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爬墙窥视

更新时间:2018-05-23 16:38:46 作者:晕兮 字数:2500

蓝花音闻声望去,惊呼道:“十六哥!”白妙闻声吓得差点栽倒,幸好爪子抓得牢!

  有没搞错,竟然就在眼皮底下——她俩绝对是眼瞎了!

  “你们两个好奇心未免太旺盛了,竟爬墙头上来了!”邵云天调侃道,想不通蓝花音为何会跟白妙一起在此胡闹。

  白妙站稳后脚,看着司徒元,语气暧昧调侃:“红杏通常都喜欢爬墙头的!”

  还不是为了你们两个才爬出来的!

  蓝花音羞赧的狠拍一掌白妙背脊,娇愤道:“讨厌,小云竟然这么形容人家!哼,”

  白妙吃痛的:“哎哟,”叫出声,没想到这女人的力气这么大!

  邵云天听完噗哧大笑起来,这郑公子太幽默了:“这比喻太强了,哈哈哈哈,”

  司徒元闻言也笑了,可是他的脸根本看不出有笑容!练习中的师兄弟也跟着窃笑起来,幸好他们这组没有监督,否则绝对被罚。

  天色逐渐泛白,太阳也露出了小脑袋,邵云天看到那墙上那两个小人看得津津有味,好心提醒道:“天亮了,你们还不回去!被监督师父看到你们就惨咯。”

  蓝花音闻言急忙把白妙拍回神:“小云走啦!天亮了!邵大哥中午见,”

  “……哦好,那臭和尚我们也中午见!”白妙应了声蓝花音,故意没好气的对司徒元说了句。

  司徒元感觉白妙好像是在说自己,余光看了她一眼,然后不再理会继续练功。

  白妙不爽的狠瞪了他一眼,心里愤愤不平:啧啧啧,这和尚还真的很冷艳,压根不把人放眼里!不过,我喜欢,嘿嘿嘿,

  邵云天听完白妙的话,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司徒元:这郑公子貌似对司徒元感兴趣?

  不是吧?他竟然连男人都吸引了!

  蓝花音带着白妙去其他地方打转,一路上对刚才的事回味无穷道:“真没想到他们就在墙下哦,”

  “对啊,真是太走运了,!”白妙开心回应。

  “邵大哥在火光下真是英姿勃勃哟,”蓝花音花痴的激动嚷嚷,她是被白妙感染还是自身本来就如此?

  “司徒元那家伙竟然不理我!真可恶,”白妙气得直跺脚。

  可恶,为何她此等佳丽又受他无视,难道就是仗着自己那‘秒杀’脸蛋就高傲了?呜,怎么可以这样,让她心里无限不甘!

  蓝花音听到白妙报怨,叹气安慰道:“小云,别难过!你们俩对彼此还不熟悉,慢慢来!”伸手轻拍两下她肩膀。

  “说的也是!”白妙恍然大悟道。

  蓝花音干劲十足的鼓励:“嗯,中午的时候我们一起加油!”白妙与她两手握紧,心中的烈火烧得霹雳啪啦响!

  接下来的时间,白妙在蓝花音的引导下,对白龙寺熟悉了不少,最起码来说不会那么容易迷失方向。

  很快便到正午,蓝花音将饭菜热了下,便兴奋的跑去找邵云天。白妙才知道原来蓝花音做的饭是送给邵云天吃的。

  难怪他身强体壮的,原来是蓝花音的爱心饭菜。

  真好呐!

  而司徒元直接无视白妙,去了食堂用膳,让白妙气得直磨牙。

  可话又说回来,邵云天跟司徒元的性格是天差地别。

  司徒元简直就是黑脸神,性格闷,骚冷漠,语言简洁,不过脸蛋长得很棒。

  英俊帅气!V字型身格材——很Man!很有安全感!

  尽管眼神凶恶冰冷,却具有‘秒杀’效果。

  而邵云天表情丰富,为人幽默风趣,样子也不错!

