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黑面神的“毒气”

更新时间:2018-05-23 16:45:28 作者:晕兮 字数:2575

台上情况愈加不妙,一个武功高些的和尚被迫犯规上台阻拦。

  若他再不上台阻止,恐怕这师弟就要被对方打死了!

  时间,司徒元他们至少要明天才能回来,唯有派人通知方丈。

  白龙寺内,方丈刚用完膳回蝉房休息,才坐下不久,便看到两名弟子匆忙入房紧急通报。

  “方丈,大事不妙,傍晚时分,擂台上来了个神秘高手,对方来意非比武切磋,高阶的师兄差点被他打死!十六师兄他们早上又受人所托上山顶采火石,勉强能匹敌的仅有三人……”

  方丈边听弟子的通报,心里推测:事件发生未免太过巧合,也许是他多心了……

  想到这,他平静道:“既然如此,那你俩代我去请玄义师叔与悔悟师叔前往擂台吧……”

  想到寺中武艺高深的弟子并不多,若遇奇强之敌,只怕高塔秘密会被发现……

  自从上次出现异常之后,他便一直无法安心度日。

  这夜月黑风高,篝火照亮整个瑶碧山脚南面,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息。

  众人神经紧绷的看着擂台,又一名白龙寺弟子被打成重伤换下!

  这让人头皮发麻,比武切磋理应点到即止,可眼前此神秘人欲意将白龙寺弟子置于死地!可见其生性有多残暴!

  如此血腥的场面,对白妙来说是头次遇到,场面令她触目惊心。如果是司徒元上台,不知会不会被打成哪样?

  想着心里便坐立不安!再看看身边的蓝花音,此时她眉头紧煞,焦躁不安。

  “小花,司徒元的武功跟台上的变态比谁厉害?”白妙试着从蓝花音身上寻找答案。

  “我也不清楚……”蓝花音不确定回答。说实话,她从未见过邵云天跟司徒元与其他师兄弟切磋过。

  白妙听完叹气,所谓一山还有一山高,这神秘人比司徒元武功高也正常!仔细想想司徒元如今才十七八,九,武功再高强也有个限度,除非他是练武奇才!

  想想她的灵魂年纪已二十五岁,相比之下司徒元好嫩唉……

  在白妙胡思乱想之际,一抹黑影飘上擂台上,快手截下神秘人的攻击!裁判立即将受伤的弟子扶下台,转手让人扶回帐篷中休息。

  白妙见和尚被扶进帐,看到他血迹斑斑的衣服,到时让她手脚无力!

  蓝花音不知几时将水端来,为他清洁,以便上药包扎。

  随后不久几个和尚提着箱子匆忙走入,为他检查伤势上药。

  “那神秘高手来路不明,咱们与他又素无仇怨,为何下手如此狠毒!不但把师兄们的骨头打断,还伤及内脏,若非练武之人,恐怕早已……”站一边递补物品的和尚说得咬牙切齿。

  “玄义师叔会为咱们讨回公道的,明日十六师兄他们便回来,神秘人嚣张不了多久了!”给伤患上药的和尚自信言道。

  “司徒元很厉害吗?”白妙从这些和尚的话中听来,司徒元他们貌似挺厉害的!?

  “那当然!十六师兄,邵师兄还有九弥师兄他们三人的武功,在白龙寺中除了方丈便到他们。”之前愤愤不平的和尚信誓旦旦道。

  “……”其他人闻言不语,虽说司徒元,邵云天,九弥是方丈着重训练的弟子,其功力有多少深厚,他们还从未知晓。

  玄义师叔与悔悟师叔的武功皆为上层,听闻都是独立修炼而成。

  厉害与否且看擂台之上——玄义自上台到现在,站原地未移动过半步,仅靠单手反击神秘人,一手背后,神情镇定自若。

  神秘人不知是否因为战斗时间过长,还是本身就敌不过玄义,出手多次落空!

  情况不断重复,持续一个多时辰后,玄义背着的手,不知几时已给予神秘人击出一掌!

