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用意不明的擂台切磋

更新时间:2018-05-23 16:39:19 作者:晕兮 字数:2561

蓝花音似乎听出白妙话中之意,便给她解说道:“在白龙寺里,习武弟子分了多个层次。

  初阶弟子是刚入门不久的新徒中比较优秀弟子。

  再上去便是中阶弟子,以此类推上,邵大哥和十六哥还有九弥是入室弟子,相比之下,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是天差地别。”

  “哦,原来这样。”白妙大致上明白了白龙寺的弟子分类结构,其实力如何,接下来便由比武过程为她揭晓答案!

  眼下正各大门派参赛弟子正在进行热身准备,然而白龙寺这边的和尚们却悠哉的品茶或是闭目养神,仿佛一切与他们无关一般。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对方竟还有小孩。

  这不禁引人遐思——白龙寺的实力到底有多少?谁又能在此次切磋之中能挑战到方丈?

  “锵锵锵锵锵……”一阵醒神的铜锣声蓦然响起,将昏昏欲睡的白妙惊醒,终于等到比赛开始了。

  而身边的司徒元却未被其影响,盘腿静坐地上,眼下他此等行为,令白妙费解!

  明明椅子就在他身边,却非要坐到草地上!那侍应还把馒头跟茶水也摆在地上,活似在祭拜地藏菩萨似的。

  随即,她蹲到他前面晃晃手,司徒元感觉眼皮前一黑,嗅到白妙身上的味道,便不去理会。

  白妙见司徒元没反应,只好乖乖坐回位置上,才坐下便见一抹灰影“咈啦——”飞上擂台!使她失声惊叹:“喔,哦,好厉害!”

  菜鸟都如此犀利,没吊钢丝吧?随即她抬头看看上空,无框架,无直升机,看来是货真价实!

  “切!跟邵大哥根本没法比!”蓝花音不屑道,在她心目中,邵云天永远是第一,对于跟初阶弟子做对手的区区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此话不慎被刚飞上台的仁兄只字不漏的听进耳里,顿时气得差点被台边跘倒——使其脚步几步踉跄。

  白妙见状恍然道:“果然很弱!”还以为这仁兄有多厉害呢,岂料他竟臭美未遂还险栽跟头。

  刚想完便被当事人转头恶瞪了一眼,白妙托腮平静的看着台上,故作大声道:“司徒元,有人瞪我!”

  “……”司徒元闻声无语,她被人瞪,跟他有何关系?这郑公子也太奇怪了!

  蓝花音见状噗哧笑道:“小云,十六哥不甩你!”

  “是嘛?啊,没关系,我不会介意的,哼,”白妙随即摊了摊手,一脸无所谓。

  擂台边上随即又传来了声“锵——比武开始!”现场随即如炸开的油祸,助阵扯大嗓门大喊起来。

  台上白龙寺初阶弟子与对方展开对打,动作不算快,旁人能看清二人的出手招式。

  白龙寺为被挑战方——赤手空拳,挑战方持棍棒为武器,眼下他拼全力进行攻击,然后对方却游刃有余,一个上踢便将他武器踢飞,紧接着被一掌击落台下,白龙寺胜出。

  “啧啧啧啧,超弱!”白妙看着那位仁兄才上台十分钟不到,便被击败,叹气摇首。

  虽说是白龙寺初阶弟子,却稳打稳扎,出招强劲有力,比武警强多了!她便想便将杯茶水酎满啜饮小口后放下,继续观赛。

  而蓝花音此时早已熟睡而去,除了邵云天,其他都无兴趣。

  九弥斜睨了白妙一眼,心中暗哼了声:亏你刚才还赞那人厉害……不过,对方如此弱不禁打,这擂台可有轮到他们上台的机会?

  夜幕降临,西月升起,星罗棋布,夜虫鸣叫,晚风有点凉;侍应已将火盘点燃,昏黄的火光,勉强将场内照亮。

  随着时间的推移,挑战者实力逐渐拉升,此时左边第二个擂台,初阶弟子已被打败,中阶弟子已上台开始比划,过招变得快速,挑战者不慎将台上火盘踢飞向观众席,吓得人群四处逃蹿!

