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无法对你怜香惜玉

更新时间:2018-05-23 17:16:06 作者:晕兮 字数:2004

如此惨状吓愣了在场所有人,这男人到底有多不懂怜香惜玉?

  蓝花音看着都替白妙难过,换作是她早就哭了。

  邵云天睁开一只眼,看着眼前的情况摇首暗叹道:啧啧啧……真替她悲哀,看来司徒元真的很讨厌她!

  司徒元越敌人错愕之际,三两下便将他们打了个落花流水,揪住其中一个严肃问道:“你们是何人?”

  随手扯掉对方蒙面的三角巾。

  “我我我我们们只是收了别人的钱,替人办事而已。”被司徒元捉住的蒙面人被他的黑脸吓冷汗直流,语气吞气。

  “从实招来!”白妙突然蹲到司徒元身边无声说道,为此她汗颜。刚才被司徒那一甩,她当作是他救她的行为,所以并未因此生气——真是太单纯了。

  “说。”司徒元寒气逼人道。

  吓得蒙面人呜咽道:“他们昨晚去白龙寺办事,寺中有内鬼通风报信说秘宝被方丈让一个叫司徒元的弟子带走,于是他们便找我们追杀这个人,我们上船的时候听到那女人提到过司徒元这名字,我们就偷偷跟着你们……”

  这些都是他所知道的,至于对方去白龙寺办何事,他便不多清楚了,八成是跟抢劫有关。

  传闻白龙寺高手如云,敢打白龙寺主意的家伙绝非泛泛之辈!

  “……”知情的三人闻言欲言又止,被追杀的当事人司徒元微皱眉头,瞟了白妙一眼,心里决定以后都让她做哑巴!

  接着说道:“我便是司徒元。”

  蒙面人闻言顿时吓愣了过去,随即满额冷汗直流,为何他们不好好查过对方的背景才接受委托?

  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他们这下要完蛋了!没想到他们要追杀的对像武功如此厉害,委托人摆明是拿他们试探敌情,这太可恶了!

  “白龙寺的内鬼叫什么名字?”邵云天想起对方说的话,当时在场的除了他们四人便是九弥,十方还有苍凌。

  九弥绝对不可能,那可疑的人除了他和司徒元还有蓝花音绝对不可能,可疑的人便只剩下白妙,苍凌还有十方。

  白妙是司徒元的未婚妻,又不识武功,为人是有那么点……细想过后,觉得白妙亦不像是可疑之人,那么就剩下苍凌和十方两人了!

  但那两人跟在师父身边已十年有余,到底是谁?

  司徒元闻言眉头凝皱,心中想少跟邵云天差不多。随即便听到对方道出内奸的名字:“他叫十方。”

  司徒元四人万万没想到内奸竟然是十方!

  十方比他们年长,入寺时间亦的将近二十年,如此说来,他潜伏在白龙寺之时,极有可能已摸清白龙寺的底细,寻找着下手的时机,对于他的武功,他们至今未见识过!

  如今他埋伏在九弥和苍凌身边,只怕二人不是他的对手,只怕那书会落入他手里!

  想到这,邵云天不安道:“情事看来很不妙!”

  旋即叹了口气接着又道:“事到如今亦爱莫能助,但求佛祖保佑,让九弥和苍凌逃过一劫!”

  “但愿。”司徒元微垂眼眸,此时心中充满担忧,为九弥和苍凌祈祷着平安。

  白妙坐在司徒元身边,静静的听着他们的对方,如今事情发展得很激烈,那小和尚恐怕已大难临头。

  唉……真是人心险恶,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有些人啊,就是用尽手段,不惜潜伏数载来获取对方信任,从而达到目的,真替方丈老人家感到悲哀……

  “这些人要怎么处理?”蓝花音故意提醒问道。

  哼——她可是记仇的,刚刚那该死的大叔竟然乱碰她,绝不能轻饶。

  蒙面人闻言,吓得连忙求饶道:“大侠饶命啊,我们不过是混口饭吃!无心冒犯,大侠饶命……放过小的一条狗命吧……”

  几个大男人说着哭了起来。

  白妙张口无声不屑道:“刚才还那么嚣张,现在知道怕了!哼——叫你刚刚乱摸我!混蛋——去死,死干净点!”

  抬脚对着刚才那猥琐大叔一阵狂踢,以发泄心头之恨,蓝花音见状亦跟着蹿了起来。

  邵云天错愕的看着两个小姑娘对一个大男人拳打脚踢得鼻青脸肿,没想到蓝姑娘还有如此暴力一面,瞧她平时挺乖巧的……

  之后蒙面人被邵云天五花大绑丢船舱角落,打算上岸后交给官府处理。

  船在江上漂泊了将近四天,天空下起了暴雨,船只不得不放慢速度,甚至停止进前。

  风浪将船身剧烈摇曳,船舱内一片混乱,甲板上不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江水不时溅入船窗内,致使舱内地板积了一层薄水。

  白妙害怕的抓紧司徒元的衣袖,生怕若是有个万一翻船了,他便是她的救生圈!

  司徒元见状直接撕破衣袖,烂了那部分当送给她做护身符!

  白妙眨眼愣了下,旋即回神把手里的破布砸到他脸上,怒道:“你太没良心了!好歹我是你未婚妻,现在危险时刻你保护我是应该的!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司徒元扯开砸在脸上的布,目光斜睨着白妙,凭什么他非保护她不可?而且他根本没承认她!

  “喂……你干嘛色眯眯看着我!”白妙故意道,哼,气死你臭和尚!

  “不要脸”司徒元额爆青筋咬牙切齿吐出三个字,随即转身走开。

  邵云天看着眼前司徒元跟白妙斗嘴,这感觉真和谐有趣!

  蓝花音小心翼翼问道:“邵大哥……若是一会有危险,你会不会保护我?我不识水性……”

  他要是像司徒元那样的态度,她肯定伤心死心了。

  “会。”邵云天觉得有危险当然要舍身相救,为此他并未有何异样理解,这答案让蓝花音心花怒放。

  白妙听到蓝花音的话,随即从口中复杂问道:“小元,若是一会有危险,你会不会保护我?我不识水性……”

  “那你去死吧。”司徒元听到白妙又喊他“小元”心里一阵恶寒,一会有危险就让她沉下水底永不翻身好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