守望,几个巡逻兵在墙楼来回游走。

  城楼下白妙四人……不对是五人,梁三博为了那两定银子死皮癞脸的跟着!

  司徒元给邵云天使了个眼神,便开始行为!

  邵云天闪手摘下一手树叶,用内力将树叶飞射到士兵身上,精准封住他们的活动穴位。

  司徒元跃身脚步快速往城墙上走,邵云天离开前,严肃叮嘱:“你们在此安静等候,我和十六很快便回来!千万别让人发现你们在这里!”

  看到蓝花音和白妙点头才放心离去,旋即又折回,点了梁三博的穴位,让他无法行为。

  这样就不会有何差池了,抑头已看不到司徒元的身影,立即闪身消灭在夜幕之中。

  眼下时至九月秋天,夜越深温度越低!

  白妙和蓝花音此时正躲在城墙外的树丛里,今晚风很大,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听得人心里发毛,墙头上的火光根本无法照亮环境。

  “喂——快解开我穴道!”梁三博嚷嚷道,再如此下去他就要成僵尸了!

  “小云,你听到有什么声音没?”蓝花音发睏的边打呵欠边问道;不知邵云天和司徒元什么时候回来?

  “你幻听吧!啊,咹,”白妙此时已睏得眼皮打架,打呵欠有样子依旧“销魂”!

  此时梁三博对白妙四人的初期美好印像在白妙一个呵欠后彻底粉碎。

  先是司徒元和邵云天,当初说是中看不中用,眼下是不仅很中看还超级中用,光是那身非凡的武艺,即便是男人的他都心动了。

  后是原来看来很娇小可爱迷人的两个美少女,眼下却是如此不堪……眼下世道都如此吗?

  司徒元和邵云天分头行事,城楼上的士兵被逐一点穴,邵云天揪住其中一个士兵问道:“是谁发的通辑榜?”

  兵士欲反抗才惊觉被封锁了穴位,侧视附近的同僚亦毫无反应,顿时令他浑身寒蝉,声音颤抖道:

  “我什么也不知道,谁发的通辑榜你要去问队长!队长在城东顶楼……我知道的就这么多,请不要杀我!我不过是混份差事糊口而已……请不要杀我!”

  “我们不杀人!”司徒元平静言道,然后与邵云天互看了一看,纵身施展轻功无声无息消失,士兵愣在原地良久,城楼此时静得只有风声,他们不在了?!旋即松了口气,总算得逃过了劫!

  城东顶楼此时莺歌燕舞,守城队长正与艺妓暧昧嬉戏。

  门外司徒元和邵云天悄然出现,听闻屋内令人面红耳赤的声调,令二人顿感不自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此时进去?还是等他们办完事再进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