  中阶弟子担忧的看了眼,面对对方的攻击依然镇定自如,而后不久挑点者便被他击下擂台,迎接下一位挑战者。

  “那人真没品!”白妙撇嘴鄙视道,踢不到人竟拿旁人撒气。

  眼前中阶弟子都如此厉害,为此,白妙越看越想知道司徒元的武功到底有多强?

  夜深月偏东,繁星渐入云。擂台比武依旧正常进行,观众席上的人们部分已睡去,白妙双目无神的瞪视着前方。

  蓝花音白天睡午,现在还不睏,看到白妙坐在椅子上摇摇晃晃,上前扶住她,担心道:“小云,困了就睡一会吧。”

  “没地方睡啊……”白妙强迫自己睁开眼皮,无力道。

  蓝花音看了看四周,发现有向张空椅子,便它们排好,让白妙上在面,决定道:“今晚你先这么睡,明天回家扛些宽板来,好让大伙休息。”

  “哦……好……晚安……”白妙才躺下便已沉睡过去,耳朵也屏蔽掉四周吵杂声。

  司徒元还真能坐,除了他感觉饿的时候抓个馒头来吃,喝口茶水,其余时间都在坐,敢情他连茅厕都不用去吗?他是怎么办到的?

  白妙把各种疑问带入了梦里继续纠结。

  次日清晨,整座瑶碧笼罩于浓雾之中,视线仅见近物……待太阳升起后不久才逐渐散去。

  白妙睡了个自然醒,坐起身来,极不雅观的张大口打呵欠,伸展动作夸张。

  九弥闻声望去被吓了一大跳。

  她嘴张这么大要吃人似的,口水在牙板间拉长……

  真是太骇了!

  蓝花音见状亦受吓了一跳,不幸闻到白妙的口气急忙抚住口鼻,含泪把脸撇开。

  九弥为此哭笑不得!

  “……”司徒元和邵云天没想到外出归来会到如此‘销魂’一幕,当场脸色铁青僵住了脚步。

  “善哉善哉……”一个老和尚的声音突然在司徒元二人身后响声,却惊见白妙如此不堪之相,真是罪过……不禁悲哉道。

  白妙回过神来,看到司徒元跟邵云天不知从哪回来,身后还有个老和尚,莫非此人便是方丈?

  才想停,便听到身后熟知情况的众人不整齐唤道:“方丈”。

  白妙也站起身恭敬道:“方丈,您好。”

  原来此人真是方丈,给人和蔼亲切之感,从外貌推算年纪不低于七旬,眉须已雪白,头顶九点白圈,身着黄袍红袈裟更显得他道德高尚。

  “施主有礼。”方丈方才虽见白妙仪态不雅,却并未因此而嫌弃,面带微笑俯身还礼。

  随即向邵云天轻声吩咐几句,便走入一旁的帐蓬中。

  邵云天听完走到九弥边上,声调稍微降低道:“师父有请各位入室师兄弟到隔壁帐蓬,有要事商讨,非相关人士不得打扰。”

  白妙看着司徒元他们走进隔壁帐篷,对邵云天口中的‘有要事商讨’非常好奇!

  原想去偷听,却被蓝花音阻止,随后又被拖往她家的方向,说带她去洗漱和做饭菜。

  洗漱好后,蓝花音告诉她刚刚在帐篷里的仪态有多失礼,不仅被司徒元看到,而且邵云天被她吓得脸都绿了。

  白妙听完恨不得找个洞往里钻,真是太丢人了!这以后要如何面对这些乡亲父老?

  煮好饭菜后,蓝花音找来几个帮手,将宽板随行送往赛场。

  帮手见是给白龙寺的师父们送的,还特地回自家中再搬来一些,看来白龙寺的和尚很受百姓爱戴。

  将宽板摆好后,司徒元他们也回到帐中,和尚们为此感激不尽。

  午餐之时,白妙再度将饭菜摆到司徒元面前,让他立即想起今早她那骇人的画面,再看看这饭菜,他有些吃不下,为此迟迟未动手!

  “怎么不吃啊?”白妙坐在司徒元对面,认真问道;心里想起蓝花音对她说的话……司徒元瞪着眼前的菜饭,不知说何好!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