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偷龙转凤

更新时间:2018-05-23 16:07:38 作者:晕兮 字数:2399

翌日清晨,郑舒云意识缓缓的苏醒过来,鼻尖嗅到一股甜味清香!

  睁开眼,视线上方是古董床架——他觉得是自己眼花!

  视线撇右,横向是精美古典家具,还有女子梳妆台,上面还摆着一陀陀黑色异物——他肯定是吃错东西才会产生幻觉!

  食物中毒产生幻觉?也许还没醒来,闭眼再睡一会,醒来就恢复了……

  随即,房间里响起“吱吖”的推门声,然后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再然后是放水盘声?

  再接着听到脚步声轻盈走到他床边,旋即耳边响起清脆的女子声:“小姐——小姐——快起来!小姐,快起来哟,”

  郑舒云原想沉住气只当作是幻觉,可这幻觉里的女人一直不放过他,而且他明明是男的!

  最后实在忍无可忍的睁开眼,坐起身没好气道:“瞎你狗眼了,我……是……”

  视线才对上那所谓幻觉的女人,让他顿时惊艳得说不出话。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女,身着白缘浅蓝短褐,头上左右挽半圆发环,耳际一边扎成两条小辫子——这姑娘长得不赖!

  “小姐,赶紧起来吧!老爷让您用过早膳后去书房见他。”姑娘见郑舒云醒了,便拉他起身,利索的帮他更衣!

  郑舒云看着少女对“毛手毛脚”的,心里惊呼:这妹子真大胆,到底是想让他起床还是让他睡下?呵呵,这早起的福利真好,

  想着伸出咸猪手……哎?这两条女人手臂是谁的?啊——为何它的动作跟他一致?看了眼少女又看自己的身体,喉咙咽了下唾液,欲言又止:“……”

  这身体是谁的?敢情他眼睛错位了?!

  “小姐,衣服穿好了!来,我给您梳头。”少女将呆愣中的郑舒云拉到梳妆台前坐下,把铜镜摆正在他面前。

  郑舒云顺势把视线对向铜镜,铜镜映了的人影顿时让他惊艳——好一张美若天仙极具东方神韵之颜!

  刹那间让他迷住了双眼,此等美人乃世间少有,不禁垂涎三尺!更惊喜的是,镜中的美人竟也跟着他一起流口水!他却并未察觉到异样来!

  少女透过镜子看到郑舒云嘴角盈出唾液,以为他肚子饿了闻到早膳的香味才如此,便好笑道:“小姐饿了吧,再忍忍,一会便梳好了!”

  郑舒云未留心听话,此时痴迷的盯着镜子傻笑!

  他向镜中美人抛媚眼,美人也回抛他媚眼!哎哟,电死他了!电得他浑身苏麻!

  少女太过于专注梳头未发现她家小姐的异常之举……

  待梳好后拉起他去洗脸,却见“小姐”拿着镜子看着“自己”的模样笑眯眯,即便是给他擦脸时,“小姐”依旧盯着镜子……

  用早膳时,“小姐”也要照着镜子吃!

  郑舒云再度惊喜发现,镜中人此时亦效仿自己吃东西,这梦真是太幸福,呵呵,

  少女终于发觉“小姐”不对劲,便立即前去通知老爷夫人。片刻,一对中年夫妇匆忙冲入房内!

  郑舒云正想与镜中美人亲嘴,却某人一手将镜子拍落!随即传来一个男声:“妙儿呀!”语气悲吼。

  郑舒云被来者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郁结道:“你干嘛?”

  边说边抬头,对上两张熟悉的脸!

  “玲花,赶紧把郎中找来!”妇人催促下令,走到郑舒云旁边把他扶到床边坐下。

  搞得郑舒云一头雾水,有些害怕问道:“你们想要干嘛?”这些家伙到底是人还是鬼?

  妙儿的娘闻言痛心疾首呜咽起来:“妙儿呀……你竟然真的……不认识……娘了……娘好伤心呀……呜呜呜……”

  郑舒云看着眼前泪眼婆娑的美大婶,心里不禁有些内疚!

  虽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但看得出她此时很伤心,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郑舒云百思不得其解时,他“爹”眉头深琐,语气深沉道:“先前郎中虽说妙儿身体无恙,可现在却什么也记不得……唉……”

  “老爷,钟郎中来了!”门外很快响起玲花的声音。

  “白老爷,白夫人。”钟郎中两脚迈入房门,恭敬行了个礼。

  白老爷紧急道:“钟先生,您昨夜给小女诊断说她已无大碍,可今日早上她却什么都记不得了!?”眼神万分焦虑。

  钟郞中闻言眉头皱了个川,连忙走到郑舒云身边,执起他手腕把了会脉。

  随即钟郞中一脸困惑回道:“白小姐确实已无大碍,气血顺畅,您看她精神奕奕,脸色红润!她也许只是一时想不起,或许过些日子便会想起。”

  白老爷仔细看女儿的脸色确实红润,眼珠很有光泽!

  “你确定过些日子她便好起来?”白夫人抽出手绢拭了拭两颊的泪痕,抽泣问道。

  钟郞中迟疑了下应道:“呃呃……”大概吧,这白小姐的病症实在特殊。

  郑舒云一脸茫然看着眼前这帮人,感觉好似在看TVB古装剧一般。

  随即白夫人对他柔声安慰:“妙儿,你好好休息,午膳的时候我让玲花给你送来。”

  郑舒云呆愣颔首,然后目送众人离开……

  房间里一片寂静,房外不时传来鸟啼声,窗户上日照植物的影子不时随风摇曳。

  不知又过了多久,郑舒云回神深呼吸,满心复杂!

  有没有搞错,刚刚那是什么?他是怎么回事?胸口从刚才就感觉很沉重,伸手抚上触到两团柔软的肉!

  心里旋即大惊,急忙低头望去,两眼瞪直惊呼:“噫——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胸部大成这样!”

  随即两手又摸了摸脸,他的皮肤几时变得如此光滑!仔细看看双手——好纤细好白嫩!如此说来,他是变成女人了?

  那他的“儿子”是不是已凭空消失了?

  郑舒云想到这不禁打了个冷颤,如大叔所言,他是他们的女儿?……也就是说他‘儿子’已被真主偷鸡换口?!

  他急忙伸手去摸了摸……真的没了!而且还开了个‘小口’!

  啊——老天!这玩笑未免开得太大了!他竟然真的变成了女人!!!

  这教他以后要怎么做人啊?找男人?噢不!!!打死不要!呜……不找男人也找不着女人!天哪——他的灵魂是男人!!!

  他承受不住事实打击,抱头失声悲吼:“ONO——还我‘儿子’!!!”

  郑舒云蹲地许久,终于安静下来,瞄到边上的镜子,随手捡起照了照……

  哎,还是个美人!

  啊不不不——现在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他现在变成了女人,今后就要找男人……老天给他开玩笑太大了,这简直是在让他变异基向发展!

  不过仔细想想,他做男人的时候就异性缘薄如一张A4纸!如今他变成了美少女,想想……倒也挺刺激,生平第一次做女人。

  于是郑舒云承受不住打击,开始神经乱错,性格在瞬间迅速扭曲!

  郑舒云之后问过玲花,他现在的名字叫白妙,是白家独女又是白家夫妇的掌上明珠!

  前些日子因为“自己”不小心栽倒一命呜呼,结果又奇迹般复活!

  说下个月初五是她的十五岁生辰,爹娘说要让她在当天把成人礼一起办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