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大劫将至,命运开启!

更新时间:2018-05-23 16:54:52 作者:晕兮 字数:2162

“高塔那有刺客……如今只有九弥一个人,你赶紧去找司徒元他们帮忙!快……”

  白妙上气不接下气催道,听到虚无提及自己的伤势,便伸手去轻触,才惊觉自己流了好多血,旋即鼻尖闻到阵阵腥甜的味道,致使她顿时头晕眼花……

  “郑姑娘——”虚无看到白妙摇摇欲坠,惊呼了声急忙上前扶住她。

  白妙此时已嘴唇泛白,语气虚弱急道:“你先别管我……赶紧去找司徒元……快……”说完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虚无见况有些不知所措,看到不远处有石桌,便抱她到石桌躺好,转身跑了几步回头看了一她,心想暂时应该没有什么大碍,而后匆忙离去。

  星空上微红的月亮被乌云半遮,地上被笼罩上一层诡异的幽光。

  树荫下的石桌上,白妙的血液沿着石桌边滴落,晚风吹过,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

  西厢禅房内,方丈正在闭目打坐,鼻尖意外嗅到腥甜之味,令他警惕睁眼起身,神色凝重走出禅房,顺着气味飘来的方向一路寻去……

  直到一棵大树前,只见石桌上躺有个人,眼下她已失血过多,情急之下快手封住她的穴位,此时她脉象薄弱,若再来晚一步,恐怕性命难保!

  虚无找到司徒元和邵云天将情况告知,随后二人带上七个弟子赶往九弥那。

  虚无想起白妙立即折返,却发现石桌上只剩下血迹,人失去了踪迹!或许是被其他师兄弟救走?

  事关重大,先找方丈。

  此时方丈正在禅房内为白妙包扎伤口,随后感觉到虚无匆忙走进房中,余光看了他一眼,问道:“发生了何事?”

  虚无惊讶发现白妙竟是被方丈所救,真是太好了!

  听闻方丈的问话,有些心慌道:“方才郑姑娘负伤前来通告弟子,后院树林深处的禅房有数名刺客出现,幸好有九弥在,才让郑姑娘有机会逃回来相告,现在十六师弟已带其他师兄弟前往……”

  “……该来的终于来了……唉……”

  方丈气语深长道,虚无有些莫名的等着他下文,可接下来再也没有听到他声音,只是静静的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给白妙疗伤,心中此时隐约感到一丝不安之感。

  月亮被乌云遮挡,大地似失去了最后一丝光芒。

  这种环境对身穿黑衣的刺客比较有利,因此九弥一对四感到有些吃不消,不知双方纠缠了多久,司徒元终于赶到了现场,弟子们手持火把,立即将刺客包围,邵云天趁机为九弥减轻负担。

  刺客见对方援兵赶到,心里顿时不安起来!

  司徒元未给他们回神的机会,迅速将四人打趴下地,让弟子们将他们五花大绑押回柴房关起,为防止他们逃跑,并给他们喂下软筋丸,使之期内失去功力。

  为制服刺客被折腾了一夜的九弥,此时才有空想起白妙:“郑姑娘没事吧?”

  方才她脖子被刺客划了一刀,不知严不严重?为此有些担心,毕竟是他保护不周。

  “为何突然提到郑姑娘?”邵云天有些不解,郑姑娘跟此事有关系吗?

  “不是郑姑娘通知你们前来吗?”九弥反问,这是怎么回事?

  “是虚无师兄告诉我们的。”其中一个弟子回道,或许是郑姑娘让虚无师兄来通知他们吧。

  “哦……可她受伤了……”九弥感觉有疲劳喃喃。

  邵云天听闻有些激动问道:“郑姑娘受伤了?这是怎么回事?”

  司徒元听到这话,心头顿时掠过一抹担忧——她没事吧?

  “……是我保护不周,她被刺客劫持割破了脖子……”

  九弥语气有些内疚道,听她当时的脚步跑得那么快,伤势应该没什么大碍?虚无应该找人给她包扎伤口了吧……

  “这个虚无师兄没跟我们提到过啊!”其中一个弟子语气有些推卸责任道。

  “或许当时情况紧急,才长话短说。”邵云天客观道,不过虚无师兄为人比较粗枝大叶,只是他在这件事上可有处理妥当?

  邵云天等人怀着种种疑虑来方丈禅房,一进房便看到长椅上,方丈正给昏迷中的白妙运气疗伤,当看到她衣裳上那片触目惊心的血迹,心里不禁为她捏了把汗。

  再看看身边的虚无,脸色微青,看来他真的未将事件处理妥当!

  众人安静的站在禅房等待,此时天上月亮已偏东,看着白妙发白的唇此时已逐渐恢复血色。

  方丈似有所感应,缓缓的将两掌回收合笼,然后将白妙平躺,走到众弟子面前,严肃道:“九弥,你将事情来龙去脉告诉为师。”

  “是,师父……”九弥一五一十把事件的经过与心中所想道出,且态度恭敬。

  方丈听完九弥的禀报,目光再转向虚无,有些微怒道:“虚无,因由你处事不当,疏忽郑姑娘伤势,为师现罚你闭门思过三天。”

  “弟子领命。”虚无恭敬俯首随即退出禅房。

  他心知自己差点让白妙丧命,然而方丈只是让他闭门思过三天……令他心中满是愧疚!唉……

  翌日清晨,蓝花音上山后便听到白妙受伤的消息,走进厢房便看到她左边肩膀上大片已干戈的血迹,顿时脑袋空白。

  这不才一晚上嘛,怎就变成了这样?“昨晚发生了何事?”

  身边那外负责照看白妙伤势的小和尚神色平静回道:“昨晚郑姑娘发现有黑衣人闯入高塔,虽九弥师兄当时也在场,却未能保护好郑姑娘,以至她身负重伤。

  事后经过方丈抢救,她的伤情已稳定。蓝姑娘既然你来了,就给郑姑娘替换干净的衣裳吧。我先行告辞。”

  蓝花音有些尚未接受事实,神色微愣颔首应了声,小和尚便悄声合门离去。

  随即蓝花音回神,便提来温水为白妙擦身换上干净的衣裳。

  忙完后,看着白妙的模样已不再吓人,之前穿着那血衣真是吓得她差点瘫软坐地。

  约正午之时,白妙苏醒过来。蓝花音见状关心问道:“小云,你醒了?肚子饿了吧?我给你熬了肉粥。”

  白妙睁开眼才撑坐起身,便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旋即又倒躺回去,不慎牵扯到脖子上的伤口,灰白的沙布上又渗出了斑斑血迹。

  蓝花音心疼的阻止道:“小云,别乱动,伤口被你弄出血了。”

  白妙脸色苍白问道:“司徒元呢?他怎么不来看我?”

  搞什么,她可是英勇负伤啊,他竟然不来感谢她。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