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爱心饭菜是蕃薯炒排骨!

更新时间:2018-05-23 16:39:01 作者:晕兮 字数:2574

司徒元感觉臀上似被人拍一下,心里大惊,紧张得用余光看了下四周,随即大惊!

  又是那家伙,这郑公子(白妙)竟有如此嗜好!

  真是令他一额冷汗……原以为她只是拍一下,没料接下来她的手竟大胆的抓在上面。

  好难为情,眼下却见她笑得一脸诡异,其表情让他咬牙切齿,道:“郑公子请自尊!”

  此话吓得邵云天跟九弥脸色微青,假装什么也没看到,距离拉得老远。

  白妙装傻问道:“嗯?我对你做何事了?”

  司徒元的PP原来这么柔软呀,!还以为练武功的会把PP也练硬了!这或许是司徒元武功太差了,没把PP修成正果。

  “你,手,请放开!”司徒元有种想拿长枪一枪戳死白妙的冲动。

  “哦哦,不好意思,我抓错地方了!我还以为那是你的手!”白妙打哈哈的狡辩。

  司徒元与周围的师兄弟听完白妙的话,心里汗颜:谁的手会长在臀上?

  邵云天终于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惹来司徒元一记恶瞪,吓得他立即又被口水呛着,真是乐极生悲。

  接下来,在白妙的瞎折腾下,和尚队伍终于来到山脚下。

  今日阳光明媚,瑶碧山桃花连绵,碧江之上不时有渔船经过,激起微波重叠,将飘落水中的花瓣荡回岸边。

  山脚沿江一路朝瑶碧镇郊外,青草绵旦,柳枝随风轻摆。

  白妙抵达山脚便见蓝花音高举小手,挥着小手绢甜腻呼唤:“邵大哥,,小云,,这边这边,”

  此话让二人直接无视了,感觉太失礼了。

  “邵大哥,比赛几时开始?”蓝花音故做文静站到邵云天身边,有些羞怯问道;

  邵云天态度淡然回了句:“正午后吧。”

  “那我在比赛前给你做好饭菜。”蓝花音甜甜笑道,转身拉着白妙回家做饭。

  白妙被拖走前不忘对司徒元大喊:“司徒元,我也会在比赛前给你做好饭菜的。”

  她虽然厨艺不咋嘀,但至少能吃下去不会拉肚子。

  司徒元斜睨了白妙一眼,不作回应,与众师兄弟在山脚茶棚休息,对眼下何等状况大家是心照不宣。

  青瓦灰泥砖屋内,简陋的灶房里,白妙与蓝花音正在精心烹煮着爱心饭菜!白妙现场发明了蕃薯排骨,用料上还加了巴豆。

  蓝花音做好自己的后,站在一边给白妙帮忙。从表面上看,白妙十指不沾阳春水,没想到她竟然还会那么一点厨艺。

  从菜色上来看,挺不错的,只是……看到这,蓝花音皱眉道:“小云,十六哥是出家人,不吃浑哦……”

  白妙闻言惊醒,旋即又灵光一闪,坏笑道:“嘻嘻,没事,我把蕃薯挑出来就好了,”

  反正司徒元又不是金舌头,肯定尝不出肉味。

  蓝花音不安道:“你这是把十六哥陷于不义之中!佛祖不会轻饶他的!”

  “大不了我把蕃薯用水洗过再翻炒一回,这样总归行了吧?”白妙坏笑道。

  随即勺起一瓢水,将蕃薯倒下拌洗了遍,再倒回锅里炒……蓝花音看着白妙做的‘特色’菜,不禁为司徒元担忧。

  接近正午前半个时辰,白妙与蓝花音来到茶棚处,赫然发现茶棚内坐满了人。

  沿途不断听闻姑娘们雀跃讨论着‘俊逸的大师’之事!‘俊逸的大师’指谁?司徒元?九弥?

  呀呀呀呀——不可能是九弥,他才十一岁!不过长大后八成也是个花和尚!

