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人生无处不作戏

更新时间:2018-05-23 17:17:15 作者:晕兮 字数:2087

“……”四人听完顿时陷入一片阴暗之中,没想到这梁公子如此博爱,敢情他一开始就打定注意了!

  白妙那翻话不料被店小二听得只字不漏,脸色阴郁警惕问道:“请问五位客官是打算吃霸王餐吗?”

  原来该端菜给他们的,如今听到那小姑娘那番话,他不想给了!

  “谁说的,这位梁公子钱多的是!”白妙看到小二那样,拍案怒道。

  小二不死心道:“那把银子拿出来看看!”

  “……”蓝花音有些尴尬的埋头继续喝茶,司徒元和邵云天则定坐位上,心里觉得好丢人。

  白妙鼻哼了下道:“只怕拿出来吓死你!三婆,把银子拿出来!”

  梁公子表情难堪的吞吐应道:“哦哦……”然后伸手进兜里开始摸索银子……

  小二回哼道:“是嘛?我倒想知道有多吓死我!”

  白妙看到小二如此瞧不起人,催促道:“快——把银子拿出来砸死他!”

  梁公子在兜里摸索了半天,有些迟疑的将钱拿出,轻颤把它放到桌面上……

  白妙乍看——竟然是一个烂铜板!

  四人顿时脸色阴郁,这是恶耗!坑人啊……看他穿得挺像有钱人的……他不是说自己有钱吗?

  想到这,白妙快手抓起铜板,朝小二脸上砸去,喊道:“快跑——”

  四人立即起身冲出客栈,一路狂奔到一条漆黑的巷子里。

  白妙喘息愤愤不平道:“那混蛋竟敢骗我!亏我演得那么卖力……结果竟然是个穷光蛋!”

  “小云,我被你吓死了!”蓝花音两手撑膝,低头喘气道。

  “我才被那混蛋吓死了呢!”白妙气结道。

  “你这叫偷鸡不成蚀把米!”邵云天倚靠在墙边,微喘说道。

  司徒元沉默不作发表,赖得理她。

  白妙不满回道:“什么?我也是为了你们才那样做的啊,只是没找对人而已!”真是好心没好报。

  “今晚我们要怎么办?”蓝花音有些难过问道,不会是要睡街头吧?

  “再找下一间客栈试试。”白妙依旧抱着一线希望提议。

  “还是别去了,在城里找找有没有寺庙,我们到那里借住一宿应该可以。”邵云天认真说道,让两个姑娘睡大街实在不妥。

  绕了城一圈才发现没有寺庙!

  如今已天黑,投宿客栈又怕住不起,身上的银子又不多,这可怎么办?“唉……”

  白妙垂头丧气的依靠到城墙上,抬头看着星空,悲哀今晚他们得睡街头了!真可怜……

  “今晚唯有委屈你们一下了,我们两个大男人倒无谓,明早再想想办法。”邵云天歉意的对蓝花音和白妙说道。

  蓝花音闻言连忙摇首回道:“这倒说不上委屈,我们如今是逃难又不是出来游山玩水享乐之类的,邵大哥你太客气了,而且是我们给你们添麻烦了才是……”

  “麻烦倒不麻烦,蓝姑娘言重了。”邵云天继续客气回道;

  白妙看不下去说道:“你们两个在这里客套什么?明天让小元带我们回家就是啦!”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之前是怎么到瑶碧山的?

  “……我不识路!”司徒元突然道出惊人之语,她就不能别喊那奇怪的称呼吗?况且他十年没回去了,哪还记得回家路!

  其余三人闻声惊呼:“什么?”

  白妙难以置信接着道:“你家不是经商的吗?我来的时候还是坐你家的邮轮来的!”

  “油轮是什么?”蓝花音好奇问道。

  “邮……”白妙吐了个字顿了下,惊觉自己又用错了词语,紧接着解释道:“邮轮就是大帆船!司徒家的比我们之前坐的那艘还要大!上面还有一个疯马头木雕牌!”

  司徒元闻言不禁吃惊,他十年未回家,没想到父亲的生意做得如此厉害!

  他是时候该回去看看了……只是现在不便回去,仔细思索回家的路,大概还记得吧……

  “十六,没想到你还是有钱家的大少爷!”邵云天看向司徒元笑嘻嘻调侃道。

  蓝花音忆起初遇白妙之时,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小云,你刚到瑶碧山的时候,身边不是跟有一个人吗?他去哪里了?”

  白妙闻言一愣旋即回神自己也有些惊讶道:“你不说我还忘记那保镖大叔了!

  他是司徒大叔安排护送我到白龙寺的,也许是任务完成后回去了吧!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保镖大叔可真厉害,司徒家的那艘船还是他做的船长,司徒家的人才真多!”

  蓝花音听完羡慕道:“小云,看来你找到了户好人家。”

  “那是,这些你是羡慕不来的,哈哈哈哈——”白妙听完嘚瑟的笑了声来。

  “我可没说要娶你!”司徒元冷酷的打破了白妙的美梦。

  白妙听完抓狂的站了起来,激动的指着司徒元吼道:“你真是太狠心了!你不娶我娶谁?”

  这臭和尚真是不给面子。

  “娶谁跟你无关。”司徒依旧冷漠回答,不过他真的不知会娶谁,但绝对不会是白妙!

  “呀——十六,白姑娘,你们别吵了,会影响到别人休息的……”邵云天站在一边感觉有些为难。

  “这里又没有人!?”白妙看了看空荡荡的四周,莫名问道。

  “城墙上方有士兵……”蓝花音手指着上方提醒道。

  白妙仰头看去——还真有人守在上面,随即摊手大方说道:“好吧,我不跟他一般见识!”

  邵云天闻言哭笑不得,这话应该是司徒元说的才对吧,真拿她没办法,司徒元此时已彻底无语!

  夜渐深,月往东移,星星逐渐稀疏,白妙与蓝花音早已挨靠在一起沉沉睡去,邵云天和司徒元轮流休息看守。

  漫漫长夜,晚风从四人身边轻拂扫过,扬气的发丝骚得白妙脸痒痒的,她下意识搔了下,随即嗒嗒嘴继续睡。

  司徒元斜睨了她一眼,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复杂之感,若是未来娶了她,日子一定很难过……

  次日清早,清爽的晨风徐徐吹拂,阳光直射在白妙的眼皮上,逼着她醒来。

  城门今日来往的人比昨日还多,门卫士兵不胜其烦的对质,甚至好几回动手打起人来,不禁引来阵阵骚乱。

  白妙见状不禁皱眉,世风日下,官兵明目张胆欺负老百姓,真是挨千刀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