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逃婚的未婚夫

更新时间:2018-05-23 16:07:53 作者:晕兮 字数:2036

期间,白妙(郑舒云)有了第一次来大姨妈的经历!

  吓她脸色苍白,那个必须留血七天不止传说……啊——真的不会死吗?

  惊恐万分的把玲花喊来:“玲花——大事不好了!快来帮我!”

  玲花也是妹子,现在只有她能拯救她了!

  此时玲花正给院里中的植物浇水,身后突然吓起她家小姐杀猪的尖叫声,吓得手中水瓢坠地,顾不上溅湿的裙罢,匆忙奔到白妙身边,微喘气问道:“小姐?怎么了?”

  白妙泪眼汪汪抓紧玲花的手,悲剧道:“我月事来了,怎么办?这里有卫生巾用吗?需要输血?”

  玲花闻言差点栽倒,敢情她家小姐把这身为女人的月事都给忘了!而且说话还很奇怪!

  想着铃花无奈苦笑道:“小姐,先回房再说。”

  白妙颔首随她进房,玲花打开衣橱,从里头找出一捆布条,抽出其中一条用缎带头尾连贯,放到他手中,讲解道:“小姐,你把这个穿上,差不多的时候再替换便好了!”

  白妙看着玲花那块厚布条放到手里,乍看这个怎么像日本相扑时穿的那玩意!

  而且穿上身后感觉有些怪怪的,走起路来“那里”还摩擦进风,让她感觉好尴尬!

  第四天开始,白妙的大姨妈终于结束,为此他松了口气!

  总算活过来了,感叹女人这种持续流血几天不死的生物是多么的顽强的生命力!

  听玲花说,这身体还有个未婚夫!

  啊——他,他真要跟男人成亲吗?说是“自己”十五岁之时上门提亲!

  白妙才知道自己现在的年纪不到十五岁!他原本是个二十五岁的大叔,现在变成了十五岁不到的美少女!

  呀——他的人生到底为什么变得这么刺激!?想着他就快精神崩溃了!

  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在倒数第四天那个阳光明媚的上午,玲花匆忙奔进白妙的房间,上气不接下气道:

  “小姐,大事不好了!我刚经过大厅时,看到司徒家老爷来跟老爷说要取消亲事,说是司徒少爷出家当了和尚!”

  白妙问言错愕的问道:“吓?什么跟什么?你仔细说清楚!”说着给玲花递了杯水。

  玲花喝了口水,缓了口气把听到的情况道出。

  白妙听完拍案而起,怒道:“混帐——那司徒家少爷竟敢逃婚!我哪里不好……”

  说完他突然又冷静的坐下,那男人逃婚了不正好吗?可……他又觉得面子有些搁不下!

  生辰当天,白妙听玲花说司徒家二老已入宴席,便让玲花为他精心打扮了番之,慢悠悠的走往宴场。

  才迈入大堂,却见人之堪少,理应会有一票狗腿的亲友祝贺,例如他‘死’的那天,在场的人是如今的十倍啊……这世道真是人性淡薄!

  白妙一路信步走到“爹”那,旋即耳边响起一个陌生且讨好的声音:“哎呀,妙儿,又长一岁了!人儿越来越漂亮了!”

  此人正是司徒老爷!看到白妙如此佳色,心中满是遗憾——若不是他那没出息的儿子出家,白妙这么好的姑娘……唉……心里不禁叹了口气。

  白妙闻声看身夸她的大叔,顿时眼前一亮!哇——这大叔真帅!旁边那个美大婶应该就是那司徒夫人,看来儿子肯定很帅?

  “哎哟,瞧妙儿,都被你夸红脸了!”司徒夫人打趣道。其实白妙的脸压根没红……

  白老爷笑咯咯的扑了两下纸扇,温文尔雅回道:“让二位贱笑了,妙儿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最不懂事的其实是你们家儿子!竟然逃婚!他的女儿哪不好了?——他在心口不一的想着。

  白妙看着四个老人家一直寒暄,忍不住插入一句让人双方尴尬的话:“请问司徒少爷可有到来?”

  明知故问,和尚怎会来这里参加宴席!

  话一出口便把四老给惊住了,白夫人为圆场故意轻咳两声,暗戳了他一把让白妙不要乱说话。

  司徒老爷此时脸色难堪回道:“犬子不孝,未能来给妙儿庆生……”

  连同司徒夫人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

  白老爷刚想开口便白妙抢先一步道:“没关系,可有……画像?”差点说错成照片!

  这话让气氛缓和了下,司徒夫人不知是否早有预料,从袖兜里掏出一张折叠的宣纸,然后摊开放桌面上。

  白妙走近一看,困惑问道:“这画是几时画的?”

  “一个月前!”司徒老爷理所当然道;

  白妙继续保持平静问道:“这头发是何时画的?”

  怎么画里的脑袋如此突兀!敢情这画里的人是为了见他,今天特地去洗了个头?这头发还是湿的!

  “今天早上。”司徒夫人镇定得如实回答,因为是她的杰作,她为此表示很满意!

  白妙听完拍案吼道:“太混帐了!这画里的人跟你们长得一点也不像,这大饼脸怎么可能是你们的儿子!而且你们的儿子是和尚!哼,竟然拿张假画忽悠我!”

  其实他觉得应该是这古人画画技术太菜鸟了,要嘛就是没找好画师!虽然如此,他还是边说边把画像折叠好放进自己的衣兜里。

  四老未料白妙脾气竟突然爆发,这人死而复生后连脾气都变了——有种不好对付的感觉,虽说他过于激动,不过确实是自己理亏,这可怎么办?

  “妙儿,其实我们也不想取消这桩婚事的!只是那不肖子当了和尚,我们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啊!哎呀……”

  司徒老爷说着捶心捶肺老泪纵横。

  白妙岂料这帅大叔竟哭了起来!没辙了,先认错再打听打听!

  “司徒伯伯,对不起!我一时激动了!您别哭!我其实并不怪你们!请问他叫什么名字?”

  虽然他很不想承认这画像就是他们的结晶,但不得不借来问个名字,打听个地址,好去把人给揪出来问个究竟!

  司徒夫人见白妙妥协,便赶紧道:“他叫司徒元,比你年长三岁,人在幽州瑶碧山上的白龙寺里。”

  “原来如此,既然如此我便找他回来。”白妙信誓旦旦对四老宣布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