  “小云,邵大哥他们在那边!”蓝花音视线终于搜索到目标方位,拉着白妙欣喜的飞奔而去。

  司徒元此时正喝茶啃馒头,白妙跟蓝花音刹时出现在视线里,特别是看到白妙手上挂着的竹篮,让他险些被咽着。

  郑公子不会是真的给他煮饭吧?才想停,便见白妙有些扭捏的转身,将竹篮打开,从中取出两样菜式,跟一股白饭摆到他面前,随手还把他手中的馒头掐走。

  害他在心里惊叫:哎——真要吃她做的饭菜?这要他在众师兄弟面前情何以堪?

  “吃吧,特地给你做的!光吃馒头哪有力气上擂台打架。”白妙神色极认真的盯住司徒元。

  “……”司徒元看着那古怪的菜色,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偷瞄了眼四周的师兄弟,原本他们已经对邵云天的待遇羡慕不已,如今又轮到他……

  混帐——出家人不可羡慕!想到这脸色更阴沉……

  邵云天看着司徒元的菜,好奇的问道:“郑姑……公子,你做的菜好特别!味道闻声来还可以……呵呵,”啊,好险差点叫错了。

  白妙听到邵云天差点喊她郑姑娘,心虚得手心冒出冷汗,干笑回道:“这盘是蕃薯,这盘是胡萝卜”

  真是的,即使看不出那蕃薯,也该看出那是胡萝卜吧,虽然她都切成了爱心状!

  “啊?是嘛!不过这菜切的样子是挺特别的!”邵云天看着那盘中的菜,有点想吃。

  司徒元看到邵云天一脸想吃的样子,于是道:“云天,全给你吃。”

  “邵云天你若敢吃,我诅咒你!”白妙听完司徒元的话,气得张牙舞爪怒吼。

  “……十六,你别害我……我吃蓝姑娘的菜饭就够了。”邵云天被白妙吓着了,没想到这郑姑娘脾气这么坏。

  “……”司徒元无言相对,双目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两盘菜,仿佛它们跟他有血海深仇!

  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司徒元最终还是将白妙的爱心饭菜吃了个精光!

  白妙满意的将碗盘收起,不忘问他:“味道如何?”司徒元对于食物美味质量不高,淡漠的回了声:“嗯”

  不难吃也不好吃,只是为了不浪费粮食罢了!

  正午艳阳当空,天色蔚蓝,暖风阵阵,桃花瓣随风飘落绿地,和尚队伍再度启程前往目的地。

  白妙与蓝花音夹在队伍中,不禁引来路人好奇的目光。

  白妙未理会路人甲的眼光,好奇的向蓝花音问道:“小花,话说他们干嘛要打擂台?”

  此意味何在?

  蓝花音看着邵云天的脸,认真思考了会道:“我也不知道,你问问十六哥他们。”擂台比武似乎在她出生以前有过?!

  白妙心知司徒元金口难开,目光瞄见走在前面的小鬼,伸爪将他扯到身边,故作严肃问道:“九弥,你们干嘛要打擂台啊?”

  小孩子最好欺负了

  九弥被白妙的魔爪吓了一跳,对上她‘凶恶’的眼神,勉为其难道:“师命难违,九弥不知其因,请郑公子放手。”为何总是他遭殃……

  邵云天似笑非笑的看着九弥和白妙,这两个人的感情真好。

  对于白妙的问题,他亦不知方丈用意,只知这场擂台是方丈的意思,亦未问其因,或许是为了测试他们平日练功的水平吧!?

  白妙随队伍来到碧瑶山脚南面,山间一处陡峭岩壁顶上,一棵巨桉树旁一道白爆倾泻融入溪涧,那正是碧水源头。

  此处又恰似山间盆地,草地连绵,景色极佳,但作为擂台场实在有些浪费!

  迈入其中已见是人山人海,沿山边已搭好临时休息的帐篷,其上还注有各门各派的标识。

  白龙寺图标如其名,一条白色的盘龙。

  比武将近开始,裁判严肃宣读擂台规矩:“……以白龙寺为首,分设五个擂台,由各大门派逐一上台挑战,谁能将白龙寺初阶弟子打败,便能继续挑战下一个……终极挑战对像是方丈!接下来便由白龙寺初阶弟子上台,做好比武准备。”

  白妙听到初阶弟子一词,凑近蓝花音耳边悄声问道:“小花,初阶弟子具体是什么?”

  初阶她明白是武功比较菜的,具体有多菜,例如跟司徒元比起来,谁更菜些?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