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生发神功!

更新时间:2018-05-23 17:11:22 作者:晕兮 字数:2036

白龙寺后院西厢,浓烟滚滚,火势汹涌,照亮了半边瑶碧山,火似与夜空相接泛上了火红。

  眼下整个西厢已陷入火场已无法挽救,所幸之是西厢属于独立建筑,未影响到其他地方,亦未有人员伤亡。

  白妙和蓝花音在和尚的护送下,移至安全的厢房休息,期间司徒元跟邵云天却未露面,听护送的和尚说,他们正与方丈商议大事。

  然而放火的人尚未捉到,却又听闻牢房的五个刺客被人救走,守牢大汉被残杀。

  次日清晨,天空下起了雨,西厢的火势因天助烧到傍晚才得以平熄。

  此间方丈下令将西厢封锁,并让部分弟子护送客人到瑶碧渡口乘船离去,然后白妙始终不愿意走,尽管和尚们说到磨破嘴皮,她依旧充耳不闻。

  禅房内,方丈眉须似一夜苍白了些多,眉头深琐,表情严肃的吩咐着接下来的事。

  “如今,高塔上的秘密已藏不住!为维护十三州江湖太平,为师今日必须将高塔所藏的邪物交给你们负责,找办法将其毁掉!十六,云天你二人一组,九弥,苍凌,十方你们三一组……”

  “是——师父!”众人异口同声回应,继续静听方丈接下去的安排:“你们为师随上高塔。”

  对方丈来说,跟着他身后的都是心腹弟子,又心知他们心术正义,所以才会放心将高塔秘宝交付予他们处理。

  以他们的目前的武功,江湖上来说,能匹敌的了了无几,这也是原因之一。

  方丈起身走到一边墙边,抽掌运气将墙壁左右推开,随着一阵轻微沙的石震落过后,墙脚下出现一道阴暗的石阶密道,方丈先行走下,弟子们紧随其后。

  拿出随身携带的火种点将搁置墙上的火把点燃,看着人都进来后,将原置火把的铁卡拧紧,墙壁无声的缓缓合上。

  方丈在前方引路,密道直通高塔底层,就在掩人耳目之下,登上塔顶。

  这是司徒元第一次登塔,塔内看似很普通,其实机关重重,让人防不胜防,即便是他恐怕也难逃其中陷阱。

  来到高塔顶上后,令他震惊不已,此处藏着各种上程武学秘笈,甚至还有传说中的秘宝!

  接下来方丈逐一将秘宝小心翼翼的取出,交到各组弟子负责人手中。

  “十六,云天,你二人负责佛舍利!”

  方丈边说边将一个精致的锦盒交放到他们手中,接着又道:“此物非凡夫俗子所能驾御,更不可让它落入心术不正之人手中,否则十三州将掀起腥风血雨!

  另外你们亦不可将它运作,若是不慎误启,你们便立即将它封印!你们明白了吗?”

  “弟子明白!”司徒元跟邵云天恭敬颔首回应,他们打从心底发誓不会违背师命,只是日后定数难算……

  方丈再坐跃身而起,坐天花板上取下了个锦盒,交到九弥手中,严肃叮嘱道:

  “九弥,苍凌,十方你们三人听好,这个是龙吟神笈,非正派武功秘笈,非凡人所有修练之武!此书禁止翻阅,若否,定死于非命,或是走火入魔爆命身亡。”

  此翻话语亦是在数代镇守高塔的方丈传言,即有此话必有此事,出家人不打狂语。

  “弟子谨记师父嘱咐。”九弥三人恭敬颔首。

  “十六,你将锦盒打开,记住佛舍利的模样,我之后会让人去铸造几个赝品给你。”

  司徒元听着方丈的指示将锦盒打开,盒内装的是一朵如婴孩拳头大小的金黄色不规则花状舍利子——果真很稀有!

  佛舍利据经书记载是由佛圆寂火化凝结,那么这颗佛舍利为是何时出现在白龙寺?跟白龙寺有何渊源?

  众人目光好奇的齐齐看向司徒元手中的佛舍利,原来长这模样。

  对比之下,常见的舍利子均为珠状,金黄色花状还是头一次看到,这更证明了它的稀有价值与非凡之处。

  方丈继续道:“佛舍利是在众舍利子中有极品,当然非凡人所有凝结之物,它是由佛所凝结,具有超乎想像的灵性。

  若心术不正之人持手,会被其吞食身心,灵魂永不超生……再来便是龙吟神笈,此书乃上古书籍,曾在五百多年前的江湖是无人不晓,人人都想争夺其为已有,因此此书沾了不少人的鲜血,积聚了为此书而死的人之怨气,最终变成了邪物!

  从此只要有人翻阅此书便会走火入魔爆毙命丧,或死于非命。白龙寺的先祖便将其书偷偷封藏,然后不久此书便在江湖上销声匿迹,直至今日亦无外人知晓此书的存在。”

  “那为何不将此书焚毁?”十方困惑问道,既然此书是已成邪物,何不将其毁掉?

  方丈深深叹了口气道:“此书焚不化,摧不毁!或许时机未到吧,如今你们要谨记为师的叮嘱,无论如何都要将此书藏好,不得泄露江湖之中!”

  “徒儿铭记心底。”九弥三人再度颔首应承,若不是师父有命,他们亦不想持带此书,心中对此书是敬而远之。

  “敌人这些天已有所行为,为师估计他们这两天会有所行动,你们今晚便趁夜悄然离开白龙寺!”方丈语重心长言道,希望一切都能平安渡过。

  “我们该去哪?”邵云天迷茫问道,上山习武近十年,如今让他离开白龙寺,他该何去何从?

  方丈平静看着司徒元跟邵云天,叹息道:“走得越远越好,若能隐匿江湖更好。

  另外,关于十六,为师今日必须让你还俗,百行以孝为先,你父母尚在,出家实乃是天大之不孝,且你尘缘未了,再来还俗有便你今后隐匿白龙寺弟子身份,你明白吗?”

  语气不容拒绝。

  方丈执起梳子为司徒元梳头束发,算是半个成人礼。

  礼毕,方丈放下梳子,郑重其事道:“十六,从今日起你重返世俗,日后有机会还要孝顺父母!”

  “是,师父。”司徒元乖顺应道,在白龙寺近十年,师父对他疼爱有加,不仅教他武艺识字,还教会了他许多做人的道理,尊师如父。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