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死里逃生

更新时间:2018-05-23 16:55:07 作者:晕兮 字数:2120

“方丈在给十六哥他们商议大事!等议完了肯定会来看你的。”蓝花音安慰道。

  不过她之前听邵云天说过,高塔除了方丈之外任何人禁止进入,昨晚却有刺客闯入,想必一定出了大事。

  宽阔禅房内,气氛凝重,方丈与事件相关的弟子们召开紧急会议。

  方丈对昨晚之事串连数月前,高塔顶发出的强光分析,并将高塔的秘密道出,众人才知事件的严重性。

  为此方丈召集众人,对高塔今后将会发生的种种情况做出预防计划。

  方丈之所以举办擂台比武,是为了找出那能无声无息登之高塔顶之人,他到底是如何将稀世佛舍利发动?其目的是为何?

  自从那天以后,方丈住入了高塔里,原有弟子提出塔外派人轮流驻守,方丈却说不必,此事只有当天会议里的人知晓。

  白龙寺地牢内,关押着事件当天的五个刺客,其中一个身重伤,已危在旦夕。其他四个手脚被扣在十字架上,被严行拷问中。

  “说,是谁派你们来的?再不说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一个脸色凶煞的俗家大汉手持羽毛,阴森森笑道。

  绑在横头第一个刺客有骨气道:“你即便是把我笑死,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哼!”

  “对!笑死我们也不会告诉你的!”另一个刺客怒吼道;

  大汉挑眉,露出猥琐的笑意道:“那既然如此,我可要使出绝招了!哼哼哼哼,”

  刺客听完背脊一凉,看着大汉的脸突然在眼前扭曲放大,心中掠过一丝不安。

  大汉凑近第二个刺客耳边,暧昧的小声道:“我要把你们后面的洞逐个开封……”

  说着伸手轻戳了下他的臀缝,舔了下他的脸,吓得他脸都绿了,冷汗直流。

  “你……你……你这个变态禽兽不如的东西……”被调戏的刺客吓得声音走调喝斥。

  临边的刺客看大汉的行为,亦被吓了一跳,大概猜得出他要做什么。

  接着另一个又道:“再过不久,我们家主人一定会再派人来的!高塔上的秘密我们家主人是要定了,到时候你们白龙寺等着被血洗吧!”

  大汉貌似听到了个天大的消息,虽未问出对方的来头,却听到对方还会再来,并扬言血洗白龙寺抢高塔秘定。

  听到这便够了,接下来他先去禀报方丈,再回来好好享受这四朵可爱的小花!

  禅房内,白妙因伤势所以能在白龙寺休养一段时间,可她养伤的这段时间,司徒元却没有来看过她一眼。

  蓝花音告诉她,司徒元是因为上次的事,所以一直没空,劝她安心养伤,等伤好了才能亲自去找司徒元。

  司徒元并非没空,只是他根本不想理会白妙,即使她上次帮过大忙,心里却依旧对她有所排斥。接到地牢送来的消息,白龙寺不久将有场血战,在此之前必须让她及早离开。

  他是言出必行,她在寺中养伤已有五天,推算下山那段路对她的伤口没什么影响,便让之前照顾她的小和尚通知她下山。

  白妙听到司徒元的逐客令,气得咬牙切齿,对着小和尚骂道:“司徒元那大混蛋!

  忘恩负义的家伙,气死我啦!哼——下山就下山!下了我还是会上来找你的!”

  于是白妙气鼓鼓的被蓝花音和小和尚护送下了山,下山不久,便听到蓝花音说白龙寺目前开始拒绝任何人上山,并让弟子封锁上山之路,甚至连送饭给邵云天都不允许!

  这让白妙困惑不解,白龙寺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以致要封寺拒客?上次的黑衣人到底是干什么来的?

  “小花,我们找个时机上山看看,如何?”白妙边照镜子看伤口,边提议道。

  眼看脖子上的伤口结跏已脱落,长出粉红的新肉,会不会留下疤痕呀?

  “怎么上去啊?上山的路都被弟子封锁住了!我们又不会武功!”蓝花音无奈又有些急躁道,她已经有四天没看到邵云天了!

  “我有办法!你把耳朵靠过来,我告诉你!”白妙转向蓝花音,招手示意她靠近,悄声对她说了些什么。

  随即蓝花音开心的颔首道:“的确是个好办法,嘿嘿!”

  翌日早上,蓝花音按白妙的办法,做了一些糕点,来到山脚给守路的和尚们送吃的。

  和尚们对蓝花音和白妙并无警戒之心,看到两个姑娘给他们送来慰劳食物,心中很是感谢!

  “蓝姑娘,郑姑娘你们真有心!特地给咱们送吃的,若不是现在是紧急关头,我都让你们上去找邵师兄他们了!”

  和尚们一边接过递来的茶水和糕点,将心中实话直说。

  蓝花音听到和尚这番话,心中又有些不忍,可是她现在真的很想见邵云天,就算现在是十万火急关头,她也想上去见他,即便是共患难又有何不可?

  白妙怕和尚有戒心,便拿起自己吃的那份吃了起来……

  约半个时辰后,和尚们突然觉得两眼皮突然很沉重,四脚朝天呼呼大睡了过去。

  白妙把手里的馒头一扔,悄悄的走到和尚身边,拍拍他们的脸唤道:“喂,师父们,喂,你们怎么了?醒醒哟……”

  试探了会,确定和尚们睡死过去,才兴高彩烈的起身,拉着蓝花音飞奔上山。

  才到白龙寺门口便被守门的和尚拦住,目光警惕且困惑问道:“蓝姑娘,为何你二人能上山来?山下发生了何事?”

  他直觉感觉到不妙。

  “那个……”蓝花音被守门的和尚一问心里有些心虚不知如何说好。

  白妙看到蓝花音吞吞吐吐,便立即抢说道:“我俩上山的时候一个人也没看到啊!我还以为你们今天可以上山了呢!”她说谎时连眼睛都不眨下。

  和尚仔细观察白妙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可他们根本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为何山脚下的师兄弟不见了人?难道说敌人已到?

  想到这他神色骤变,紧急道:“你俩赶紧进来,悟知过来下!”看到在门内打扫的和尚悟知急忙唤道;

  白妙和蓝花音看到能入寺,心喜的冲入寺内去寻找司徒。

  走进寺内,看着里头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不过能感受到寺中的空气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

  蓝花音一直担心着之前被他们迷晕在山脚的师父们,不知会不会因此闯下弥天大祸?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