  仪表堂堂,身材高大魁梧;着装干净利落,黑发高束,整个人显得精神焕发,极有居家好男人风范。

  偷看有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白妙跟蓝花音似乎偷看上瘾了,几乎每天五更天便去爬墙头看和尚们练功。

  司徒元和邵云天练功地址是定点位置。

  每回看到两小人在墙头上准时出现,这让和尚们很是头痛,最终决定无视她俩的存在。

  火盘对上的墙头,白妙失神的盯着司徒元看,心里感叹自己以前就长得那么灭欲?

  司徒元每日无奈被白妙的猥琐的视线洗礼,心里毛毛,害他行为变得有些不自在。

  他实在不懂为何这郑公子对他的视线如此炽热?而邵云天对蓝花音的视线已成习惯,所以可以直接无视!

  听蓝花音说最近将会在一场擂台切磋赛,将会有各路武林精英汇聚瑶碧山脚。

  白龙寺上台的弟子里有司徒元和邵云天,为此方丈将参赛的弟子召集一处,进行秘密特训!

  方丈面对蓝花音与白妙二人的偷窥只当是视而不见。

  这一特训使得白妙每日只有见司徒元一眼,就是在五更天之时,他走出房门之时。

  为了这一眼,蓝花音与她是坚持每日四更天便守在目标房门不远处,看完回去房继续睡觉。

  这又使司徒元大为不解,这两个人到底要多阴魂不散,五更天不到便出现在他房门外。

  而邵云天则是哭笑不得,唉!看到白妙跟蓝花音走得这么近,再加上她的脸蛋如此精美,他多少也猜到白妙的真实身份。

  白妙不知在多少个相同的日子里重复度过,终于熬到能天天看到司徒元时,蓝花音告诉她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此间,她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猪多,貌似有点小发胖了!这让她终于体会到身材的对女人的重要性!

  蓝花音知道邵云天特训期间,一定吃得不好,所以决定在比赛前给他煮丰盛的饭菜,好让他补充更多能量!然而,邵云天也并不排斥。

  这边,白妙继续遭司徒元无视,而她也适应了此种现象,依旧每日像跟踪狂似的出现在司徒元视线内。

  司徒元有时候真不想看到她,因为她总会做些异常的举动,例如抛媚眼……

  这让他很抓狂!

  男人向男人抛媚眼是什么概念?太可怕了!光是想着便浑身鸡皮疙瘩冒起!为此,师弟们都给他投来意味不明的眼神!

  终于进到倒计时,三天前,蓝花音跟白妙约好,比赛期间让她去自己家里小住,她家就在瑶碧山脚边。

  三天后,白妙掺和在和尚队伍里,浩浩荡荡下山。从白龙寺走出,一条灰白石机阶梯直通山脚。沿途人来人往,比市集还热闹,都是来凑热闹的,顺便看帅哥,人流中女子居多。

  白妙瞅见好些姑娘被司徒元的眼神,惊艳得险些滚下山,兄弟你长得太有看欲是罪孽!

  正当白妙为司徒元“着想”之际,赫然发现九弥亦在队伍中。

  于是凑近九弥身边搭话道:“小鬼,你也去凑热闹啊?”

  仔细看这小沙弥还挺俊俏的,长大后定是个美和尚。

  “九弥是去比武。”邵云天瞅见白妙跟九弥搭话,他亦趁此拉开话题。

  白妙闻言吃惊道:“这小家伙武功很厉害吗?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才几岁人啊?”

  “十一岁。”九弥淡漠回道;他从五岁起便被方丈收为入室弟子,至今已有六个年头,虽个子不如司徒元或邵云天,其功力可不比他们差。

  “真嫩!”白妙啧啧的摇头,这小家伙才十一岁竟如此老气横秋——外嫩内老。

  “……”九弥欲言又止,有种被调戏的感觉!

  白妙感觉视线又转回司徒元的身上,猥琐的瞄着他背影,手指像流氓似的摸着下巴,接着看到她走到司徒元身边,轻拍了张他屁股。

  九弥一额黑线,嘴角抽搐,这家伙果然非正常人,像十六师兄这种人都敢调戏!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