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死缠烂打

更新时间:2018-05-23 16:45:13 作者:晕兮 字数:2573

邵云天看着司徒元满脸阴郁,心中暗叹口气,苦笑道:“十六,郑公子一番好意,你就吃吧。”

  话声刚落便被司徒元射来锐利的视线,吓得他打了个寒颤。

  “下次别做了。”司徒元冷冰冰挤出几个字,然后强迫自己将饭菜吃掉。

  白妙听完有些受伤道:“为什么?”难道她做得很难吃?可蓝花音说味道过得去的……

  司徒元不给面子道:“不想吃。”此话一出,让在场所有人倒抽了口冷气!能逼得他开口拒绝的人,肯定是让他忍无可忍了。

  “……”白妙闻言受打击僵坐原地,心里反复自问着:她曾经也是男人,为何这男人的心如此难懂?

  为此,蓝花音轻拍了下她的背,表示同情与安慰。

  纵使司徒元言明拒绝,可白妙却把他的话当耳边风。

  迫使今日帐蓬里气氛凝重,让和尚们吃饭都吃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留神被司徒元的怒火烧着,可他的火不知从何烧起更让人担忧。

  白妙依旧坐在司徒元对面,笑眯眯的看着他,即便他会掀台不也怕,今天她可是补足胆子才敢上演这一出!“小元快吃吧,要不饭菜要凉了,”

  ‘小元’?!她竟如此称呼他?使得司徒元心里莫名心惊,这郑公子到底想要如何?

  给他起这般暧昧的小名,这让他往后在师兄弟面前如何抬头做人?

  “噗哧——”蓝花音听到白妙给司徒元取的小名如此可爱,当事人心里是如何的呢?

  邵云天和九弥听完,默默转身背向司徒元,只见二人肩膀不停颤抖!

  二人脑子里想的乃同一件事:小元跟司徒元的黑脸搭配起来,让人觉得很滑稽!

  “……”司徒元抬头瞪眼扫视了一圈在场的师兄弟,吓得好几个被不慎被呛到。

  他的眼神果然很有杀伤力!遇到这个郑公子真是倒霉透了,明明是男子,为何总对他纠缠不休?如此对他有何好处?还是另有企图?

  白妙见司徒元未有起筷子之意,便亲自动手夹起一颗心状炸土豆,递到他嘴边,柔声哄道:“啊,来,小元张口,”

  九弥看着白妙不知死活给司徒元喂菜,其画面让他感觉自己就要憋成内伤,利索放下碗筷,捂紧嘴巴急忙起身飞奔出帐篷,奔到一处无人的角落,放声大笑!

  邵云天不知何时亦奔到了九弥身边,跟着大笑起来。

  然而这一笑却把九弥吓得跌坐地上,这回他是哭笑不得了。

  而帐篷中的司徒元脸色极度阴郁,看到九弥跟邵云天强忍笑意奔出帐篷的瞬间,他脆弱的心灵已受创伤。

  如果可以,他现在真想一枪把白妙戳死在草地上!……可他为何又开口吃下她喂来的饭菜?

  “哦,小元看你饿得把筷子都咬烂了!”白妙吃惊的看着从司徒元口里挣出的筷子头已被咬成微形扫把!

  蓝花音此时已无法忍耐,边爆笑边拍桌子:“啊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实在没想到小云会如此能干,似乎把十六哥克住了!

  司徒元额冒青筋,白妙令他如此窘态,真是没办法忍受,于是起身想人离开帐篷,岂料白妙竟扯住他衣角,一脸无辜问道:“小元?你还没吃完呢,要去哪?”

  “……不许给我起小名!别再给我煮饭!离我远点!”司徒元说得咬牙切齿,语调冰冷。

  白妙早料到他会这么说,假装没听到,撒娇道:“小元,别这样嘛,人家会伤心的!”她此时已忘记自己是女扮男装!

  司徒元听完白妙的话,深感不妙!喂——这小哥敢情是相中了他?不是吧!?他可没那嗜好,再者他现在可是和尚!必须明确拒绝他:“郑公子,请自尊!”