  只见神秘人被击中位置上衣物已为无有,一缕若有似无的烟从中飘出。

  神秘人被击飞堕落场外前,口里不知说了何,令玄义眉头紧皱,待好奇的众人走到场外时却找不到其踪影!

  次日清早,司徒元他们一回来便听到师兄弟向他们讲述昨日发生之事。

  玄义见他们回来,便与悔悟返回寺中,事情暂告一段落,神秘人被击退后未有援兵,看来是单独行事?!

  被神秘高手扰局后,比武恢复了正常,在场各派人士对白龙寺弟子的实力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然而敢上台的人不多,光是中间擂台上那“黑面神”(司徒元)浑身杀气腾腾,便让站在他身后的裁判大气不敢喘,那感觉比神秘高手还让人害怕!

  白妙盘腿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个石榴啃咬,看着擂台上的司徒元真有趣,因为没几个人敢上去挑战他。

  敢上去的都被他三两下一棍打飞下台,那画面真是逗死她了!

  司徒元从早上站到正午,依旧没人上来,白妙便向他招手,晃了下手中那盘菜,示意回来吃饭。

  裁判见状终于找到喘气的机会,宣布中场休息让大伙去吃饭。

  司徒元回到帐中,白妙立即狗腿的献上今日爱心饭菜——蕃茄炒豆腐,蒜蓉炒生菜,看菜色表面厨艺似乎进步了不少。

  司徒元在众师兄弟羡慕妒嫉恨的目光中将菜艰难咽下肚,这种日子到底还要持续多久?再这么下去他真要向佛祖求助了!

  蓝花音在邵云天吃过饭后,便一直缠着他忙这个忙那个,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人瞎折腾些何。

  司徒元吃完饭便返回擂台上,与白妙保持距离,气得她直跺脚:“好你个司徒元,此仇不报非……”

  呃?她该用男称还是女称?

  次日司徒元被白妙招回帐篷吃午饭,吃完立即又飞回擂台上!白妙今日非但不气,反而阴险的笑了!

  让边上的蓝花音看了无奈的摇首。

  司徒元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挑战者盼上台,只见对手站在他老远处,手握大刀神色凝重,一直在边沿来回漫步,而他未移寸步。

  白妙见状调侃形容道:“怕死就别上去打嘛,那对峙的模样跟斗鸡似的!”

  话声刚落引起蓝花音一阵捧腹大笑,口里含糊不清说着:“小小云……哈哈哈哈……你……形容……哈哈哈……太贴切了……哈哈哈哈……”

  白妙看着蓝花音笑成那样,自己也跟着笑得跟鸡干渴似的:“咯咯咯咯……”

  九弥听到白妙的笑声斜睨着她,真搞不懂这人到底有多奇葩,竟然能笑成那样!亏十六师兄能忍她这么久!

  台上那位勇敢的仁兄终于鼓起勇气挥刀冲向司徒元,岂知才冲到他身边还未来得及砍下,倏然响起一阵由清脆转为沉闷的声音。

  “卟呜,,嘁……”

  令他顿时僵化在原地。

  许久一阵风吹过,他连忙扔掉大刀双手捂住口鼻气结吼道:“你你你……竟使诈……放放‘毒气’……真是太卑鄙了!我我不打,哼……”

  转身撒脚就冲下擂台!

  “……”司徒元欲言难辩,脸色铁青想起:刚才吃完“郑公子”给他做的饭菜后,肚子便有些不适,没想到被那仁兄突然进攻,受了点小惊吓,竟让丹田竟意外漏气!

  而且气味还挺臭的……闭气!

  裁判含泪屏住呼吸默默转过身,真不给人活了这是……原本离司徒元很近的围观群众此时已转移阵地!

  白妙听到擂台上的人大叫司徒元放屁,直接笑了个人仰马翻不止,还趴在草地上边笑边拔草。

  而蓝花音已笑趴在桌子上失去了动力。

  司徒元见状脸色更加难看,今晚下台再好好修理修理她!真是气死他了!

  邵云天和九弥看到白妙疯笑成那样,再看看台上司徒元的脸色,他们真不知该不该笑……

  再这么下去,就要憋成内伤不能活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