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情书”

更新时间:2018-05-23 16:54:29 作者:晕兮 字数:2176

司徒元以为只要白妙不住在白龙寺,就不会被她烦到,岂知轰她下山的次日五更她又出现在他练功场地的墙头上!

  他再以为无视她就可以了,可天杀挨千刀的她竟又煮饭给他吃,死缠要他吃掉,他忍——这次的吃掉,绝对不会再有下次!再见她就躲起来,这女人真难缠!

  “十六,你我终于轮为同病中人!”邵云天坐在司徒元身边,苦笑调侃。

  司徒元坐在石桌处练字,想借此静心,谁知邵云天又提到那烦心的事,郁闷得他差点把毛笔捏断。

  他强迫自己冷静,专心致志练字,好不容易平静下来,那令他痛恨的声音突然又从老远飘来:“小元,喂,,小元,”

  叫得他头皮发麻,管她三七二十一先逃为妙,立即将手中毛笔一扔,纵身施展轻功离开!

  邵云天看到蓝花音,亦随后飞走!

  白妙瞪大眼看着司徒元像只鸟似得飞走,遗憾道:“哦,,好可惜哦,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说完赫然发现石桌上有什么?咿?难道是他写给她的情书,于是她正巧出现,害羞的飞走了?哎呀,真是的,都老夫老妻了还来这套,嘻嘻,不过她喜欢,

  心里乐滋滋的想着走到石桌旁,只见桌上用石子压住四角的宣纸上两横龙飞凤舞的潦草毛笔字,令她顿时惊叹不已。

  没想到她未来老公的字如此有技术含量!可……可是,上面写的是什么字?

  蓝花音好奇的走到白妙身边,看到石桌上那张上的字,念道:“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没想到十六哥的字都带上杀气了!

  “……”白妙听到蓝花音不断重复‘去死’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蓝花音无辜回道:“纸上是这么写的……”

  “……是嘛……我还以为他在写情书给我呢……”

  白妙大言不惭道出心中想法,可她意想不到纸上的字竟是重复的‘去死’,让她心里有些失落。

  蓝花音噗哧笑道:“你当十六哥是花和尚啊?怎么可能给你写情书!哈哈哈哈……”小云真是傻得可爱。

  “不是情书也没关系,反正也是给我写的,我要把它好好收藏起来!嘻嘻,”

  白妙边说边把宣纸折好放进胸脯里藏好,哦对了,还有他刚刚丢掉的毛笔,捡起来一同收藏!没想到她对他的影响这么深,总算没白废这些日子以来的付出!嘿嘿嘿,

  蓝花音看着白妙像捡垃圾似的,把司徒元刚才用过的东西都搬走,如果说石桌跟石櫈能搬,她肯定连同带走!

  想想自己还没试过像她那么疯狂的情况。

  傍晚残阳烧红了西边天,透明的月牙已早早升起。食堂敲钟提醒晚膳时间到了,白妙未跟蓝花音一起回去,说是在白龙寺吃过晚饭再下山。

  可是直到她吃饱喝足坐到食堂闭门都不见司徒元出现,没想到他竟为了躲她连饭都不来吃了,唉……连九弥跟邵云天的影子都不见!

  眼看天色渐黑,只好起身打道回府,白妙心情郁闷,不急不慢的迈着步子,准备中院门口时,头顶却飞过一抹黑影!

  吓得她连忙缩身,旋即又扭头回身后看,那黑影在屋顶上蹦入后院深处!

  心中深感好奇便快跑跟去……跑到后院回廊小门口,黑影赫然出现在她眼前,惊得急忙躲到小门后。

  她趴下身子探头看去,只见黑影躲躲闪闪前进,不一会便闪进了一条幽深的林荫道里。

  见状她立即捏手捏脚的小跑跟上,暗自窃喜嘀咕:“这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没想到今晚竟遇到这么好玩的事,古代还真的有蒙面黑衣人耶,可是他来白龙寺找什么宝贝?

  天色愈来愈暗,幽径道上的石雕灯尚未点燃,虽有星月的光照耀大地,可视野依然乌黑朦胧。

  白妙此时已看不清黑衣人的方向,再者树根又露出地面,几回险些栽倒!即便如此,她还是勇敢的摸黑前进。

  哗哗——哗哗的声音在白妙头顶又响了几下,仰头望去,模糊中似见到有几团更黑的东西飞过。

  心里感叹:喔——会武功真好,飞这么快都不会撞到障碍物!真棒,下回也让司徒元来教她!

  正当白妙胡思乱想之际,前方顿时映出微弱的火光,抬头看去才发现原来这里座高塔。

  只见纸窗上映出四五个人影,一个做照亮,其他的似在翻找什么东西?!哎呀——不好!得赶紧去通知司徒元他们!

  才转身要走仰面撞倒了个人,吓得她惊叫出声:“啊!!!”

  撞倒的人立即起身捂住她的嘴,压低声调骂道:“笨女人,安静点!”

  白妙闻声一喜,原来是九弥!

  屋内的人听闻屋外有动静,立即把火吹灭。

  九弥皱眉把白妙往后边一扔,闪身靠近房子,随手摘下张叶子,对准窗飞射而去,窗框立即散架!

  黑衣人心知事情已败露,随即手持武器杀出,却见只有九弥跟白妙,语气轻蔑冷哼:“原来只是个小孩跟女人。”

  “……”九弥懒得跟他们废话,折下一根树枝,直接发动进攻。

  黑衣人对彼此颔首,一起围攻九弥。

  由于天色太黑,看不清双方过招的样子,只能听到武器碰撞与拳打脚踢的声音。白妙见他们开打,立即转身逃了现场去缓兵!

  黑衣人看到白妙要去通风报信,立即警惕道:“捉住那女人,别让她跑了!”

  白妙以为他们不会注意到她的存在,岂料她才跑了几步,便被黑衣人劫持住,耳边听到对方要胁道:“小和尚,你若不想这女人当场毙命,就乖乖束手就擒!否则……”

  说着刀刃在白妙脖子上浅割了道小口,血液渐渐从伤口中盈出,沿着刀身滴落地面。

  “卑鄙小人!”白妙吃痛的骂道。脖子阵阵辣痛,瞄到刀面上的银光,吓得脸色顿时煞白,头皮发麻,心脏因惊吓猛烈跳动。

  九弥未理会黑衣人的警告,眼神反而变得冷冽,反手将手中树枝射向劫持白妙的黑衣人!

  随即听到黑衣人吃痛闷哼,架在白妙脖子上的刀随即落地,白妙趁机逃脱,跑到回廊,回首发现黑衣人并未追来,总算逃过一死!

  跑出回廊来到大院中,便看到虚无走过,立即冲上去捉住他,喘气道:“虚虚无……司徒元在哪?”

  虚无看到白妙脖子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血液已浸湿了她半个肩膀,心慌问道:“郑姑娘,你这是发生了何事?这伤……”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