  “呃?哦?!”白妙闻言继续装疯卖傻,两爪依旧死死抓紧他的衣角不放。嘻嘻,看你耐我如何,

  白妙的态度已表现得非常明显,再加上这些日子以来跟蓝花音走近得如此亲密,旁人对她的猜测十有八,九是个小姑娘。

  可奇怪的是司徒元竟看不出来?!果然是当局者迷?

  司徒元对白妙的死缠烂打实在很是头大,他生平头次遇到这种事,且这个人是他不擅长种类,不知如何是好!唉……难道说是报应?

  比武大赛依旧火热进行中,即便今天下着绵绵细雨,那擂台上的人却丝毫不受影响!

  白龙寺的弟子也真够耐打的,光是中阶弟子,一个擂台便有三人替换,最先换上高阶弟子的擂台也因此持续了四天。

  这让武林中人更加确定了白龙寺的实力,与挑战的兴趣,让众人热血沸腾!这场比武在整个武林江湖中传得沸沸扬扬,所谓是无人不晓,甚至引来世外高手前来较量。

  这不禁让人好奇:能与方丈之人又会是何等高手?最终胜出者是否将会一统武林吗?

  挑战高阶弟子又持续将近七天,白妙跟司徒元的关系似乎有了些许好转,他不再排斥她喊他小元,也不排斥她继续煮饭给他吃,可又总是摆出一副跟他有仇的模样!

  今日一早,有人前来请求白龙寺弟子帮忙上瑶碧山顶取火石。

  瑶碧山乃白龙寺的领地,且上半山凶猛的禽兽居多,且瑶碧山方圆百里,都靠这山中的片火石生活,由于蕴藏于悬崖峭壁之中,非常人所能前往之地,只能靠寺中弟子采取。

  邵云天接受请求,司徒元和九弥外加三个师兄弟前行。

  临行前,蓝花音再三叮嘱他们要注意安全,并给他们备齐干粮和水。

  白妙看到蓝花音如此贤惠,心中不禁有些不甘,她为何就不懂得细心呢?

  “小花,他们要去几天?”白妙托腮无聊的看着擂台比武,脑子里全想着司徒元的事。

  “大概三四天吧!?”蓝花音靠坐在柱子边上,看着帐顶发呆,邵云天不在,心里感觉好寂寞!

  瑶碧山上半段,树林茅密地面潮湿,多青苔易滑脚,深处不时传来猛兽的嘶叫。

  莫约至顶,山体被岩石覆盖,崎岖陡峭难行,即便如此,对司徒元等人来说毫无困难,只须施展轻功飞檐走壁,便可轻易抵达目的地!

  离开帐篷后的司徒元,终于可以松口气……

  傍晚之时,擂台现场发生了紧急情况!中间擂台上,突现一名怪人!

  来者身披火红斗蓬,高七尺,体型高大魁梧,其容涂画如花旦,长发高束随风摆动,给人气势汹汹之感,看来此人武功非凡。

  当他脚尖着地之时,原与高阶弟子对打的人不知几时已被击飞下台,如此不留痕迹的动作,令高阶弟子心感不妙!

  台下观众因神秘高手的突然降临,顿时哗然惊呼,这下有好戏看了!

  眼前高阶弟子与神秘人过招已明显吃力,此人又偏挑司徒元他们不在之时才出场,如今武功比高阶弟子高只有三人,不知能否抵挡得了?

  蓝花音听着那三个师父把握不大的对白,担忧的皱紧眉头,心中祈祷着邵云天他们赶紧回来。

  白妙紧盯着擂台上二人惊心动魄的比划过招,看着高阶弟已被打得喷了几口鲜血,对方步步逼迫,眼下他只守不攻,试着找机会停战,可眼前的人似无停止之意,他唯有咬紧牙关顶住。

  白妙看着神秘人将和尚一直打吐血,那和尚几回要落台,又被他踢回台中,这根本不是比武,简直就是生死决斗!

  和尚跟他有十冤九仇吗?

  于是拉过蓝花音问道:“小花,白龙寺有仇家吗?”

  “我不知道。”蓝花音印像中的白龙寺,都是出家人会跟外人有过节吗?又或许是师父们未出家前得罪过人,被人寻仇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